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若儿的痛

    若儿经过几的修养,如今已经能下走动了,也能说话了,可是她至今没有和云轩说过一句话。

    云轩不知道她已经可以开口了,而她则是不知该说什么,因为还是寒冬,云轩不准她出去,怕她子受凉。

    其实,她自己也觉得奇怪,这一次在生死徘徊之际,竟将她的寒症给治好了,这寒症折磨了她十七年。

    如今,竟不药而愈了,她熟知医理,可是却不能解释这是为何呢,这也算是劫后余生了吧,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可是自己却不是呢,轩哥哥对自己的好,她清楚,可是里不是谁对谁好就行了的不是么?

    她隐隐约约觉得云轩瞒着自己在做什么,可是云轩在自己面前,只字不提,每,来也只是陪着自己聊天。

    有时又是默默无语的看着自己,那含脉脉的眼神,令她觉得心中的愧疚更加深了。

    若儿来到坤宁宫的书房中,想要找本书来看,在她聚精会神的翻看一本书时,两个小太监走了进来。

    他们是来打扫的,因为若儿此刻站的位置是在书架之后,因此他们并没有看到若儿,若儿也没有出声打扰他们。

    这时,年轻的那个太监对另一个看上去比他要成熟点的太监道:“哥,你说咱们这皇上不准我们告知娘娘九后便是她的封后大典这是为何呀?”

    原来这两人是两兄弟,若儿如此想到,不过他们口中的娘娘是谁呢?该不会是自己吧,想到此,若儿心中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大了。

    年长的那个看着自己弟弟一脸的好奇。看了看周围没有人,又走过去将书房的门关上,然后将手中的鸡毛掸子放下。

    对自己弟弟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我比你先来这坤宁宫,这现在住着的这个娘娘就是先前的那个娘娘。”

    这下,那弟弟更加不解了,道:“那不是说之前的娘娘已经死了么?还入葬了皇陵的。”

    “这是为什么,我们也不知。不过我看跟江湖中那个大魔头南宫皓然有关。”

    “啊?这是怎么回事啊?”弟弟觉得很是不可思议,他是从乡下来的,因为家中父母都不在了,自己又养不活自己。

    因此便来宫中投靠自己的哥哥了,而能入这后宫的男人,必须是太监,他狠了狠心,便将自己的子孙根给切了。

    当时可是将哥哥气得半死。可是切都已经切了,哥哥便只能接受了,哥哥乃是太监总管常公公的干儿子。

    他不想自己吃苦,便向常公公讨了人,将自己调到这坤宁宫来了。

    “宫中的事,我们这些下人不必知道太多。这里无人,我也就道与你听,不过你可不许拿出去说,免得遭来杀之祸。”哥哥郑重其事的说道。

    弟弟见状,连忙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我不会出去说的。”

    哥哥见弟弟这样,不由的觉得好笑,毕竟还小。好奇心很浓。不像自己了,在这宫中待了十多年了,什么都见过,也不会有什么好奇心了。

    “如今这宫中住的那个娘娘便是之前的那个。这里的宫人除了我之外,全是新来的,他们之前便没有见过娘娘的。

    那些宫人也不知被调到哪个宫去了,咱们这皇上对这位娘娘可是深的很了,这娘娘子不好,之前第一次入宫,便昏迷了一个月之久,这次更是半年了。”

    “可是哥哥,我还是没有弄懂,既然这皇上那么这娘娘,那么她还活着,为何皇上要宣布她已经死了呢?那么他们这九后的封后大典还怎么举行呢?”弟弟还是不解皇上此举的用意。

    哥哥白了弟弟一眼,道:“不是给你说了么,好像是和那魔头南宫皓然有关,他的武功可是天下第一啊,之前那么多武林人士去杀他,都没有成功。

    而且娘娘的份可不低,她的娘家可是锦绣山庄,武林盟又是的沈南天也一直视她为亲孙女的,若是他们知道娘娘没有死,必定会来抢娘娘的。

    皇上为了避免麻烦,干脆便演了当初那场戏,让天下人都以为娘娘死了,如此一来,便没有人会来和皇上抢娘娘了。”

    弟弟闻言,摇头叹息:“虽说这皇上的确是人中龙凤,可是那南宫皓然更是令我敬佩,独自一人,便将整个江湖搅得腥风血雨的,那么多的门派都灭在他手中,那叫一个帅呀。”

    弟弟沉浸在对偶像的敬佩中,却被哥哥一个爆栗打在头上,道:“好的不学,怎么去钦佩起那魔头来了,要知道他可是老弱妇孺都不放过的,若是你遇上了,你还有命活着?”

