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醒来

    在众人的坚持下,白头翁等人在第二,便启程去了京城,白头翁没有将自己的疑虑给上官兄弟说。

    他认为,若是若儿真的没有死,那么就算给上官兄弟说了也是于事无补的,他传书给了南宫皓然。

    若是真的若儿没有死,并且易云轩要娶的人真是若儿那丫头,那么,这天底下,只有南宫皓然有机会将若儿从皇宫中带出来。

    龙卫的能力有多强自己是清楚的,上官兄弟固然是武林中的佼佼者,可是和龙卫一比,还是差了一大截的。

    再加上如今两人都是有妻子有孩子的人了,和他们不一样,他都想好了,若是皇宫中的那人真是若儿那小丫头,就是拼着自己这把老骨头,他也要将她带出来。

    他在百花庄内一直看着这丫头和南宫皓然那小子,两人一个懵懵懂懂,一个过于强势,可是这两人之间的感却是毋庸置疑的。

    若儿那丫头是那般的怕疼怕死的人,她肯为了南宫皓然那小子去死,这就说明了她真的已经看清自己的心了。

    她那南宫皓然,而那小子也是深着她的,这样的两个人,必须得到幸福,若是谁想要破坏,他第一个不答应。

    在给南宫皓然传递消息的时候,他是在赌,没有人知道南宫皓然如今在何处,可是百花庄内的信鸽是由南宫皓然亲手养大的。

    若是它们都找不到南宫皓然,那么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南宫皓然那小子失踪了那么久,如今也是时候出现的了。

    不管江湖人士是如何看待他的,在他老头子的眼里,那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固执,却有着自己的坚持。

    同时,他也让鹰去找杨素心和追魂的踪迹,若是找到了,便叫他们去京城,有要事相商。他想着,若是有杨素心和追魂相助,那么成功的几率便加大了很多。

    一行人等在不确定的时候便浩浩的从锦绣庄出发了。从这里到京城,要四五程,时间还是充足的,就是不知南宫皓然那小子,会不会得到自己传去的消息。

    若儿觉得自己头晕晕的,醒来后,她看到那明黄的窗帘,看了看四周。这里不就是自己之前呆过的坤宁宫么?

    为何自己会在这里呢?自己不是死了么?给然哥哥用最古老的也是最有效的方法换了血,是为了保住他的心脉,不让他走火入魔。

    自己明明是死在然哥哥的怀中的啊,为何还会在此醒来呢?就在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面走进来一人。

    这人,便是之前自己在皇宫中见到的那人。这人有着刀削一般的五官,深邃的眼眸,仿佛这世间所有的事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就那么直直的看着自己,若儿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他看穿了一般,明明盖着厚厚的被子,此刻却觉得寒气人。

    之前见过他,一直没有这种感觉的,那是因为之前他对自己没有此刻眼中的复杂,那是的他看自己。有着一种打量。

    而此刻。他看自己的目光,就像是要将自己完全看穿一般。想起当景,确定自己此刻还活着。

    并且还回到了皇宫,若儿就在想。此人一定恨死了自己吧,从来没有听过这世间还有谁是能和然哥哥一样厉害的。

    那时自己利用了他,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怕是对他的一种侮辱吧,其实那时自己也不过是仗着轩哥哥对自己的在乎,知道他是不会伤害自己的。

    知道他派来的人定是会将自己毫发无伤的带走的,那时然哥哥眼中的疯狂,自己看了也是心惊的。

    若是自己没有事先准备好金针,怕是真的会活活的被然哥哥所掐死吧。而眼前的这人......

    那时自己将他支走,而自己却死在了那里,他必是恨自己的吧,可是他的眼中,那复杂的绪,明明不是恨啊。

    若儿想要出口,奈何嗓子疼痛不已,发不出任何声音,眼睛就那么直直的看着鬼火。鬼火走到一边将桌上的茶壶拿起,倒了一杯然后走到若儿的边。

    将她的头抬起,将手中的茶给她喝下,喝下茶后,若儿觉得好多了,仍是发不出任何声音,她直直的看着鬼火想要说什么。

    鬼火见她这样,走到一边将杯子放下,然后道:“你现在一定有很多疑问,我也懒得给你说什么,只能说你还活着,并且,在过不了多久之后,便是这坤宁宫的主人,这凤阳王朝的皇后。”

    若儿刚刚醒来就听到这消息,想要出言反击,她想告诉鬼火她不是,她也不会当那什么皇后,这不是她想要的。

    她心中所的人,只是然哥哥一个,轩哥哥那样的人,她要不起,不管是什么,总是能将下一步算准。

    这样的轩哥哥对于若儿来说是可怕的,他是她,可是那来得太沉重,太霸道,一个人不是只要她幸福自己便能幸福的么?

