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走火入魔(下)

    就在众人皆在担心的时候,若儿和南宫皓然被那人带到了一个山洞,若儿到了山洞后便对那人说:“你去找些柴火来,我受不得寒气的,今晚有些冷,若是受了寒气,我明便醒不来了。”

    那人似笑非笑的看着若儿,道:“丫头,别给我玩花样,明,我们便启程进京。”

    若儿毫不畏惧的看着他:“你可以试试,若是我出了事,轩哥哥会怎样?我子受不得寒,这事皇宫大内皆知的事,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

    那人想了想,这倒是事实,便道:“好,我去找柴火,你别给我耍花样,否则,我不介意将你也打晕。”

    那人说完便出去了,若儿在黑暗中听到那人走远的脚步声,子瘫软了下来,刚好倒在昏迷的南宫皓然上,小手抚上他的脸,先是额头,然后便是眼睛开始往下摸,最后停留在下巴处。

    在黑暗中若儿笑了,那笑带着决然,她俯在他上,低喃:“然哥哥,我是真的好你呢,我说过要与你一同死的,可是我反悔了呢,我不要你死,你若死了,外公他们会伤心的,若儿没用,什么都做不了,连最基本的自保也不能,我不能让你死,你若死了,哥哥他们怎么办?”

    手不断的摸着南宫皓然的脸,似要将他的模样刻在脑海,其实不用这样,在她心里,他的模样也是挥之不去的了。先前被南宫皓然掐着脖子所受的伤使得她的子越来越沉重,她知道那人不会很快的便回来,因为这附近是找不到柴火的,因此她有足够的时间做自己的事。

    “若儿是不是很自私,我想着我死了。那么轩哥哥便不会再迁怒于你了,那样你们都会平平安安的了。”一边说着一边将怀中的针包掏出, 拿出事先便准备好了的细管和小刀,吃力的将南宫皓然的手拿起,在他的手腕处割了一刀口子,又将自己手腕处割了一道口子。将那细管连接上两人的伤口。进行换血。

    她又给南宫皓然吃了一粒百花丸,而自己则没有吃,她已经想好了,既然这一切是因她而起。那么便由她来结束吧。

    做好一切,在这安静无比的夜里,她似乎能听到血液流淌的声音。她将子整个的趴在南宫皓然的上,回忆着两人的点点滴滴:“然哥哥,你知道么?你就是我心中的神。在我眼里你是无所不能的,所以我怎能看着你死呢?我知道,在你走火入魔前你会先杀了我,你不愿我一个人,其实我也是呢,可是你真的不能死,你若死了。这天下就没了南宫皓然了,你可知你是多少人心中羡慕的对象?”

    “从出生起。你便照顾我,我要什么你都会想尽办法给我找来,我一句话你便不杀人,因为我子畏寒,你便寻遍这天下的暖玉,为我打造了暖玉,又令人设计百花庄,使得百花庄四季如,我对吃的很是挑食,你便寻访天下美食,为我找来了王大娘,这些都是你为我做的。”

    “明明不喜欢我出去的,可是见我喜欢,你便忍着自己的不喜欢陪我出去,从小到大,不知有多少人羡慕我呢,可是我却在福中不知福,你知道这是为何么?”像是在问南宫皓然,可是此刻的南宫皓然静静的躺着,没有给她任何回应。

    “那是因为你一直说我是你的,你说你我,可是你为什么我呢?我明明就是个小丫头啊,而且你那么好看,相信天下的任何女子在你边也会觉得自卑吧,会觉得配不上你。”若儿说着越说越小声,她体里的血液就快流干了。

    南宫皓然觉得自己处一片黑暗中,找不到出口,口传来一阵闷,使得他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他拼命的往前跑,终于找到了出口。醒来想要起,便发现若儿躺在他上,黑暗中若儿看不见,但常年习武的他,看得见。

    此刻,自己的宝贝就在自己上,她小脸上没有一丝血气,像个瓷娃娃一般,他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想要伸手却发现自己手上的细管,仔细一看,使得他一阵闷,伸出另一只手将那细管扯掉,立即给若儿点了道,止住了血,可是似乎已经晚了。

    “丫头,丫头,你快醒醒。”南宫皓然紧紧的抱着接近昏迷的若儿,怀中的人儿虚弱的像是一碰便会碎一般,南宫皓然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一般。

    若儿见他醒来,虚弱一笑,对他说:“然哥哥,我不能实现对你的诺言了。”

    “不准,不准,你答应了我的,即使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你也会和我在一起的,你不能食言,不可以,不可以。”南宫皓然不知该说什么,他只想要留住若儿,他将若儿的子转正,试图输真气进她的体。

    若儿阻止了他:“然哥哥,没用的, 快不行了。”

    “你说什么呢?你若是不行了,我不会独活的,我会追去黄泉路上,将你狠打一顿,你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人。”南宫皓然抱着若儿,却发现若儿体接近冰冷了。

    “然哥哥,原谅我的自私,可是你要答应我,我死后,你要好好保护哥哥他们,我的死,或许轩哥哥会迁怒他们的,不管怎样,你要好好活着,因为活着你才可以保护我所的人,我的然哥哥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管怎样,你不可以自己了结自己,因为那样,若儿会看不起你的,你知道若儿最看不起的便是自我了结的人对不对,所以你不会的对不对?”