    哥哥对南宫皓然嘶之以鼻,可是弟弟却不以为然,反驳道:“那不是被的么?如果不是因为心上人死了,他怎会变成这样呢?我们都觉得他那是在寻死呢,不然怎会是独自一人去报仇呢?”

    “关你什么事?我们还是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赶快的打扫。”说着,哥哥便将鸡毛掸子拿起,开始扫灰尘。

    弟弟看了哥哥一眼,拿起手中的抹布,开始擦拭起来,不一会儿,打扫完了,他们便离去了,从始至终,他们都没有看到这书房还有一个人。

    待两兄弟离去后,若儿从角落中走了出来,此刻的她,已是泪流满面,原来自己昏迷的这期间发生了这么多事。

    轩哥哥好狠啊,宣布自己死了,这样一来,然哥哥就不会再找自己了,真的如刚刚那个太监所说自己在这世上,便是一个已死之人,这辈子只能任由轩哥哥锢在这皇宫之中了。

    然哥哥,她的然哥哥怎么会变成了他们口中的魔头呢?连老弱妇孺都不会放过,这怎么可能呢?

    明明自己就给然哥哥换了血的,他是不会走火入魔的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有没有人可以来告诉她?

    还有为什么自己会和轩哥哥在九之后便成亲,为何自己却截然不知?到底轩哥哥要做什么?为什么他会不顾自己意愿?

    他不是说过不会勉强自己了的吗?若儿默默的留着泪,内心慌乱无比,不知该如何做,从太监那儿听来的消息,让她觉得不知所措。

    云轩下朝回来,走进屋看到的便是若儿一脸忧伤的表,云轩快步走上去,问:“若儿,你怎么了?不要吓轩哥哥。”

    若儿听到云轩的声音,转过神来,看着眼前的俊颜,不知从何开口,就那么直直的看着云轩,眼中有着浓浓的悲伤。

    云轩被她眼中的悲伤吓到了,双手按在她的肩上,问:“怎么了?”想到若儿可能还不能开口,便道:“是不是还不能说话?你写给我好不好?告诉轩哥哥你怎么了,不要吓我。”

    随即,便朝外面的宫人道:“拿笔墨纸砚来。”

    若儿闻言,轻轻的开口了:“不用了。”说完,便不再看他。

    云轩看着可以开口的若儿,渐渐的冷了脸色,她不是不能开口么?这几,她对自己一言不发,自己还以为她是真的开不了口。

    一直沉浸在她醒来的喜悦中,竟是连她的小心思都没有看穿,她摆明了是不想同自己说话,云轩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般难受。

    双手的力道加大了,若儿觉得有些痛,却没有再开口说什么,之前是不知从何说起,而如今是真的不想再说什么了。

    轩哥哥以这样的方式来她,令她觉得受不了了,一个人,不是该让她幸福吗?为何轩哥哥的,却是锢,却是伤害呢?

    因为她,便要伤害她所之人么?这样的,真的好沉重。

    看着若儿紧皱的眉头,云轩又觉得有些心疼,坐在她边,将她揽入怀中,道:“若儿,不要再和我闹了好不好?我们就这么好好的过一辈子好不好?”

    云轩的话音中,还有着乞求,他希望若儿给他的回答是:好。 然而若儿说出来的话,却让云轩觉得透心凉。

    “轩哥哥,你觉得我们还能好好在一起么?你觉得在你那般伤害了然哥哥之后,我还会和你在一起么?”若儿的话音轻轻的,轻的就像此刻的她一般,让云轩觉得,她随时便会离自己而去。

    云轩紧紧的抱着若儿,将头埋在她的颈窝处,不停的说:“可以的,可以。”

    若儿的任由他抱着,眼中的泪水忍不住的流了下来,泪水滴在云轩的手上,云轩抬起头,将若儿的脸扳正,看着她满脸泪水的样子。

    明明是一张笑脸,笑起来的样子,是那般的好看,可是如今,她在自己面前却是泪流满面,这是谁的错?

    自己只是想要留住她而已,留住自己心的人,这也有错吗?

    “为什么?若儿,为什么你总是要伤害我?你可知,我的心好痛,像针扎一般。”说着,便将若儿的手拿起放在自己心脏处。

    若儿看着云轩如此痛苦的样子,放声哭了出来:“为什么?为什么要我?为什么要宣布我死了?为什么要让我当你的皇后,我不要,我不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