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政令

    京城的皇宫内院中,云轩在御书房与韩大人商量政事,他打算将无功于朝廷的皇亲国戚的俸禄减半,他们的开销实在是太大了,一直以来就是个严重的浪费。

    韩大人站在下方对云轩道:“皇上此举乃是义举,可是老臣恐怕他们不会答应,必定会大闹,而且这是皇上您的家事,老臣也不好说什么。”

    云轩却是摇摇头,道:“韩大人多虑了,这些个皇亲国戚在外面仗着自己的份,便作威作福,鱼百姓,他们的俸禄又是国库的一大开销,若是再不消减他们的俸禄以示惩罚,朕怕他们仍是不知悔改呢。”

    韩大人点点头:“皇上所言甚是,自开国以来,皇亲国戚的开销便是一大笔,在皇亲国戚中,有许多无功于朝廷的,可是他们却领着比众大臣更高的俸禄,这实属不公啊。”

    “嗯,韩大人,你就去着手办吧,传朕旨意自今起,凡是无功朝廷的皇亲国戚,一律俸禄减半,若是胆敢依靠着自己是皇亲国戚的份,作威作福的,朕便将他贬为庶民。”

    “臣遵旨。”韩大人接了圣谕,便离开了御书房,在路上,他一贯严谨的脸上,显得无比的欣慰,这皇上,的确是明君啊,饶是先皇,也不会做出此举的,如今的皇上却有这破例,将它凤阳王朝百年来的传统打破。

    要知道,那些个皇亲国戚如今的势力已是非同小可啊,他们根深蒂固的认为领取朝廷的俸禄那是理所当然的事,鱼百姓那也是应当的。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而他们则是王的亲戚,所以他们所作所为均是应该的,可是他们就没有想过他们凭什么呢?

    论功绩,他们没有,没有为百姓做过什么,也没有为朝廷出过一分力。凭借的只是生了一个好命,和帝王家有着血亲关系。

    他们时常仗着自己的份在京城里横行霸道,有些甚至还强抢民女,占人家宅。可是没人敢招惹他们,没人敢去告他们,因为即使去告了也不会有结果的,自古就是民不与官斗不是么?

    云轩的政令一下,朝廷便炸开了锅,这不,在朝堂之上。就有大臣上奏:“启禀皇上,此事万万不可啊,皇上是天子,您的家人便是天家之人,领取那高于常人的俸禄那是应该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整个天下都是您的,您的亲人们享用点钱财。又有何不可呢?”

    说话的礼部的秦大人,云轩看着他,良久后才道:“秦大人。你此言甚是不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个道理朕相信在场的各位都明白吧?这天下不是朕的,是百姓的,百姓的拥戴才能使朕的江山长久不衰的繁荣下去,若是百姓怨声四起,那么朕这个皇上还能坐得安稳么?”

    “皇上此言甚是,可是皇上您也不必要将皇亲国戚的俸禄减半啊。”秦大人又道。

    “秦大人,你的俸禄是多少?”云轩没有直接回答秦大人的话,而是开口问道。

    “老臣俸禄乃是纹银五百两。”秦大人据实回答。

    “嗯。”云轩点点头。又道:“秦大人一年为朝廷尽心尽职俸禄是五百两,不说别的,明王的小世子各位都该知道,明王去世后,明王府则是他的易云寒在当家,他可有功于朝廷?可有功于百姓?可是他的俸禄却是纹银万两呢。仅仅因为他是明王之子是朕的堂弟他就该享有如此多的俸禄么?这对其他人是何等的不公?”

    听完云轩的话,众大臣点点头,点头接耳的称却是如此,那些皇亲国戚又凭什么享有那么多的俸禄呢?

    韩大人站出来,道:“皇上圣明,臣等谨遵皇上懿旨。”

    众人见韩大人站出来,连忙也跟着站出来:“我皇圣明。”

    金銮上响起众大臣的附和声,云轩满意的看着这一幕,不过他知道,此事不会那般容易的。

    果然,在云轩下朝之后,便看到自己的王叔平王前来找自己,边还有三皇子易舒南。

    “臣参加皇上。”平王和三皇子向云轩行礼。

    “免了吧,不知王叔前来是有何要事?”

