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他会在自己走火入魔前杀死她

    若儿丝毫不会怀疑南宫皓然的话,也因为他的话使得自己更加愧疚了,若不是因为自己,她的然哥哥又岂会变成这样?看到他眼中的怒气,还有惧怕,若儿觉得好心疼,然哥哥是在后怕,怕若是刚刚没有及时将掌风转移,那么此刻,自己怕是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吧。其实怕的又岂是他,她同样害怕,怕失去他,怕再不能听到他的声音,看到他的人,刚刚那一幕,深深地刻在她心上,那样的然哥哥怕是谁见了也会觉得陌生吧。

    南宫皓然的怒气不会发在若儿上,但他会想办法将怒气发出来,他从来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是夜,他一白衣站在一群人中,显得格外耀眼,这些人中有些是白未离去的,有些是得到同门消息赶来支援的,南宫皓然就那么静静的站着,嘴角带着邪魅的笑,较之他的淡然,那些人有的尽是紧张,全紧绷着,准备着备战,可惜的是,在南宫皓然眼里,他们这只是在做无谓的挣扎而已。

    不消片刻,那些人尽数的倒了下去,南宫皓然就那么站着:“跟了那么久,还不现么?”对着空气中喊了一句。果不其然便看到追魂从夜色中走出来,此刻追魂的脸上有着凝重的表,刚才那一幕,他看见了,他跟着南宫皓然,看他解决这些想要打扰他们生活的人,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就这么几,便能看出南宫皓然的越来越不受控制了,白里,若不是那丫头拼命去救下那人,恐怕他根本不会收手,这样的他,越来越接近走火入魔了。

    “你可知你现在的状况和当素心与你父亲他们大战时是一样的?”追魂沉声问道。

    “哦?是么?那又怎样呢?”南宫皓然显然没有将这当成一回事,漫不经心的问道。

    “你就不觉得你如今和从前相比,已经大变了么?再这么下去,你会丧失心智。会成为个只会杀人的恶魔。”

    “那不重要,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唯一的一点不会变,我不会杀死我最重视的人,那么其他人,就是全部死光又与我有何关系呢?凡是想要将我与若儿分开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你为了让自己强大,为了打通浑经脉记起她,去练就这一绝世武功,若是你走火入魔了,经脉尽断而亡,那时你们天人两隔,哪里还存在你要保护她这一说?”追魂想要劝南宫皓然停止杀戮,不再动武,可惜的是此刻的南宫皓然已经体会到了杀人的乐趣,又怎会听他的?

    “不必再说了,想要我放弃我这武功这是决计不可能的事,若是没有了这武功,我拿什么去给易云轩抢人?拿什么留住若儿?若是没有她,我宁可死,在我走火入魔那一刻,我必定会将若儿先杀死,即使是死,我也要她和我在一起,那易云轩想要得到她,那就是痴人说梦,做他的秋大梦去吧。”南宫皓然恶狠狠的说道,眼中的血丝布满,早已不似之前的清亮。

    追魂闻言,不再多说什么,他知道即使是说了也是无用的,此人已经陷入了疯狂,他吃了那忘丹尚且忘不了那丫头,可想而知对那丫头到底有多痴了,那是一种入骨髓的感了,被这样的男子着的女子,要么就是这天下最幸福的人,要么便是这天下最不幸的人,因为他不会容你有半点的退缩。即使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你和那女人也早些离开这里。”南宫皓然见追魂不语,便说道。

    “素心还未好,需要有那丫头在边,我们不会离开的。”追魂沉声说道,看出了他的心思,他这是要带着若儿在这里住下去,这样一来,便会开始无尽的杀戮,不得不说,那易云轩的确有些手段,使得江湖这些人都听命于他,对着南宫皓然紧追不舍的。

    “随便你。”说完便拂袖而去,留下追魂对着满屋的尸体,这些尸体的死状不会太惨,因为南宫皓然下手太快,通常在人还未反应之前便能将其命夺走,而他喜欢见血,在杀人后,他会去河边沐浴,然后才会进若儿的屋子,这是不想让那丫头担心。

    云轩接到手下送来的消息,笑了,只是那笑带着无尽的嘲讽,那是江湖中人送来的,想要让朝廷出兵围剿南宫皓然,可惜的是,云轩不会理他们,自古,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他要的是借江湖之手除去南宫皓然,而也借此消弱江湖的势力,江湖是在自己的掌控中,可是那就如一头睡狮,总有它醒来那一,醒来了,便不会好控制了。

    不由自己出手,那么后若儿也怪不到自己头上来,这可谓是一箭双雕的法子。只是想到之前给南宫皓然吃了那忘丹还是使得南宫皓然忘不了若儿,他便觉得气大。早知如此,他便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放过南宫皓然了,在百花庄的人救他出天牢时,便发通缉令,封其百花庄,就算抓不住他人,也不会有后来这些事了。

    云轩一时的私心,使得后的他守在昏迷不醒的若儿旁,悔恨万分,若是早知道,他又岂会这般?使得她陷入昏迷,久久不醒。只是这世间,哪来的早知道?

    若儿起来时发现自己在南宫皓然的怀里,她又闻到了那淡淡的血腥味了,秀眉紧蹙,轻轻将手放在南宫皓然脉门那里,此刻的南宫皓然没有一丝戒备,还在熟睡中,在给他把完脉后,若儿流泪了,她的然哥哥若是再不停止练那武功,若是再不停止动用武功,必定会导致走火入魔而亡的,如今,他已经处于走火入魔的状况了。

    眼泪一滴滴的流,掉在南宫皓然的膛,使他醒来了过来,看着怀中的若儿默默的留着泪,南宫皓然一脸紧张的问:“丫头,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