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不速之客

    那大汉,跳下去便对着百花庄众人道:“妈的,这年头还真是什么牛鬼蛇神都敢来闯这百花庄了,要是在十年前,老子定是出去杀他个片甲不留。”

    白头翁看他一脸气愤的样子,好笑道:“何必呢?他们不过是些宵小之辈,我等又何苦与他们一般见识呢?还是好好替那小子守着他的百花庄,省得他只会说咱们是吃白食之人。”

    那大汉吐了一口水:“呸,大爷我住这里是他的荣幸,别人想让老子吃白食,我还不去呢。”鬼仙则是阳怪气的飘到大汉面前道:“**的别给自己找借口,当初是谁被那小子扔出去了,自己在丫头面前装可怜被收了回来的?南宫皓然那小子巴不得咱们都不在呢,还他妈荣幸呢?说出去也不害臊。”

    “呸,**不人不鬼的少在那儿惹老子,惹得老子不高兴了,老子把你那脚砍下来,炖着吃。”大汉对鬼仙的话立即反驳,还带有些恼羞成怒在里面。

    而鬼仙轻轻撇了他一眼,鄙夷的说道:“你倒是想啊,关键是你抓得到么你?你还以为我是你刚刚对付的那几只软脚下呀?想多了吧你?”气得大汉追着他跑,奈何就是怎么都抓不到他,其实鬼仙的武功不赖,真正打起来,不一定会输给大汉,但他就是喜欢调侃大汉,踏实个急子,还是一点就着的那种,使得静园的人总是喜欢逗弄他。

    白头翁看着这一切,笑得那叫一个开心,这江湖中人像进这百花庄,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话,有他们在,即使再来十倍的人也是不可能的,只是这南宫皓然怎会突然就变了,虽不能说他是好人,但他本绝非大大恶之人,又怎会在那本是喜事的子里杀了那么多人呢?

    当听到鹰说南宫皓然将若儿带走了,不知在什么地方去时,他便觉得他没有看错南宫皓然这小子,自他醒来后便是忘了有关若儿的一切,甚至听到那名字便会发狂,但他就是相信他不会真的将若儿那丫头忘了,试问,有谁会忘了比自己命还要重要的东西?对于南宫皓然,若儿就是比他命还要重要的东西。

    先前,他会为了若儿儿时一句话便承诺不杀人,即使在命攸关之时也绝不杀人,而今,因为那些人想要至他于死地,想要分开他和那丫头,他又大开杀戒,若是那小子是帝王,那便是第二个商纣王了吧,或许,比那纣王还要过分呢。

    若儿和南宫皓然所在的地方是百花庄名下的一处庄园,这里十分幽静,而且无人知道此处,庄内也只有几个下人,若不是来了两个不速之客他们的小子会过得更加的悠闲。

    当追魂带着杨素心来到这里时,南宫皓然想都没想便要赶人,还是若儿见到已经昏迷的杨素心,心中不忍,这才将其二人留了下来,追魂开门见山的便对若儿说:“就她。”然后便抱着人进屋,南宫皓然则是转对若儿讲:“丫头,全凭你自己心意,你若想救便救,若是不想,我这就去将人轰走。”他看出这丫头想要救杨素心的心思,只是她还有些犹豫。

    若儿点点头,跟着进了屋,她是不恨这杨素心,但她毕竟是杀死自己父母的凶手,先前补救她是因为自己觉得若是救了她,便是对不起父母,而今,她却想救了,否则会直接随了然哥哥的意,直接将人赶走。

    虽然对追魂有着许多疑问,但此刻并不是她解惑的最佳时机,看着那躺着的杨素心,若儿第一次好好打量了她,不得不说的是,这杨素心虽已过四十,但岁月并没有夺走她该有的美貌,在眼角有了些许鱼尾纹,然而不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甚至还给她增添了女人的妩媚。

    看一旁的追魂双眼一直在她上,眼中有着浓浓的担心,想来这男子必是她极深的,小手将杨素心的手拿出,探上她的脉门,病比之前自己第一次见她时糟糕了许多呢,追魂在一旁看着若儿秀眉紧蹙的样子,不由的也跟着紧张起来。

    这几,他带着杨素心到处寻访名医,奈何那些名医都让他准备后事,说素心活不过三个月了,可是自己不甘心,因此才想到了找上官若儿,这丫头承袭了天机老人的医术,而且还青出于蓝,若说素心还有活命的机会,那必定在这丫头手中了,如今见她秀眉紧蹙的样子,怎能让他不担心?

    若儿将杨素心的手放好后,起,一眼不发的离开了房间,追魂不解的看着,正要追上去,便听到南宫皓然说:“他去拿她的针包去了。”这才没有跟上去问个明白,他走到桌子边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举杯喝下。才问道:“你就不好奇我是如何得知你们在此处的?”

    南宫皓然就那么坐着,绪没有一丝起伏,只道:“你如何得知我不管,我只想你二人早早离开。”

    “呵呵,好一个南宫皓然,你可知如今,整个武林的人都在找你,锦绣庄、武林盟和百花庄已被江湖人士围得水泄不通,这一切均是为了你,只要你一出现,便会被江湖中人追杀。”追魂道出了南宫皓然此刻的境况。

    南宫皓然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那又如何?我南宫皓然的朋友若是连这个都摆不平那他就不配是我的朋友,想杀我的人多的是,问题的关键在于,他们又没有这本事?”

    “哈哈哈,好小子,够狂妄啊,也够自信,我喜欢,也难怪素心对你总是称赞不已了。”追魂的笑声传了出来,天知道他有多少年没有笑过了,即使笑,那都是带着讽刺的,讽刺这世间所谓的‘真意切’,当面生死时,所有丑陋的嘴脸都出来了,甚至为了自己活命在自己面前将自己几岁的孩子一刀杀死,又或是将自己所谓的‘人’毒死,这些都见得太多了,也因此,他一直不取下面具,所有人都是带着面具在生活,他只是将它搬到了形式上来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