    可是轩哥哥明显的不是,他想要留住自己,尽管自己的心永远不属于他,他还是想要留住自己。

    他设计想要死然哥哥,想要将然哥哥弄得没有立足之地,他的对她来说是伤害,她要不起。

    想要出声,可是发出的却是嘶哑无比的声音,而且自己的喉咙是火辣辣的疼痛,若儿放弃了,颓然的躺着,眼睛恶狠狠的瞪着鬼火。

    鬼火是何许人也?他是龙卫中最出色的人,从小便是龙卫中的佼佼者,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给他摆脸色。

    看着若儿小丫头似的举动,不由的好笑道:“你再瞪我还是这样的,这是整个凤阳王朝都知道事,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闻言若儿心中的疑虑更多了,她既然还活着,那么为何不是和然哥哥在一起?而是被他带回来了?

    自己虽然不会武功,但是眼前这人的脚步声和然哥哥的太过相似,放眼江湖,这样的人找不到第二个,不得不说,眼前这人的武功定是奇高的。

    那么他带回了自己,那然哥哥呢?他不会杀了他吧,毕竟轩哥哥的目的就是杀了然哥哥啊。

    想到这里,若儿求助似的看着鬼火,想要询问然哥哥怎样了,鬼火毕竟是活了那么大把年纪的人了。

    看到若儿的表,便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好心的开口道:“你放心,你那然哥哥,没有死,如今可是轰动了整个江湖呢。”

    可不是么?他制造的那些惨案,放眼江湖,除了他南宫皓然,又有谁做得到呢?鬼火心里如此想道。

    当初放了那小子还真是明智之举,若是那小子死了,如今这江湖哪儿来的这么多的事可以供自己享乐?

    想到那些江湖人的嘴脸自己便觉得好笑,平里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实则是地地道道的小人。

    那般的憎恨那南宫皓然,不就是妒忌他的武功还有天生便有的好家世么?招惹了那南宫皓然,知道躲不过。

    便去武林盟周围赖着,就是这南宫皓然如今已经消失几个月了,相信还是有不少江湖人士在武林盟周围打转吧。

    要用人的时候就转孙子,不用人的时候便是大爷,这也是那沈南天有着江湖责任感,若是换做自己。

    必定带着武林盟的人和百花庄的人,将整个江湖杀得片甲不留,反正那些所谓的正人君子,一个个都是些道貌岸然之辈。

    鬼火如此想着,拉回思绪看到若儿秀眉紧皱着,脸上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不知为何,自己对这丫头就是有好感的。

    走上前去给她把了脉,继而道:“你才刚醒来,先别想太多,既来之则安之懂么?好好的养着,云轩下朝了便会来看你的,有什么你问他去。”

    鬼火说完,便从自己的衣袖中拿出一个药瓶,从中倒出一粒药丸,给若儿喂下,若儿闻着那药味,不由的多看了鬼火一眼。

    那药中有着千年人参,还有十几味珍贵无比的药材,刚吃下去,若儿便觉得丹田里有股气在运行。

    这药是帮助人快速恢复体力的,鬼火见若儿看着自己,知道她是懂行的,也不多说,将她的被子给她盖好后便走了出去。

    留下若儿一人躺在那偌大的上深思不已。看着鬼火上的穿着此时应该已是冬季才对,可是自己明明是在初秋时给然哥哥换的血。

    那么自己这一趟到底躺了多久呢?眼前这鬼火和轩哥哥又是怎样的关系呢?他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然哥哥轰动了整个江湖?然哥哥他做了什么?想起然哥哥曾说过的若是她出了事,便会让整个天下给自己陪葬,想到这里,若儿脸上出现痛苦的神色。

    若是然哥哥真的那么做了,那么自己不就是个罪人了么?此刻,她真的好想见她的然哥哥,她想要知道一切。

    想要知道她昏迷了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明明自己就是必死无疑的,为何现在却好生生的活着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