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众人的悲伤

    翌,南宫皓然已经能下行走了,众人还沉浸在若儿死去的悲伤中,见他走出房门,脸上没有一丝表,只是淡淡的对下人吩咐道:“给我准备些吃的。”然后又走了进去,房门没有关,上官清走进去,一言不发的看着他。

    良久之后,南宫皓然才开口:“待会儿我便去京城,不管如何,我要将若儿夺回来。”

    上官清闻言点点头,若儿死了,他这作哥哥的心痛万分,他的宝贝妹妹是因为他们才做了这样的决定的,她不想因为自己使得易云轩迁怒他们,可是她这样只会使他们痛苦,他们的一生都会活在对她的愧疚之中,还有便是责怪,责怪她怎能如此的对他们,她不知道她是他们的宝,是他们捧在手心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么?

    上官清虽无法从悲痛中走出来,但他还是理智的:“皓然,以你现在的况就是去了京城也夺不回若儿的,让我和璃去,你随后来,我们是若儿的亲人,于于理,那易云轩也该将若儿交给我们,她生是我上官家的人,死也是我上官家的鬼,不要与那皇家有任何的牵连。”

    “不,我要去,我答应若儿不会自我了结,但若是我连她的尸体都不能夺回,我还配做南宫皓然么?还配当她的然哥哥么?最好,那易云轩将我杀了,没了她,我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南宫皓然没有一丝感的说出这话,可是话中却是带着一种决然,一种生无可恋的悲伤。

    “皓然,你不能这样做,若儿若是泉下有知她不会安息的。你体现在流淌着她的血,你们就是一体的,你若是对自己的命一点也不珍惜,你怎么对得起她呢?”上官璃走进来便听到南宫皓然的话,他们都知道南宫皓然是何等骄傲的一人,可是如今却变成了一生无可恋之人。他们已经失去了最的妹妹了。不能再失去了好友。

    南宫皓然不为所动,道:“她又怎么对得起我?为何要让我承受这失去她的痛?她明明知道没了她,我的人生便没了任何意义,为何她还要这样做?她让我保护你们。替她守护你们,可是我呢?谁来守护我呢?我要她,我这一辈子。只想要她一人而已,为何却是如此之艰难呢?上天是不是在给我开玩笑?让我以为我得到了最好的,我拥有这世上最大的幸福。然而却要给我夺走,我恨啊,可是我再恨,她还是不会活过来了不是么?”南宫皓然说到这里时,眼中有着晶莹,上官兄弟看了也跟着流下了泪。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昨在得知若儿死讯那一刻,他们觉得自己的世界要崩塌了。但因为之前紧绷的神经还未放松下来,因此还能忍着悲痛,再说在自己人面前,看着人已经哭得一塌糊涂了,作为男子汉的他们,又怎会再在人面前流泪呢?此刻,三个大男人在这静谧的房中默默的流着泪,门外的杨素心见了这一幕,眼中也有了泪水,本是要来看南宫皓然的,只是此刻,她觉得自己不该进去,默默转离开,后的追魂见状,默默的跟着。

    饭后,南宫皓然便要启程,他几乎没有吃饭,只是他清楚,若是不吃点,一定会因为体力不足而晕倒的,他还不能死,他要去夺回若儿,即使那只是尸体,他也要夺回来,他想要出门上马,被司泉拦住了。

    南宫皓然恶面无表的对司泉说:“让开。”然而司泉闻言丝毫不为所动。“让开。”南宫皓然加大了声音朝司泉吼道。

    司泉一个狠摔便将南宫皓然摔在地上,看着地上狼狈的南宫皓然,司泉心中百感交集,南宫皓然是何许人物?他可是目空一切,向来不将任何人任何事放在眼里的啊,一向高高在上的他,如今却是如此的狼狈,他武功那般的高强,面对整个江湖的追杀丝毫不担心,面对一群人的围剿也是从容面对。

    一人便可杀几百人的南宫皓然,此刻竟被自己摔在地上,真的是上天开的玩笑么?那么这玩笑是否有些大了呢?

