第一百二十章 南宫到京

    “不管你以前怎么看我的,或是现在怎么看我,我都不会放手的。在我大难不死之后,有其是在见到圣医之后,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对你放手了。”

    “圣医?那老头居然没死。”杨素心一直以为魔教除了他和她,便没有人存活了。

    “其实你该感谢他,你之所以在蛇窟很少被咬,便是因为他在你上涂抹了药,可是他不敢抹太多,怕老家伙发现。”这些都是那老头对自己说的。

    他也无比感谢他,因为没有他,或许,她早就死了。想起那老头所说的一切,他至今还觉得是心有余悸。

    杨素心见他剑眉紧锁,便知他在想什么,那段过去,是她这辈子最不想提的,也不想对任何人说,她希望自己能忘掉,可是午夜梦回时,还会想起,然后便是大汗淋漓的醒来。

    他在心疼自己,杨素心觉得心中一阵暖流,好强如她,从不需要谁的怜悯,可是如今,他为自己悲伤的神色,令自己觉得无比幸福。

    “傻瓜,都过去了。”手指抚上他的眉头,想要将他的眉头抚平。

    追魂伸手将杨素心的手拿到嘴边,在手心轻轻一吻,将她整个揽了过来,整个抱在怀里,让她不受凉。

    在她耳边道:“我一直在怪自己,为何没有早些认识你,那样即使我什么都做不了,至少我可以陪着你。”

    “呵呵,有你这话就够了,若是早些遇上我,你我都必死无疑的,就是那几年的时间。使得我变得对这世间的生死都有了全新的认识。

    你可知在扮演慈父时那老变态曾对我说过什么?他告诉我做人要正直、善良,说我是这上天赐给他最好的礼物,总是在忙完教中的事之后,便会来陪我和我娘。

    我曾当他是天神一般的存在,可是你知道他是怎样将我娘得不得不向六岁的我寻求一个解脱的么?

    那时也是寒冬,可是比现在还要冷,他给我娘吃了这世间最恶毒的媚药,还将我娘的衣服脱光。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还令了一个长老与我娘欢好。

    我拼命的想要过去阻止这一切,可是他叫人拦住了我,就在圣坛那里,我见到自己的母亲被人强,那一刻,我恨不能吃了他的

    在被五个人**之后,我娘恢复了些理智。我趁机跑到她边,她哀怨的眼神看着我,让我帮她解脱,我不想,可是我见她实在太痛苦,便一刀捅进了她的膛。

    之后。我便迎来了人生最黑暗的时光,他不再是慈父,而是恶魔,对我百般折磨。我也开始明白,这个世界,是强者生存的。

    我便拼命的练武,想要杀死他,还有那在场的所有人,我都没有放过。他们一个个被我杀死。都用了最残忍的方式。

    老人看到我杀他们,他竟然很开心,哈哈,他还真是变态。你知道我将刀刺进他膛时,他说了什么吗?他告诉我,我是他的骄傲,我便是我骨子里留着他的血,怎么也是改变不了的,我的这辈子,注定了得不到幸福。

    哈哈...哈哈,你说怎么会有当父亲的人是这样的?当父亲的不是该希望自己的子女幸福吗?怎会有这样的人?他不是老人是什么?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杨素心便哭了出来,那泪水不断的流,然后笑声变成了抽泣声,她这一辈子,太过好强了。

    从未在任何人面前如此过,就是在当年的芸儿面前也不曾如此过,如今,她却在追魂面前将自己的伪装全部放下。

    追魂紧紧的抱着她,没有说话,此刻,说什么都是无益的,她早该如此发泄一下了,那么好强的她,苦得只是自己。

    南宫皓然在大婚的前一到了京城,还未进京城,燕子越便在城门那儿等着他了,见到南宫皓然。

    燕子越走上前,没好气的说道:“我的天,老头子叫你速来速来你懂是什么么?这么晚了才来,我看真应该像鬼仙所说的那样,让你终生后悔去。”

    闻言,南宫皓然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你们在搞什么鬼?你说如今这世上,还有什么是能让我终生后悔的?”