    若儿觉得自己就快不行了见南宫皓然不答应自己,便对他说:“然哥哥,你曾说过你永远不会伤害我的,若是有天你伤害到我了,你会答应我任何事,就在刚才若不是我将你金针刺,将你弄晕了,你会掐死我的是不是?你瞧瞧我的脖子处是不是还有你留下的痕迹?所以,我要你活着,好好的活着。答应我,你答应我。”

    若儿的声音越来越小声了,南宫皓然见若儿苦苦哀求着自己心中就像被万只蚂蚁啃食一般,他看到若儿脖子处的确有手印,先前那一幕在自己脑中显现出来,他恨自己,看着怀中的人儿越来越不行了,似是做了天大的决定一般,对若儿说:“好,然哥哥答应你。”

    若儿感到脸上一阵冰凉,她的然哥哥流泪了,是她不好,让她的然哥哥流泪了,可是她真的不要他死,她的和他的不同,她无法看着他死,她宁愿自己死也不要他死。或许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吧。

    听到南宫皓然答应自己后,若儿脸上一阵欣慰,先前苦苦硬撑的一口气,此刻放了下去,没有听到若儿再说话,南宫皓然心中一阵警钟,然后看到的便是她一脸欣慰的笑,可是呼吸却是停止了。南宫皓然猛地摇她:“丫头丫头,你快醒醒,快醒醒。”

    可是得到的是若儿的子随着他的摇晃摇摆不定,可是眼睛再也没有睁开了。“不”南宫皓然发出嘶吼,那声音响彻山谷,和上次一样,只是这次更带着绝望。

    那人回来便见到的是南宫皓然一脸痛苦的抱着怀中的人,而他怀中的人,似乎已经没有了呼吸,那人剑眉一蹙,便伸手想要夺过南宫皓然手中的若儿,南宫皓然又岂能如他的意,两人打斗了起来。

    “好小子,当今天下能接我百招的估计也就你了。”那人与南宫皓然不断纠缠着,南宫皓然已经受伤了,可是他并未放下手中的若儿,若是平常,他没有这般弱的,可是经过换血,他的子还太虚弱,加上上手有了若儿,因此变得束手束脚的。

    当那人将南宫皓然打倒在地,并夺过若儿时,看到南宫皓然眼中的决然,南宫皓然没有再试图还手,对那人道:“你杀了我吧,我答应了她不会自我了结,会好好活着,可是没了她,我还活着干嘛?她不知道,她就是我的整个人生,没了她,我还活着干嘛?”

    那人嘲讽一笑:“好个没出息的小儿,我还当你是个汉子呢,为了这么一个女人,一个你一个易云轩,两人都这样,你更是甘冒这天下之大不违,不惜与整个江湖作对,值得么?” “值得,不就是杀了些人么?就算杀光这天下所有人,只要能换回一个他,我也是愿意的。”南宫皓然没有起,就那么倒在地上,幽幽的说出口。

    “哼,你想死,我偏不让你死,我要你好好活着,痛苦的活着,小子,你是个人物,我活了这么多年除了那白头白须的叛徒外,我还没真正欣赏过谁呢,你算一个,你回去好好养伤,等你好了,便来找我,我要与你大战三百回合。”说完便想要将若儿带走。

    见那人要带走若儿,南宫皓然原本瘫软在地上的子一下子便起来了:“你要走可以,不能带走她。”伸手想要将若儿夺下,奈何那人一掌便将他打倒再地。南宫皓然没有放弃,又站起来,那人轻蔑一笑:“不自量力。”一掌又将他打倒,最后南宫皓然再也起不来,那人便道:“小子,这丫头的尸体我要带回去与人交差,这么多年了,我可从未有过闪失啊,这丫头居然骗了我,知道这附件没有柴火还让我去找,哼,她早就计划好了的,否则,不会在将你弄晕后便朝我吼还不动手么?看着单纯的一小丫头,想不到还聪明的。”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南宫皓然在地上挣扎着想要起,然而挣扎了几下后,他陷入了昏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