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患难见真情

    司琴乃是司家的养女,理所当然的也习得一好武艺,只是当初司泉执意要和她在一起,使得司父,也就是司家的当家一气之下便废了司琴的武功,幸好当时若儿得知此事,送来了许多良药,否则,司琴的子一定大大受损。

    “泉哥,我知道你一直耿耿于怀我武功被废一事,可是我真的没有后悔过,哪怕是一刻也不曾有过,若是当初你没有那般的坚决,我定会听爹爹的话,去嫁人,可是那样一来,这辈子都不会快乐的。若说怪,应该是你怪我才是,若非为了我,你堂堂司家司四少爷又岂会屈就在那小小的面馆呢?”司琴一直觉得是自己耽误了司泉,否则,以那司泉的才能,必定会在江湖有一番作为的,可是为了自己,甘心在那简陋的面馆,她不知道,司泉心中可会有遗憾。毕竟,男儿志在四方。

    “傻琴儿,能娶到你,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了,司家什么都好,就是太过迂腐了,你我本就无血缘,他们非要拆散你我二人,那样的家,我不要也罢,若是你觉得有所亏欠我,那就罚你一辈子和我在一起,幸福美满的在一起。”

    面对司泉的话,司琴笑了,她的泉哥就是这样,有时候像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有时候又像个小孩子,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为她撑起了一片天,为了她脱离整个家族,这样深的男子,让她怎生不呢?

    司泉到时,已是晚饭时间了,将马儿栓好,便走进那院子,司泉心想,南宫皓然这小子还真是会享受,就是这偏僻的没人的院子,也是设计的十分的将就,不比百花庄差多少,院中只有几个下人,他们各自做着各自的事,丝毫没有被当前的局势所影响,似是不知这里随时会被人围剿一般。

    若儿见到他们,并未吃惊,也没有相见的喜悦,她知道他们的处境,这时候,她不想再搭进谁来,江湖中人是不会放过然哥哥的,这一切,看似简单,其实这背地里一定有人在推波助澜,否则,那些人不会那么不怕死的来了一批又一批的。而那人,不用想,她也知道,一定是轩哥哥,只有他有这个能力,只有他会如此恨然哥哥,非要置他于死地。

    二人看到若儿见到他们并未有高兴的神色,反倒是秀眉紧蹙,司泉走过去,拍了拍若儿的双肩:“若儿,你个小丫头,几月不见,莫非你连我和你琴姐姐都不认识了?”

    “泉哥哥,你在说什么呢?我忘了谁,也不会忘了我的琴姐姐和泉哥哥啊。”

    “这还差不多,快去准备点吃的,你琴姐姐我们赶路一直没吃饭呢。”司泉他们赶了几天的路,路上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呢。

    若儿吩咐下人去准备饭菜,然后将两人带进了屋子,司琴好奇,问若儿为何一直没看到南宫皓然,若儿苦笑:“若是我猜得不错,大概,今晚这周围又将多出不少尸体吧。”

    司琴闻言秀眉紧蹙,而司泉则是问:“江湖中的传言是真的?南宫皓然真的变成了嗜杀的恶魔了?”

    若儿点点头:“然哥哥如今见到血便会兴奋,控制不住自己,这周围有点风吹草动,他便会出去,回来时总是带着淡淡的血腥味的。他不想我看到他杀戮的那一面,若不是那些人主动进这院子,他绝不会在这院子里解决他们的。算起来,就这半月,那些人才找到这里的,可是就是这样,丧命的人也有好几百了。”

    司琴闻言,双手抓住若儿的手,对她说:“别怕,姐姐在这里,我们不会放任那些人来对付南宫的,不管怎样,你们都不是孤军作战的。”

    若儿摇摇头,看着司琴:“琴姐姐,我是真的不想你们来,如今,然哥哥已经成为了江湖的公敌,整个江湖的人都想要将他除去,不止是他们,还有轩哥哥的,他不会坐视不理的,这一切,一定是他一手策划的,我和然哥哥已经说好了,不管是生是死,我们都要在一起,所以,你和泉哥哥的心意我们领了,明你们便离去吧。”

    司琴刚想呵斥她,便听到司泉道:“你放,你当你泉哥哥和你琴姐姐是那怕事之人?你要知道,你我几人从小便一起长大,南宫皓然那小子从小眼高于顶,除了一个你,谁也不放在眼里,我虽与他拌嘴,但在我心里,你们便是我的手足,如今手足有了困难,我又怎可袖手旁观的?你这么说,岂不是没有将我们放在心上,当我们是那陌路人?”

    若儿闻言,连忙解释:“泉哥哥,不是这样,你和琴姐姐的心意我又岂可不知?只是你们经历了那么多的艰难才在一起的,好不容易过上了平静的子,我不想你们因为我们而受到牵连。”

    “傻若儿,当初若不是你和南宫,我和泉哥早就去见阎王了,早就是一对苦命鸳鸯了,又哪儿来的这些年的平静子?不要说什么牵连不牵连的,要知道我们是一体的,若是今是我和泉哥遇难,你和南宫又岂会不理?”司琴见若儿还有迟疑,便开口说道。

    若儿这才点点头,是啊,若是今换了是琴姐姐他们或是毅哥哥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遇难,她和然哥哥都绝不会置之不理的。

    南宫皓然回来时见饭桌上多了两人,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便去抱若儿,而若儿也习惯了他这举动,从那,他们说了即使死也要在一起之后,南宫皓然每次出去了回来,便会抱住若儿。

    若是在往,司泉一定会调侃南宫皓然,但此时,他没有,他知道南宫皓然此举是为何,也为眼前这二人心酸,本以为自己的感已经够曲折了,以为几人中最为顺畅的,必定是南宫皓然这小子,可是如今看来,自己的那点曲折,根本算不得什么,至少他们面临的只是一个家族,而他二人,面临则是整个武林,甚至后还有那皇上。

    一直觉得南宫皓然事事都太过平顺了,要什么便有什么,有着这世上最完美的一张脸,有着最好的外公,德高望重的师父,还有百花庄和武林盟的势力,真的是要什么有什么,而今,却落到如此地步,藏在这里,随时面临着被围剿的威胁,这于他而言是何等的屈辱?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