    平王和易舒南起了,平王开口道:“皇上要减免皇亲国戚的俸禄一事,在朝堂上臣不便多说什么,只是此举甚是不妥啊。”

    “哦?不知皇叔是怎么看的?”平王是先皇的兄弟,先皇在位时对他颇为重用,曾誉平王“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

    因此云轩在继位后,对平王也是以礼相待,遇到什么事,也是会和这位皇叔商量。只是在此事上,他没有,他找的是韩大人,虽然知道这不容易,定会引得皇亲国戚的抱怨,但是他并不打算就此打住。

    “回皇上,自开朝以来,我凤阳王朝对待皇亲国戚一直是从优对待,他们一直领着优于常人的俸禄,此事百年来一直如此,如今您要改变此令,怕是会引起他们的不满,会弄得人仰马翻啊。”

    “皇叔此言朕考虑过,只是凡事皆有开头,若是一直这样纵容他们,只会使得百姓不服,他们无功于朝廷,无功于百姓,凭什么要拿那么多的俸禄呢?朕如今这么做,并没有将他们的俸禄全克扣完,只是稍作减免,若是他们再不悔改,那么也别怪朕无了。”

    “皇上,话是如此,此举也能为国库节约一笔开支,只是,臣恐怕他们不会如此轻易的善罢甘休啊。”

    “皇叔,不管是哪朝,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若是朕因为怕他们闹事,不同意,朕便妥协,那么朕这个皇上拿来干什么?直接以他们的喜好来就是了。皇叔不必担心,若是他们中有胆敢违反朕的圣旨的,我便会令红衣他们去处理。”云轩眼中闪过杀机。

    平王见此,不再多说什么,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三皇子易舒南此时开口道:“皇上,臣以为若是皇上决心要下政令,那么干脆的一不做二不休,来一个大改革,将那些平里为非作歹的皇亲编排为一支军队,交给五弟来管理,这样一来,他们便知道皇上的决心了,使他们有所收敛,也可以锻炼那些皇亲子弟,让他们成为真正的男子汉。”

    闻言,平王点头称道:“是啊,舒男的提议不错,皇上可以考虑考虑。”

    云轩笑了,看着易舒南道:“三皇兄所言甚是,既是三皇兄提议的,那么就由皇兄去办吧,若是有抗旨者,皇兄可以先斩后奏,不可再姑息他们的气焰了。”

    易舒南接了云轩的口谕便离去了,留下平王和云轩在御花园中,平王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皇上,臣一直有个疑问,不知该不该问。”

    “皇叔,现在只有你我叔侄二人,没有什么不可讲的,皇叔有什么便问吧。”对于自己这皇叔,云轩打心眼里喜欢,虽然以前没有享受过亲,但是自从自己当上皇上来,他一直是尽心辅佐的,这让自己免去了不少麻烦。

    看着眼前的云轩,平王心中有些捉摸不透的感觉。他是出色的,从他这些年来的布局他便知道,他以前不知道皇兄的用心,曾经给皇兄提过醒让皇兄注意他这个从来没人注意过的儿子,皇兄却不以为然,还让自己少去注意点这些。

    那时自己便明白皇兄的心意了,不得不说云轩是皇兄的众多儿子中最为出色的,他有帝王应该具备的一切,只是他不明白他为何会在将大皇子一家全都处死之余,不但留下了三皇子,还加以重用。

    要知道,一直以来,能和大皇子争锋的只有三皇子,三皇子在朝中的势力不容小觑,又有握有重兵的五皇子支持,这对任何皇子来说都是一大威胁,可是云轩却是一反常态,对他重用起来。

    而事实上,舒男也没有让云轩失望,他如今是真的在帮云轩,不管大事小事,都会尽心尽力的去做。

    那原本脾气暴躁只听舒男话的五皇子易瑾平,如今也是对他俯首称臣,这便是云轩英明的地方了,换做其他人,根本不会这么做。

    毕竟留着舒男,那便是给自己留下了一个隐患,而他没有将瑾平手中的兵权收回,更是将自己置在危险之中。

    若是舒男和瑾平有谋反之意,那么云轩的皇位便会岌岌可危。不得不说的是,云轩其实是在赌,若是赌赢了便会得到,两个人才,若是赌输了,不仅没了皇位,可能连自己的命也会不保,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是他。

    事实上,云轩赌赢了,他得到了舒男和瑾平的全力支持,如今的朝野上下,无不对他心悦诚服。

    “我很是好奇,当初你为何会留下舒男和瑾平呢?要知道他们的存在可是对你最大的威胁。”平王开口道。

    “呵呵,王叔,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大皇子一事上,若非他想要对我赶尽杀绝,我也不会杀他的。”云轩看着平王,道出了原委。(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