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即将大婚(求订阅)

    云轩在那离开之后,便有几没有再去坤宁宫看若儿了,他怕自己会做出什么真的伤害她的事。

    更怕看到她怕自己的眼神,这个世上,他最怕的就是她的疏离,还有淡漠的眼神了,为什么明明就近在咫尺。

    然而却觉得她遥不可及呢?想起那一她所说的话,字字都扎进了他的心窝,痛,真的很痛。

    可是他还是不能放手,明知她的不是自己,可是自己却放不了手呢,如果放手,云轩觉得自己会死的。

    既然自己那么痛,那么就拉着她一起痛好了,她不他,可是他却得痴狂呢。让人准备着大婚的事宜,他想要给她最好的。

    可是他知道,她不稀罕,因为她心中已经有了人了,云轩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懦弱过。

    面对皇后派去的杀手他没有畏惧过,面对中剧毒所带来的痛苦,他也没有皱过眉头,可是面对那丫头,他怎么也狠不下心来。

    若是能狠下心来,当初早就直接将南宫皓然杀了,那么哪儿有后来的这些事儿呢?可是他面对若儿的一张雨带梨花的脸。

    他怎么也狠不下心来,云轩觉得要是当初不管那什么承诺,杀了南宫皓然,那该多好呢?就算若儿恨他,也不会恨一辈子的。

    云轩颓然的坐在龙椅上,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此刻,已是子时了,她应该睡下了吧,起走出了御书房。

    没让边的小林子跟着,独自来到坤宁宫。此时,守夜的宫人见了云轩。想要行礼,云轩挥了挥手,示意不必了。

    宫人见云轩要进去便想要进去通报,不过被云轩止住了,他不想惊醒她,他想要的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轻轻的将若儿的房门打开,径直走到边,看着那熟睡的人儿。心中百感交集,她瘦了,这些子,她一直不好好吃饭。

    每顿饭,只吃一丁点,这样她的子怎么受得了呢?伸手点了她的睡,将龙袍脱下,只剩下里衣。

    将被子轻轻的揭开。躺了下去,搂住若儿的躯,嗅着她上只属于她一个人的芬芳,看着她的睡颜。

    只有在这种时候,云轩才能好好的看着她,若是她醒来一定会说自己不想听的话。一定会让自己放了她。

    可是如今,这天底下的人都知道她死了,他可以正大光明的将她拥在怀中了,他怎么会放手呢?

    不会再有人来和自己争了,她是自己的了,可是为什么自己却觉得好累呢?抱着若儿,想着想着,他便沉沉的睡着了。

    若儿醒来时,边已经没了云轩。感到边还有余温。若儿皱了皱眉头,待洗漱完毕后,宫人端来了早点。

    看着桌上的早点,若儿没有任何食。这都是她喜的,可是如今,她是真的吃不下,距离成亲的子,不过只有几了。

    皇宫内,到处都开始张灯结彩,宫人们的嬉笑声传来,说道:“咱们皇上终于要娶皇后了。”

    自己真想要冲出去告诉他们自己不是他们的皇后,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更不是了。

    其实若儿心中又何尝不知道云轩的苦呢,可是里面,人都是自私的不是么?她上了然哥哥,那么注定了就要伤害轩哥哥。

    她其实不想和轩哥哥争锋相对的,那天说出了伤害轩哥哥的话,自己也是不愿的,可是若不那样做。

    自己继续接受着轩哥哥对自己的好,装作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那么后,自己如何能面对自己的内心,如何面对然哥哥呢?

    如今这世上的人都以为自己死了,没人会来援助自己了,她的然哥哥如今在哪里呢?会不会怪自己留下他一人。

    还着他答应自己要好好活着,他应该是怪自己的吧,因为自己着他承受失去自己的痛苦,还不准他死。

    这对然哥哥来说,应该是天底下最痛苦的事了吧,回首以往,然哥哥对自己的种种全部浮现在脑海。

    若儿着双目,陷入悲伤中,伺候若儿的宫女碧落走了进来,看着若儿悲伤的样子,不由的也跟着有些难过呢。

    她才伺候这主子已经有半年了,之前她一直昏迷着,不过看到她是脸,自己便觉得喜欢,怎会有人长得如此美丽呢?

