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她不要他

    云轩看着若儿放声大哭的样子,愣愣出神,一直在重复她那句不要,她不要自己,她要的是那南宫皓然。

    她不自己,自己将这天底下最尊贵的份给她,她仍是不要,她要的只是和那人的白首不相欺。

    云轩将手抚上若儿的脸:“若儿,你怎么会天真的认为我会放了你呢?是你先来招惹我的,既然招惹了我,你怎么可以那么说不要就不要呢?”

    若儿拼命的摇着头,死死的咬着下唇,不再说话,云轩捏住若儿的下巴,着她看向自己:“傻若儿,如今,这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死了,你只能安安心心的成为我的皇后,与我共度一生你懂么?”

    若儿看着云轩脸上毫无表,知道这是云轩真正发怒时的样子,若是聪明的。就不会在这个时候再激怒他了,可是这一次的自己,不想妥协。

    若儿道:“你还要怎么我呢?你将然哥哥上绝路,想要借他人之手杀死他,你可知我有多心痛?你所谓的便是占有么?你真的我么?你想要我当你的皇后,陪你共度一生,你觉得这可能么?

    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你知道么?然哥哥他我,所以会连同我所之人一起,可是你呢?你只会用手段来迫我,我之前不说,是因为我知道你我,可是我却无法回应,所以我对你有所愧疚。

    可是如今呢?你差点死了我的然哥哥,你派了那人前去,目的便是将然哥哥杀死,然后万无一失的将我带回来不是么?可惜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如果这是你的所谓的,那么我不得不说的是。这太过沉重了,我承受不起,我也不想承受了,所以我不会做你的皇后,我不要。

    你这么千方百计的将我救活,又这样迫我,是想让我再死一次么?如果是,我成全你便是。”说完。便扭头,不再看云轩。

    “哈哈...”云轩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此刻,他觉得他的心在滴血,好痛,那种痛,是让人窒息的痛。

    为了将她留住,所做的一切。在她眼中原来是这么回事,她觉得他的太过沉重了是么?那么她可知她她也觉得好辛苦呢。

    没有回应不说,还要面临着失去她的威胁,南宫皓然和她之间的意,真的刺痛了他,所有人都可以说他的不是。可是她不可以,唯有她不可以。

    捏着她下巴的手不断的加重力道,然后残忍的说道:“是么?你认为我会让你有机会寻死么?若儿真的该说你太天真了,你知不知道这世间让一个人妥协的办法有多少种?有其是让一个女人妥协的办法更是多不甚数。”

    云轩看到若儿脸上的不屑,然后轻笑道:“不过你放心,轩哥哥那么你,怎么舍得那么对你呢?”

    此刻的若儿觉得眼前之人,自己从不认识,因为他的眼中如今。尽是一种疯狂。这种疯狂,令若儿想要逃开。

    看出若儿的想法,云轩一手托着若儿的腰,一手扶住她的肩。轻轻一带,便将她搂入怀中,看着怀中的颜,云轩将脸伸过去在她脸上轻轻的嗅着。

    “你好香,你可知,轩哥哥想你想的有多心痛?不只是心,连也是呢。”说着便将子贴上若儿的子。

    若儿浑一颤,使得云轩轻笑:“怕我是么?这世上我最不希望的便是你怕我了,可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碰我的底线,你可知,我有多痛苦?”

    云轩说着,便将搂着若儿腰的手游走在若儿的背部,若儿一直不是很喜欢有人碰触她,之前南宫皓然的碰触是让若儿有些不适应,会害羞。

    可是如今,云轩的碰触是让若儿从心底便抵触的,她猛的一下推开云轩,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自己的双腿。

    摇着头,口中低喃道:“不要,不要,不可以的。”

    云轩看着她那样,心中被刺痛了,可是他仍是残忍的说道:“知道么?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我不可以的,不要企图死,若是你死了,我便让锦绣庄、百花庄和武林盟的上千号人统统给你陪葬。”

    闻言,若儿瞪大了眼睛看着云轩,似是不相信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云轩走到若儿边,将她的下巴抬起。

    “是你我的,若是你不和南宫皓然消失在我眼前,我甚至想着就算一辈子不碰你,只要你在我边,我也是愿意的,可是你不知道珍惜我对你的好,所以,你就得承受我的怒气。

    要知道,这世上,我最不忍的便是对你用强了,可是你不乖,这不能怪我,只要能留住你,是用什么方法又有何妨呢?

