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兜兜转转(求订阅)

    杨素心听着追魂说的一切,感觉一股暖流在心间,使得自己整颗心都变得暖暖的。

    “傻木头,我这不是在你怀里吗?从今以后,你去哪儿我便去哪儿,你休想甩脱我呢,要知道,我魔女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啊。”

    杨素心用调笑似的语气给追魂说道,追魂笑了,紧紧的抱着她:“不会不会,这辈子,我都不会想要甩掉你的。”

    “傻瓜。”杨素心此刻,开心极了,觉得原来这就是两相悦的感觉,难怪有那么多痴男怨女会为之而癫狂了。

    两人抱了许久,毕竟寒冬,杨素心上只穿着亵衣亵裤,追魂察觉到佳人的手很是冰凉,这才反应过来。

    一把抱起杨素心,便往的方向走,边走边责怪自己大意了,其实也不能怪他,守护了这么多年才终于开花结果了,换做其他人指不定乐疯了。

    快步走到边,轻柔的将人放下,并将被子拉过来给她盖上,杨素心就那么看着他,眼中的柔快要溺毙了追魂。

    追魂平里的冷静、睿智在此刻全然不见了,像个毛头小子一般,不知所措,只知道傻傻的看着杨素心,看着自己心了多年的人儿。

    “木头,你还没有对我说过那三个字呢。”杨素心伸出一手摸上追魂的俊颜道。

    “啊?素心,咱们都已经是这把年纪的人了,你还......”追魂脸上霎时红了一片,的确,自己慕了她这么些年,可是却是没有说过那三个字。

    可是要他说。似乎也是很有困难的,毕竟,这辈子都没有说过那三个字呢,而且自己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还真有些说不出口呢。

    见追魂有些难为,杨素心却不放过他,换上衣服嗓音道:“不嘛,我就要听。我很想听从你嘴里说出来的那三个字。”

    明知她是有意的,可是看着她柔的眼眸,还有那温柔的嗓音,自己就是不忍拒绝她,应该说,对于她,自己向来是无法拒绝的。

    就像那,一句话。自己便强行将追魂夺命萧停下,毅然跳下那万丈深渊,可是追魂觉得,那三个字,比跳下那万丈深渊还要难。

    “素心,我...我...我真的说不出口。”追魂很想说出那三个字。可是就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他动也不动的看着杨素心,生怕自己的表现会令她不满,让她收回刚刚对自己所说的一切。

    杨素心见他一脸紧张的样子,不由的笑了。“傻木头,你怕我会生气?”

    闻言,追魂想要点头,可是犹豫了,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杨素心又道:“我以后仍会对你大呼小叫的。对你呼来唤去的,可是这天底下,能这样对你的人,只有我一个。我杨素心的东西,那就是谁也不能抢的,谁要是想抢,我必定会灭了他。”

    追魂这下明白了,她这是变相的让自己不用那般的小心翼翼,两个人相处,要的不是什么惊心动魄,而是细水长流。

    他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如今才在一起,那么他们便不能再蹉跎岁月了,若是自己这般的小心翼翼,那么,两人的关系还不如以前呢。

    她霸道的宣言,使得追魂确定了,眼前的这女人是真的上自己了,从小她便对自己的东西占有很强。

    若是她没有将你当成是自己的,那么死活她都不会管,可是若是别人碰了她的东西,那代价一定是惨不忍睹的。

    当年魔教的有个长老便是得罪了她,碰了她养的蜥蜴,结果便被她碎尸万段了,也因此,魔教再也没有人敢再碰她的东西,从此看到她都绕着走,生怕一个不小心惹了她不高兴,便得了和那长老一般的下场。

    可以说她是孤独的,因为没人可以接近她,她的光芒太甚,教中的男男女女皆离她很远,除了自己。

    她永远是站在人群中最显眼的那一个,在她十八年的人生中,都可以说是在黑暗中度过的,她并没有因为是教主的女儿而得到什么优待,相反因此,比别人付出了更多的代价。

    不管是在江湖还是在魔教,都是强者生存,有其在魔教更甚,他作为一个男子汉,都差点熬不过来的,可是在她眼里却从来看不到害怕。

    她的字典里永远没有懦弱这一词,她笑着看教主是如何残忍的诛杀那些江湖人士的,笑着看那被凌迟的人。

    那画面,就算是一个大男人,也未必敢看,可是她小小年纪便成天经历着那些,甚至,一个不小心,那被凌迟的人,就可能是她。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她都不惧怕,她都是冷眼旁观,面对对手的时候,丝毫不会手软,自己无比的庆幸,自己和她是一派的,否则,她会丝毫不犹豫的挥起刀将自己砍死吧。