    若儿是她见过最美的人,虽然不知这主子与皇上之间的纠葛,但她知道,皇上很喜欢眼前之人。

    在她昏迷期间,每都会来此,晚上便将她抱着入睡,看着皇上也益憔悴的脸,她觉得主子好幸福啊。

    能让英明神武的皇上上,她也以为主子是皇上的,毕竟皇上是那么优秀的人,可是自主子醒来后,反而皇上不来了。

    那一她听到了主子同皇上之间的争吵,原来,主子便是那江湖上被称作‘小神医’的前皇后。

    之前她不明白为何明明主子没有死,可是皇上却要对外声称主子死了,向天下人宣布了主子的死讯。

    而今又要用另一种份来与他成亲,如今,她明白了,虽说她一直在宫中,可是江湖的事,也听了不少。

    有时她也会为主子惋惜的,虽然没见过真人,可是南宫皓然的大名,她相信整个凤阳王朝的人都是只晓得的。

    他一直就是个传奇人物一般的存在,以前自己和一群宫婢还迷恋南宫皓然的呢,只是后来,他的所作所为,令她们觉得心惊。

    老弱妇孺都不放过的人,南宫皓然真的变了,这一切,就是为了眼前的这女子,而皇上欺瞒天下人,也是为了眼前这女子。

    碧落不知道这天下最强势的两个男人同时喜欢上主子,这对主子来说是好还是不好呢?

    也有宫人不明白为什么主子一点也不讨好皇上,碧落如今,已是二十有三了,在这宫中待了十多年,形形色色的人都见过。

    看到主子的第一眼,她只觉得这个人,很美,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也难怪皇上会喜欢主子了。

    可是在主子睁眼的那一刻,碧落觉得为女子的自己也不由的要被她吸引,那是一双灵动无比的眼睛,没有一点杂质在里面。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就是这样一个清澈无比的人,才会将那两个强势的男人双双捆住吧。

    碧落不由的喜欢上了主子,如今见她这样伤神,不由的走过去,道:“主子,你不吃饭可不行,这些子来,你吃的那么少,子怎么挨得住?”

    若儿看着碧落,她对碧落的感觉很好呢,看着她眼中的担心,若儿扯出一抹笑,对她说:“我没事的,碧落姐姐你去忙你的吧,不用管我。”

    碧落看着这样的若儿,不由的叹气,她是宫中的老人了,有些话不该她说的她便不会说,虽然喜欢眼前的这主子,可是她也不会感用事。

    有些东西,是旁人说什么都不会好的,只有自己想通,而自己也不是那个可以劝她的人,份的悬殊,碧落还是懂的。

    碧落将一切收拾好,下去后,留下若儿独自在这偌大的房间,若儿看了看周围的一切,这明明是很熟悉的。

    毕竟自己在这里住了许久的,这里的一切摆设都是精心设计了的,原本的这里一定是异常的奢华吧。

    若儿觉得自己如今就是一个可怜的人,没有人知道她还活着,在几之后,便要嫁给一个自己不的人了。

    而自己所的人,还不知道这一点,他一定活得非常的痛苦,这偌大的皇宫,却不是自己的归属。

    一切都是陌生的,一切都不是自己想要的,着自己承受这一切的人,是因为他自己,轩哥哥的,太过沉重。

    可是却也容不得你去忽视,因为他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若是换了然哥哥,那一,就算然哥哥再怎么生气,也不会那般威胁自己的。

    轩哥哥说的对,自己连死的权利也没有了,她不能再那么自私了,若是自己真的寻死,那么轩哥哥一定会迁怒锦绣庄、武林盟和百花庄的。

    那些和自己交好的人,像泉哥哥和琴姐姐他们,也一定不能幸免于难的,如今自己,真的只有认命了么?

    若儿看着窗外屹立在寒风中盛开的梅花,愣愣出神。午时,有宫人拿来礼服要若儿试穿,来了五个太监。

    若儿看着那礼服,觉得无比的讽刺,试穿嫁衣,这不是该传给自己最的人看的么?可是明明轩哥哥就不是自己所的那个人啊。

    “我不穿。”冷冷的说出这三个字,便无视后宫人的存在,依旧看着窗外的景色。

    “还请娘娘不要让我们为难啊,您若是不穿,若是不合,可怎么是好啊?”没有捧着嫁衣的太监紧忙说道,看样子,他便是比这四人高一级的人。

    若儿没有看他一眼,便道:“我不是什么娘娘,这凤冠霞帔也不是我可以穿的。”

    那太监看着若儿打定了主意,多说也是无益,还不如去禀明皇上,便带头走了出去,后跟着随他前来的太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