    燕子越想了想,也是啊,若那人不是若儿那丫头,那么他此番前来,根本没有意义。那到底是说还是不说呢?这倒是个难事了。

    到了客栈,白头翁看着南宫皓然,几月不见,他消瘦了不少,下巴处也有了淡淡的胡茬,整个人,显得有些沧桑。

    南宫皓然无视他们的打量,自顾自的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水,举杯喝下。

    卜玉树见南宫皓然的面色,不由的坐下,对南宫皓然道:“你把你的手伸出来,老夫给你算算。”

    若是以前的南宫皓然,一定不会伸手,而且还会将卜玉树打走,可是如今,他竟然真的将手伸了出来。

    鬼仙和白头翁面面相觑,燕子越则是摸了摸自己的脑门,道了句:“我没发烧呀。”

    白头看着南宫皓然,有了深思,若儿的死,真的给他打击很大,之前,他永远是最注重容貌的,那是因为他不想在若儿面前有什么不好的印象,在若儿面前,他永远是最骄傲的南宫皓然。

    而今,那人不在了,因此他便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吧,不知给他说那人可能是若儿,他会是怎样的反应呢?

    他没有十足的把握,若那人不是若儿,在给了他希望之后,希望又破灭了,那会是比第一次更难受,更加让人无法接受的吧。

    想了想,白头翁还是决定给他说:“小子,你可知老头子我这一次叫你快速前来是为何?”

    南宫皓然没有说话,倒是卜玉树连连点头,道:“小子,你这命相不错,一辈子,除了父母双亲,几乎是什么都有了,有波折,但最终还是能化险为夷,守得花开见月明的。”

    “你就吹吧你,谁还信你啊?你当你还是当年那名震天下的神算子呢你。”燕子越好不客气的说道。

    “我懒得与你这粗人说话,小子,你信不信我?”卜玉树看着南宫皓然问道。

    “信与不信,不是都一样么?你既然这般能算,当初怎么就没有算出若儿的死劫呢?”南宫皓然反问道。

    闻言,卜玉树摇摇头,道:“我不是没算过,只是我算出来的是那丫头这一生和你的命相几乎是一样的,也是双亲皆无,人生有大起大落,可是在那之后,便是一帆风顺了,谁曾想......”

    “过去了,都过去了,如今她在那边,应该过得很好吧,她那么善良,不像我,手上沾满了鲜血,不知死后,我能否与她相见呢。”

    南宫皓然幽幽的吐出这几句话,在场的几人闻言,皆不做声。

    白头翁将沉默打破,问道:“小子,老头子我很想知道,为何那丫头的尸体你们没有抢回来,而是让她入葬了皇陵。”

    南宫皓然抬起头看着他,良久后,才道:“她要我不准死,要我替她守护她所的人,在临死之前着我答应她要好好活着,不准自我了结,呵呵,你说,我还能做什么?再说了,这世间,唯有皇家的水晶棺才能将一个人的容貌愿意保存在他死的那一刻的样子不是么?我不想她变成一幅骨骸,只得由了那易云轩将她入葬皇陵。”

    一番话中,有着无尽的悲凉还有无奈,若儿那丫头深知他是怎样的人,便着他发了誓,她知道,南宫皓然答应过她的任何事,都会做到的,这样,她才能放心。

    白头翁明白了,在场的都明白了,皇家的水晶棺能将一个人的尸永久的保存,让她永不腐朽,便是这样,南宫皓然就觉得她还在,至少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变成一幅骨骸。

    他南宫皓然可以不管不顾的为了若儿做一切,可是他不能让她所之人受到牵连,那是他答应了她的。

    “小子,别想了,接下来,我要告诉你个消息,这消息的真实,我们还没有证实,不过明便能证实了。”白头翁见南宫皓然提到若儿便有了悲伤的神色,立马说道。

    南宫皓然挑眉看着白头翁,示意他继续说。

    “若儿那丫头,可能没有死,我怀疑,这新任的皇后,便是那丫头,是易云轩那小子想要瞒住天下人,将若儿困在边才对天下人说她死了。”白头翁说完,目不转睛的看着南宫皓然。

    南宫皓然此刻,头脑中只有那句:“若儿那丫头可能没死。”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在震惊过后,猛的拉住白头翁的手问:“她是在我怀中断气的,我还亲眼看到了她的尸体,就躺在那水晶棺中,这...这怎么会?”

    南宫皓然问的小心翼翼,可是心中却又燃起了希望,若儿没有死,若儿没有死,这一次,他干脆将‘可能’两字都去了。

    不管是怎样,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对于他来说都是新的希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