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深情难却

    面对云轩的深告白,若儿呆住了,同时,也混乱了,自己是何德何能让他如此的深呢?

    之前,她一直以为他对他或多或少还有着不甘心在里面,而如今,这番话,使得若儿彻底飞凌乱了。

    他对自己的深,自己拿什么来偿还呢?若儿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又止住了。

    云轩见状,笑了,伸手抚上若儿的头,揉了揉她的头发,道:“傻丫头,我告诉你这些,是告诉你,我是真的你,你不用有什么负担的,可是答应我,不要总想着离开我好不好?我可以接受你对我很坏,可以接受你暂时的不我,可是我不能接受你时时刻刻总是想要离开我。

    我不想伤害你的,这世上轩哥哥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你了,不要对我那么残忍好么?轩哥哥的人生从来都不完整,若是再失去你,轩哥哥的人生就真的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云轩的话,字字敲打在若儿心上,此刻,云轩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想要得到她的回应,可是怎么能够呢?

    若儿哭了,默默的留着泪,云轩见她如此,叹口气,伸手将她连同被子一起抱了过来,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傻丫头,不要哭了,你哭得轩哥哥心疼呢,你现在不答应我没关系,这是一辈子的事,是得好好想想,我只希望你给我个机会,试着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会让你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云轩说得如此的深,若儿不是没有感动的。相信任何女人面对一个如此优秀的男人如此深的告白都是会动心的。

    只是若儿已经有了她的然哥哥,那个从她出生起就一直陪着她的人,那个强势得不能再强势的男人。

    若儿觉得心乱极了,这样的轩哥哥,让她如何去面对呢?她后又该如何面对她的然哥哥呢?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然哥哥了。

    毕竟,全天下的人都当自己死了,而轩哥哥。势必不会让自己踏出这皇宫一步的,莫非这辈子就只能在这宫中了?

    看着抱着自己的轩哥哥,若儿难受了,为什么自己无法怪他呢?若是他不是那么自己,不对自己那么好,那么自己是不是就可以憎分明的恨他了?

    若儿久久不语,云轩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傻丫头,你休息休息吧。我还些奏折没批呢,我就先走了。”

    云轩说完,拍了拍若儿,便起离去了,扫了眼在地上的嫁衣,云轩心中像是被针扎了一样。

    云轩走后。碧落进来了,看着上凌乱的样子还有若儿那痛苦的表,碧落立马上前问道:“主子,你没事吧?”

    听到碧落的声音,若儿看着她那关怀的眼神,幽幽的说道:“我该怎么做呢?我明明的是然哥哥啊,轩哥哥对然哥哥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我该恨他的不是么?可是为什么,我恨不起来呢?

    甚至。我觉得轩哥哥好可伶。欧文很想答应他,陪他一辈子的,可是那样不公平,对然哥哥不公平啊。然哥哥守护了我十六年,带我如珠如宝,我怎能答应另一个男子陪他一辈子呢?可是我也知道,轩哥哥不会放了我的,他不会放手的,他也不会再让我踏出皇宫一步的,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

    说完,便将子缩做一团,双手抱着膝盖,像个无助的孩子一般低声抽泣。

    碧落看了眼她上还穿着亵裤,知道还没有发展到最后一步,看着若儿像个无助的孩子一般,跟着心疼起来。

    将若儿搂住,像个姐姐一般,安慰她,拍着她的背,温柔的声音说道:“主子,别哭了,其实你好好想想,皇上并不坏的,他只是太你了,对那南宫公子做出那些事,也只是想要将你留住。

    如今这天下的人都当你死了,皇上又不会放你出去的,外面的人根本进不得这皇宫的,除了大典那,你们要去城郊皇陵拜祭,你这辈子就算是再也出不得这皇宫了。

    为什么不试着好好与皇上相处呢?给他一个机会,也算是给自己一个机会,你还那么小,若是这辈子,都与皇上处在不冷不中,今后你的子该怎么过呢?皇上对你是痴的,他不会伤害你,可是你要知道他是一国之君,就算是他不动手,但是会有大臣对你不满的。

    不要试图惹火他,他再你,也是有极限的,不要试图触碰那极限,你还那么年轻,忘了南宫公子,好好与皇上在一起好不好?”