    若儿那个鬼丫头,怎么可以说去就去了呢?没有尸体,可是琴儿的医术那是何等的高明?她说的不会有错的,如今难过的又岂是他南宫皓然一人?若儿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在襁褓中便见过的,那时自己还是司家四公子,常常被带着去百花庄和锦绣庄,和柳毅、如烟等人一起在那里抱着若儿玩。

    从小便被众人捧在手心的丫头,怎么就那般傻呢?她将自己的命换了皓然的命,可是这样做之后,皓然只会痛苦,只会是生不如死啊。那丫头从小便是生惯养的,从来都是最怕痛的了,那换血之痛可是连他这大老爷们都无法想象的,她却生生是受了,可见她是真的不想南宫皓然死呢。

    他明白若儿的苦心,可是却不接受这样的结果,他们若儿,同时若儿也他们,若儿深知此事是易云轩在背后纵,他是不会放过皓然的,她想以死来表明心迹,来成全大家,以求易云轩以后不要再迁怒他们了。可是这样的结果,他们怎么能承受呢?他们宁愿给易云轩拼个鱼死网破,也不愿承受她死去的消息啊。

    “南宫皓然,你给我听着,你的命我不管,可是你体里流着若儿的血,我不能不管,若儿不要你死,你就给我好好活着,就算是痛苦你也要活着,你口口声声说你若儿,你是这世上最她的人,可是若不是你,她怎会死?你若不那么狂妄的将那易云轩打伤,他会将江湖控制住么?他会派兵驻扎锦绣庄么?若不是为了你,若儿会答应嫁他么?若是不答应嫁他,后来又怎会有这些事?就连昨你都在伤害若儿,你走火入魔,丧心病狂的想要将若儿活生生的掐死,这个你可还记得?若儿从小最怕的是什么你比我清楚,如今,你还想要带着若儿的血去死,即使到了九泉之下,你可有脸见她?”司泉愤恨的说着一切,想到昨南宫皓然伸手想要将若儿掐死那一幕,他便心疼。

    若儿从小最怕的便是疼,有一点的小伤都会嚷嚷好久,可是昨却忍着快被掐到窒息了,将南宫皓然金针刺,这一幕,深深的刻在了他心里,他相信,不只是他,在场的人都如他一般,将那幕深深的记住了。

    南宫皓然闻言默默不语,他又怎会不知那丫头从小最怕的是什么呢?连个擦伤都要自己哄半天的人,昨却被自己生生的掐到内伤,她该是有多疼啊?还有那换血,她着自己答应她不准自己死,要好好活着,丝毫没有喊疼,这是要多他才能做得到啊?

    这一刻,他明白了,若儿他也是一样的入了骨髓,只是方式不同,他的带着毁灭,他想着就算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带着她,可是她不同,她要他活着,要自己所的人活着。

    看着南宫皓然久久不语,司泉又道:“你这样去只是送死,你现在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又怎么夺回若儿呢?你留下养伤,让琴儿照顾你,若儿不是只有你一人的,若儿还有我们这些哥哥,我们先去,你随后赶来,我们一定会夺回若儿的,她不止是你的宝,她是我们大家的宝贝,我们不会让她孤单的。”

    南宫皓然缓缓站起来,没有说什么,转离开,司泉看着他的背影,知道他这是同意了。司泉也离开马嗣,准备和上官他们上京,回到房间,见到司琴,对司琴说:“琴儿,我这便去京城,将若儿的尸体夺回来,不管成败,我希望你要有所准备。”

    司琴闻言,道:“泉哥,你去吧,我随后便来,我会照顾好自己和皓然的,你要记住,不管是生是死,我都要和你在一起,你出事了我不会独活的。”

    司泉刚要说话,便见到南宫皓然走了进来,道:“你们不要去了,你们去了,也是枉然,你们夺不回她的。”

    上官兄弟这时和柳毅走了过来,不解的问:“就算是夺不回也要一试不是么?”

    “她最不想的便是我们出事,若是她知道我们为了夺回她的尸体而置于危险中,一定会怪我们的,何况你们的武功根本就打不过那天将我和她带走的那人,即便是我恢复了,也是不一定能打败他。”南宫皓然的声音中没有任何感,似乎说的事与他无关,但几人知道,他这是心死的表现。

    上官清闻言:“不管怎样,还是要一试的,我是若儿的亲哥哥,他易云轩就是皇上,又能奈我何?我要回自己 的妹妹有何不对?”

    “你忘了若儿被封为皇后了?即使未举行大典,却是昭告天下了的,你们此番前去,定是要不回的,既然如此,那就罢了吧,她要的是我们大家的平安,即是如此,我们便随了她的愿吧,我相信那易云轩会妥善处理她的尸体的,何况皇家不是有着水晶棺么?让人置其中,尸不腐不朽,这也是好事,如今的轻型不利于我们,后再去夺回来,也不迟。”南宫皓然将话说完便离开了,他知道此话一出,他们必定不再去京城了,至少不会在此刻去了,因为那是若儿的愿望,他们要令她安息。(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