    可是就是一个她,在每年她母亲的忌那天,会收起一切的漫不经心,流露出真实的绪,一个对亲人该有的哀思。

    那一刻的她,才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有血有有感的人。都是在很多年后,他才知道,那一,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不过六岁,可是却亲眼看到自己的父亲,在自己面前将自己的母亲生生的折磨致死。

    最后是她母亲受不了痛楚了,教她替自己了结的,就在杨顶天面前,她将自己的母亲一刀捅死了,那时的她,才六岁。

    从那以后,杨顶天慈父的面具摘了下来,或者说那个疯子终于厌倦了扮演慈父的角色,恢复了本

    女儿于他而言,与其他人是没有分别的,他喜欢折磨她,看她小的子在死人堆里是如何的惊慌失措。

    甚至,将她关在黑屋中,里面全是毒蛇,一个不小心,便会使她丧命,有时不幸被咬,放出来时,只要还有气会有魔教的圣医给她医治。

    他想,若是自己早知道那一切,当初无论如何,也会亲手将杨顶天给了结了的,会用这世上最残忍的方式将他杀死。

    可是,他知道这一切时,已经是魔教被灭了,这些都是在圣医口中听说的,圣医在魔教被灭时,吃了假死药,后来厌倦了江湖生活,便隐世了。

    而自己也是在机缘巧合下遇到他,在一起喝酒时,他醉了,才将以前的一切告诉自己,那一刻,自己的感觉就像是经历了她所发生的那一切。

    那时,他觉得,这辈子,无论如何也要找到她,不管以什么份,这辈子,一定要守护在她边。

    他不知道,那样的环境下,她是如何挨下去的,那要有多强的意志才可以完成的事啊?每每想到这些,他便觉得自己的心如刀在割。

    为何,他不在最初,在她最难受,最困难时便出现在她边呢?那样,即使不能帮她什么,可是可以陪着她,陪着她一起挨过那后来的千百个夜,挨过那难熬的岁月。

    在她离开魔教之后,她上了武林盟的千金——沈芸儿,自己当时是见过沈芸儿的,那是一个让人一眼便觉得温暖的女子。

    他想,就是她上的阳光,吸引了她吧,虽说自己很难受,可是却也没有做什么,甚至,暗中帮过他们,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

    他们一行几人,皆是人中龙凤,那几年,她是真的快乐的吧,因为在魔教,他从未见过她发自真心的笑。

    那几年,她跟在他们边,可是,却没有传出她的名号,因为她不想引起谁的注意,她跟着他们斩除恶,将许多为祸百姓的恶人杀了。

    还一起劫了贪官污吏的金库用来赈灾,他们的名号在江湖越发的响亮,而她,就那么静静的跟在他们后,而他,便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他们。

    对于素心,他觉得自己这辈子能认识这样一个奇女子,是何等的幸事?在认识了这样一个她之后,这天底下,还能有谁入得了他的眼?

    杨素心见追魂,久久不语,似乎是在想什么,便问:“我那么一个活生生的大美人摆在你面前,你居然还在给我想别的什么事?”

    追魂被杨素心的话拉回了思绪,见她调笑自己,笑了,轻柔的声音说道:“素心,我在想我终于可以得到你的了,你知道吗,这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可是如今,真实的发生了,素心,我好开心,好开心,你终于可以接纳我了。”

    “缘分这东西真的很奇怪呢,陪在我边的一直是你,可是我却永远不会将注意力放在你上,见你那般的听那老人的话,甚至还从心底里面看不起你呢,谁想到,有一天我会上你呢?”

    杨素心的话,幽幽的从嘴里说出来,兜兜转转一圈之后,发现自己上了那个自己曾经讨厌无比的人。

    不得不说真的是造化弄人不是么?年轻时候,为了芸儿而将江湖弄得人仰马翻的,以为自己人生中,只有芸儿才是自己的光亮。

    事过境迁之后,发现还有个人在自己边,对自己无悔付出,这会不会是自己上辈子好事做多了,所以上天给了自己一个优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