    碧落说出这话,是作为一个宫中的老人对一个年轻主子不知轻重的提醒,她是想为若儿好,不想若儿吃亏,在这皇宫中,若是没了皇上的宠,那么一切皆是枉然。

    若儿看了一眼碧落,知道她是为自己好,可是在这种时候,若儿需要的不是这个,她想要一个人来告诉她该怎么办。

    轩哥哥的话,字字在心间,他不会放了自己的,而他的不放手,就意味着自己这辈子都不能再见到自己想要见到的人,其中,还包括了自己的亲人。

    轩哥哥总是如此,说的话,让她无法恨他,面对他的深,自己有的只是深深的愧疚,可是,愧疚之后,又能有什么呢?

    晚饭时,若儿动都没有动,碧落向云轩禀报了若儿不吃饭,云轩剑眉紧蹙,过了好一会儿,才对碧落道:“你先下去吧,好好照顾她,你与她待了许久了,昏迷时也是你在照顾,你可知她的尺寸?”

    碧落闻言,心一惊,皇上这是想要不让主子再试嫁衣了,直接在大典上穿,这是何等的殊荣呢?因为她的不喜欢,便不想要再强迫。

    不过碧落也算是宫中的老人了,并未将心中的诧异表现出来.

    “回皇上,奴婢知晓,奴婢这便去裳衣局给他们娘娘的尺寸。”

    “嗯,你下去吧。”云轩很是满意碧落的表现,也正是因为她是个聪明人,自己才会将她派去照顾若儿的。

    “奴婢告退。”说完,向云轩行了个礼,便离去了,云轩待碧落走后,伸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离大婚不过几了,不知为何,云轩心中的不安越来越甚了。

    客栈中的一行人,吃过晚饭后,便在房间商量对策,上一次的行动失败了,鬼仙和白头翁到了皇宫之外,准备伺机而动。

    奈何一直没有机会,白头翁察觉到有人在向他两的方向靠近,然后便拉着鬼仙大大方方的走了。

    那人只是一个普通的侍卫,脸上没有一丝特色,饶是放在市集,绝没有人会注意他,可是就是那人那普通的脸却使得白头翁中止了那次的行动。

    当龙卫的,便是要让人察觉不出来,要放在人群里惹不起人的注意,而他,之所以会成为龙卫,那是因为自己天生便是个练武奇才。

    自己是被龙卫首领直接收养的,换句话说,若是他不走,那么龙卫的下一任首领非他莫属,可是自己厌倦了,厌倦了那样的生活,厌倦了皇宫里的勾心斗角。

    想起当年还有一个十分出色的人,白头翁便觉得头大,若是那人真是若儿,那么他们势必要交上手的,那人做什么都不会有一丝变动的。

    说什么便是什么,也是天赋异禀,不出意外的话,那人必是现任的龙卫首领吧,据说那场大战中出现了一个神秘人,在一瞬间便将若儿和南宫皓然那小子带走了,他想,那神秘人,便是那人了吧。

    那人对自己一直是很佩服的,虽然他死要面子不说,但从他的言行中看得出来,其实自己出逃成功,也有那人的功劳,若不是那人有心放水,那么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拖着重伤的子从他手下逃离的。

    白头翁将思绪拉回来,看着众人道:“我们现在无法进入皇宫,就算是拼了我们全部,也不容易进去,为了一个不明确的答案,这不值,依我老头子的看法便是我们待大婚那再伺机而动。”

    卜玉树点点头,道:“不错,那皇上会和皇后出城,在城郊皇陵处拜祭,拜祭过后再回宫举行大典,那的确是我们伺机而动的好机会,那人若是若儿,拼了命也要抢出来,若不是,那么便打道回府。”

    燕子越点点头:“嗯,就以你们说的做。”

    鬼仙道:“南宫皓然这死小子,现在还没有到京城,他是想错过这机会不是?若真是若儿,我们抢了她,便离去了,不回那百花庄了,让那小子痛苦一辈子。”

    闻言,众人哈哈大笑,也只有鬼仙才说得出这样孩子气的话了,偏偏由他口里说出来,没人会觉得不可。

    “好了,别笑了,那杨素心可是再过两便到了,老头子,其实你叫上她做什么呢?你不是也知道她现在不能动武,被若儿封住了浑的大,叫上她有什么用?”鬼仙不解的问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