    你也说了,你不会心甘愿的当我的皇后的,既然留不住你的心,那么,我便要留下你的人,不要企图惹怒我,那后果,是你所承受不起的。”云轩说完便甩手走出了房门。

    若儿过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眼中的泪不停的流着,她知道,轩哥哥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是她将他激怒了。

    这一次,不会像上次那样了,从他刚刚的举动,若儿觉得可怕极了,他真的可能会随时要了自己的。

    这一刻,前所未有的恐惧占据了她的内心世界。原来,越是温和的人,在爆发时,越是恐怖。

    抱着自己的双腿,坐在了地上:“然哥哥,你在哪儿呢?若儿没有死,你快来好不好,若儿怕,若儿真的怕,呜呜...”

    远在京城千里之外的南宫皓然突然觉得自己的口一阵烦闷,似乎有谁在叫自己,可是如今,在这山野之中,根本就没有人。

    不知为何,从若儿死后,他便喜欢上了山林生活,他可以去投宿的,可是他就是不想,宁愿自己在山林中露宿。

    因为是冬季的缘故,他上穿着黑色的狐裘,摸了摸腰间的钱袋,将它取下拿在手中,这上面歪歪斜斜的绣着一对鸳鸯。

    这是丫头第一次送自己礼物,当时,可是高兴坏了他,虽然手工并不好,但是在他心里,这便是世上最好的礼物了。

    将手中的钱袋拿在嘴边,轻轻的吻了一下:“丫头,你要我活着,可是活着做什么呢?没有了你,我真的找不到方向了。”

    南宫皓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发现周围有异动,便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看到那落在自己肩上的信鸽,他蹙起了眉头。

    这一定是白头翁那老家伙要找自己,除了他,相信没有人会用自己养大的信鸽给自己传信的,因为鹰是了解自己的,若是自己要回去,自然会回去。

    若是自己不愿意,就是找到了自己,那也是枉然,因为自己不会要他跟着,也不会随他回去的。

    伸手将信鸽脚上的细管拿下,轻抚了几下,便将鸽子朝空中抛去,将细管中的信拿出,打开看了里面的内容。

    上面仅有几字:京城有异,速来。南宫皓然不懂为何那老头子会让自己去京城,而自己的下一站,原本也是京城的。

    他想要去守着皇陵,既然她不要自己死,而自己又是求死不成,那么他便去守着她吧,就这样终其一生。

    虽然不知道那老头的来历,但是他却知道那老头来自京城,在江湖中从未听过有那么一个人的存在。

    可是他的武功却是深不可测的,只是他从不与自己动手,所以他到底有多厉害,连他也不清楚。

    京城一直是那老头的忌讳之处,他一直是不愿涉足京城的,上次去京城救了自己,那是万不得已。

    而如今,他又要去京城,还要自己也前去,他心中所说的到底是何事呢?虽是不知道有什么事。

    但南宫皓然还是决定前往,毕竟他原本就要去的不是么?而且似乎有什么声音也在邀他去京城。

    打定了注意,南宫皓然便在一边打起盹来,其实他睡与不睡已经没多大的区别了,因为只要一闭上眼,他的脑海便会浮现若儿的脸,让他怎么也无法入睡。

    在云轩不知道的况下,白头翁等人已经进入京城了,他们之后还有杨素心、追魂,最后才是南宫皓然。

    白头翁几人在一间客栈住下,因为白头翁的外貌太过显眼,而这次他们前来是要入宫一探究竟的。

    因此,鬼仙给白头翁易了容,也不算易容,只是将他的白发白须给染黑了。

    在客栈中,鬼仙紧蹙着眉头,今晚便是他入宫勘察的时间了,他和白头翁前去,之前听白头翁讲过龙卫的本事,他不敢大意。

    此刻的脸上是平里看不到的严肃,这可不是怕,而是一种认真,若是能顺利进入皇宫,而又做到无人察觉,这才是本事。

    至于命什么的,根本不在他考虑的范畴,若不是若儿那丫头,他早死了,哪儿还有这些年的安稳子过?

    将若儿那丫头当做亲人的,不止是那老头,他相信整个静园中的人都是这样,因为那丫头的笑颜和悉心照顾而有了远离世俗的心,和那活下去的意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