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闲暇的日子

    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而她的眼里从来没有自己过,自己在杨顶天的魔鬼训练下,逐渐变得强大,开始有了反叛之心,杨顶天知道了,并没有将自己铲除,而是对他说:“只要你好好听我的话,那么我便将素心许配于你。”那时的他不知怎的,居然信了,居然相信她会嫁给他,因此,真的就什么都听杨顶天的话。

    他没有名字,在一次灭了武林世家七十二口人,连襁褓中的孩子也没有放过时,她冷眼的看着他,道:“你还真是个追魂夺命的人,他叫你做你便做,他若是要你去死,你会么?”

    不知为何,当时看着她的眼睛,里面尽是嘲讽,似乎在她眼里,自己就什么都不是,使得他脱口而出:“不会,但若是你,我会,只要你想要,就算是我的命我也会给你。”记得当时她愣了一下,不过也只有那么一下,然后说了句:“可惜的是,你的命,我不稀罕呢。”说完便扬长而去。

    之后便是几年过后才见了,那,江湖人围攻魔教总坛,他以箫声将阻止那些人,他的箫声可以杀人于无形,在他那里,那些江湖人没有人能闯过去,就在那些人坚持不住时,一袭红衣的她走到他面前,眼神中带着之前从未见过的炽,对他说:“你不是说过只要我想要,你连命都可以给我么?那么此刻,你给我把箫声停下来。”

    他听后,嘴角拉扯出一抹好看的弧度,她不相信他,她没有指望过自己真的会那样做吧,记得他忍着内力反噬强制的将箫声停下时,她眼中的惊愕,然后当着她的面,纵跳下了后的万丈深渊,那时的他,只是想证明自己对她说的话是真的,只要她想要,即使是自己的命,那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奈何老天不要他死,他被一朴素的樵夫救了,真正伤好已是几年之后了,他的夺命萧一旦开始,便不能停下,否则,会遭到反噬,弄不好便是小命不保,几年后,他想要寻找她,却听到她死去的消息,他站在她掉崖的那个地方,久久没有离去,那时他才知道为什么攻上魔教总坛时她眼中的炽是什么,原来,一直以来,她都想杀死杨顶天的,因为他当着她的面将她母亲杀死,小小年纪的她就承受着他的折磨,不管是,还是心都是。

    所以,她总是带着嘲讽看人,所以她才会那么的拼命练武,也所以,她杀起人来从不眨眼,他觉得生无可恋了,因此去加入了岳阳楼,不要求地位,只图个杀人,不断的杀人来麻痹自己,年前,听到洛阳传来的消息,他死去的心又活了回来,那一刻,他是狂喜的,他去了洛阳,奈何一直找不到她,听说了她和南宫皓然的大战,他担心她,他知道《吸星**》的反噬有多厉害,他不想明明知道她活着,还得等到她死了,两人才能相见。

    可是她一直躲着自己,知道她放不下的便是那沈芸儿的死,那些个老匹夫必是她报仇的对象,然而她却迟迟未动手,既然她有顾忌,那么就由他来替她完成吧,这样还可以将她出来。

    追魂还沉浸在过去的追忆中,没有注意到杨素心已经醒来,看到带着面具的他,杨素心在心中叹口气,她知道这面具下是一张怎样俊伟的脸,可是他却一直戴着面具,其实若是他不那么执着,他应该过得很好的,昏迷中,她也能感觉到他对自己的紧张,说愧疚么?不会,她体里流着杨顶天的血,除了对芸儿之外,她对所有人都是冷血的,否则也不会这么多年明知追魂没有死,却一直不与他相见了。

    她知道那小丫头将自己的内力封住了,那丫头也真不愧被称为‘小神医’。自己这子,已是差不多油尽灯枯了,而她却还能有法子将自己治好,只是这对自己来说,实在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她本就不再活。

    “我渴了。”杨素心对着还未注意到自己已经醒来的追魂道。

    她的声音将追魂拉回现实,看着她已经醒了,不松了口气,转去给她倒了一杯水,为她喝下,那动作极其温柔,若是云轩看见,大概会惊讶万分吧,他手下最厉害的杀手追魂,竟是如此的温柔。不过他所有的温柔,只会用在一个人上而已。

    若儿端着药进来时,便看到追魂在喂杨素心喝水,见到她醒了,若儿走上前将药递给追魂:“你喂她喝下吧,这药有些苦,不过良药苦口,一定要让她喝完。”

    追魂接过药,对着若儿点点头,然后准备喂杨素心,杨素心却道:“我不喝,丫头,我怎知你是不是故意的?故意拿些苦药给我喝。”要知道,杨素心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喝药了。

    若儿看了她一眼:“你以为我和你那样无聊呢?我可没那闲工夫,你喝不喝,不喝拉倒吧你。”

    “丫头,你倒是说说,你这般救我,就不觉得对不起你爹娘?你要知道他们可都是死在我手上的。”杨素心故意激她。

    白了杨素心一眼,若儿道:“你这激将法对我没用,你得好好喝药,要知道我说了可以救活你的,你若是不好,岂不砸了我招牌?你还是乖乖喝药吧。”说完又对着追魂道:“你,就是你,喂完药,别忘了去把后院的柴砍了。”

    杨素心闻言,乐了:“丫头,你可知你指使的这是何人?”

    若儿白了她一眼:“我管她是谁呢,还有你啊,快点给我好起来,然后给我干活,这里可不养闲人啊,要吃饭要睡觉,就得给我干活。”

    追魂也笑了,对杨素心道:“不用担心,你的活儿,我替你干。”

    杨素心不领他的:“谁要你帮我干啦,这丫头论起辈分得叫我一声姑姑或是姨呢,我才不要听她的,叫南宫皓然那小子来,我有话给他说。”

    若儿没好气的对她说:“谁要叫你姑姑了?你就这里做白梦吧你,我可告诉你,等你病好了,你们就赶紧走,你想见然哥哥就见,然哥哥岂不是很没有面子?他才不要见你呢。”孩子气一般的说完,不管后两人有何反应,便离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