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大变之后

    若儿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很是典雅的房间,她的旁边睡着南宫皓然,此刻的南宫皓然安静的像个孩子,若儿觉得对然哥哥她始终都看不透的,她以为自己便是最了解他的人,但他总能给自己不一样的感觉。

    轻轻抚上他的脸,似乎从见面到现在,她都没有好好看过然哥哥呢,然哥哥真的是这世上最好看的人了,和他在一起,任谁也会自惭形愧吧,他是这世上最疼自己的人,他的手很好看,然而就是这双手,在一瞬间便杀了那么多人,她回想起那些人的死状都会觉得心惊,正是眼前这双修长好看的手,在人脖子上轻轻一捏,一条命便没了呢。

    若儿轻轻摸着南宫皓然的脸,没有发现边的人已经醒来,双眼直直的看着她,将她所有的绪都看在眼里,熟知若儿的人都知道,小丫头什么事都藏不住的,都会显在脸上。心道先前真的是吓到这丫头了吧,只是不知为何,在那样的况下,他觉得有些不受自己控制了,只想着将他们全部杀死,然后带走若儿,所有想要阻止他们在一起的人都得死,之前他就是太仁慈了,因此才会中毒,因此才会忘记了若儿。

    随着和这丫头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似乎那些逝去的记忆,慢慢的回来了,很是模糊,不过那都无所谓的,反正他认定了的东西是没人能改变的,那些记忆在与不在,对结果都没有影响的。

    伸手将若儿抱住,让她靠在自己膛,大手拍着她的背,问:“丫头,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昨然哥哥可是伤到你了。”

    若儿就那么趴着,摇摇头,对他说:“然哥哥已经为我输了真气不是么?何况我本就伤的不重,现在已经无碍了。”苏醒那一刻她觉得上一点不适也没有,不用想也知道,这是然哥哥为自己输了真气。

    南宫皓然将她的脸捧住,认真的问道:“若儿你是不是怕了然哥哥?”

    若儿看着他,摇摇头,道:“不管然哥哥怎样,都不会伤害若儿的,所以若儿不怕你,只是不喜欢然哥哥杀人,然哥哥不是答应过师父的么?不会轻易杀人的,可是昨天······”想到昨的场景,若儿控制不住的子抖了一下,便是这一下,使得南宫皓然的眼眸便得深邃起来。

    这丫头说不怕自己那是假的,想到昨,南宫皓然心想便是其他人见了那样的自己也是会怕的,何况是个从小便被保护的滴水不漏的丫头呢?可是如今自己是不会改变的了,更不许她躲避。

    “丫头,不管你现在在想什么,你都要清楚,我是不会放开你的手的,若是我早像昨那般,我们也不会分开几个月了,以后不管是谁,只要是妄图想将我们分开的,我便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南宫皓然捧着若儿的脸,沉声说道。此刻的他不知道的是,在不久之后,他便真的如此做了,他一人便使得整个江湖变成了人间炼狱,江湖中人听到他的名字,无不闻风丧胆,生怕他会找上自己,那时的他,抱着必死的决心,想要找个解脱,然而自己又答应过若儿,因此他不断生事,想的就是让那些人将自己杀死。

    若儿看到他眼中的认真,知道他其实在怕,话说的是如此的霸道,然而她知道的,然哥哥最怕的便是自己会离开他,是自己从没有给过他安全感么?若儿扭动子,上前来也将他的脸捧住,对他说:“然哥哥,我答应你,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会离开你好不好,你也答应我,不要再滥杀了好不好?我不喜欢你杀人,那样子,真的会令我害怕,仿佛你离我很远,看到那鲜活的生命在你手中流失,我就会难受,觉得心底发寒,答应我不要轻易杀人好不好然哥哥。”

    听到若儿如此说,南宫皓然笑了:“好,然哥哥答应你,不会轻易对人下杀手。”然而心中却有另外的计较。此番一役,他们不会有太平子过的,以后杀的人,只怕不会比昨少了,只是以后若要动手,他不会在若儿面前动便是了。

    果真,江湖乱了,各大门派集结,誓要将南宫皓然杀死,为死去的同胞报仇,还有的便是不会放过任何与南宫皓然相关的人,因此,三番五的便来锦绣庄,就算是锦绣庄已经将当下毒的凶手找出来,他们也仍是没有停止对锦绣庄的扰。而武林盟因为南宫皓然的关系,使得彻底丧失了武林的主导地位,并且被江湖人士不时的偷袭,想要进去看看是否窝藏了南宫皓然。

    司泉他们并未离开锦绣庄,在这个时候,他们要与好友一起面对这次的困境,那些之前中毒的人已经醒来,并且离开了锦绣庄,目前形势最严峻的当属百花庄了,江湖人士抱着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心态,准备在百花庄等南宫皓然,待他回来便群起而攻之,定要将他杀死,他们谁也不愿承认要杀那南宫皓然还有私心。

    南宫皓然的武功太过高深,放眼天下也找不出第二个来,他的存在便是他们的阻力,他不与任何人相交,他的百花庄向来不管江湖之事,凡事也只凭自己的喜好,这样的人,早已是他们的眼中钉,中刺。如今有了这机会,整个江湖联合起来对付他,任谁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的。

    他们想着先将百花庄给占领了,然后那南宫皓然出来,奈何他们连百花庄的门都进不了,便被打了出来,百花庄的实力他们是知道的,是很强,所以他们有准备的,就连朝廷军队攻城的设备都给借来了,然而却对这百花庄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们中轻功不凡的人想要进去,可是被人一下子打了出来,而且还被挑了脚筋,要知道对于一个轻功好的人来说,那脚便是他的生命,在他们还未回过神之际,便看到一个个子矮小满脸胡腮的大汉站在院子上,对着下面的人喊:“尔等宵小之辈竟妄想趁着夜色偷袭,我劝你们别白费心机了,再敢擅闯进来,我便不是只挑脚筋这般轻松了,进来一个我杀一个,进来一双,我杀一双。”说完便又跳了下去,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