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变数后的双喜

    桃接过若儿,将她放置在礼堂上那本是上官清座的位置上,双眼紧盯着那与人交战的南宫皓然,这时,她才真的觉得这姑爷不简单,相比之前,功夫更是上了一个台阶呢。

    锦绣庄内哀嚎声不断,尸体横七竖八的躺着,南宫皓然没有意思疲惫,似乎是越战越强了,手下的动作更是快了,往往在人不及防备时,便取了人的命,上官清等人上前去阻止,奈何均不敌他,被他掌风退。

    还是司琴大喊了一句:“皓然,你再这么杀下去,若儿醒来一定不会原谅你的。”使得他停下了,他抓住了一人的脖子,那人见他眼中的神色,面如死灰,双脚被迫离地,在空中不停蹬着,那脸色已因缺氧导致脑充血便得紫红,南宫皓然看了他半晌,然后发出一个字:“滚。”然后将那人狠狠的丢在地上。

    那人在地上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四周,全是尸体,剩下的几人一见到南宫皓然似乎没有再继续的意思,便连滚带爬的逃走了,南宫皓然面色沉的走到若儿面前,将若儿打横抱起,便离开了锦绣庄,不管后的沈南天和上官清如何的叫喊,云轩想要阻止,被四使拦住了,对他道:“主上,您拦不住他的,您忘了您的计划了?若儿小姐最终会回到您边的。”

    云轩只得面色不善的看着南宫皓然将若儿带走,看着这一地的尸体,上官清等人的脸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沉重,南宫皓然此番未免也太狠了点,虽说是他们这些人先挑衅的,但杀了这么多人,实在是不该的。

    沈南天立即修书给沈剑,告知了今之事,要他做好善后的准备,今之事,定不会如此便了结了的,令他要看管好武林盟,万不可出什么茬子,同时又让沈虎带人前来助锦绣庄,此番之后,这锦绣庄,怕是不会再平静了。

    将尸体处理过后,众人积聚在大堂,此刻大堂,沉重无比。沈南天坐在主位,对着上官清道:“清儿,今之后怕是没有清闲的子了,如今也不知然儿将若儿带到哪儿去了,你和璃要坚守这锦绣庄,我已令你舅舅前来相助,三后他必定到达,这几,你们得提高警惕,万不可被人钻了空子。”

    上官清道:“外公,清儿明白,清儿有一事不明,为何这皓然去了一趟南疆后便大变?若是之前,他断不会伤人命。”

    沈南天闻言,颔首:“然儿只是练了一功夫,我之前便隐约觉得他有什么变化,却是说不出来,今一事后,我便知晓到底哪儿不同了,似乎然儿对人的命根本不当回事了,今之事想必不便会传开,到时候,怕是然儿会成为江湖公敌,若是他一人我还不担心,但他带着若儿,这到令我担心起来了。”

    上官璃道:“外公,你且放心吧,皓然的武功,定能护若儿周全的。”

    沈南天看了一眼穿着喜服的上官璃,又看了看他边还未将喜服换下的桃,叹口气:“唉,璃儿,今本是你与桃的大喜,却出了这样的事,真是天意弄人啊,我看你两喜服都未褪下,若是不嫌弃,就此拜堂如何?”

    不等上官璃开口,便听到柳如烟道:“是啊,虽过了吉时,但也不算晚,今之后,不知会有怎样的子等着咱们,你们两个好不容易才能在一起的,不要被这事打断了,你们就此拜堂吧。”

    上官清听到心上人的声音抬头看柳如烟,却发现她也在看着自己,两人相视一笑,柳毅见到这一幕,又看了眼一旁的司琴与司泉,两人双手交握,使得他想到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便对着自己妹妹道:“如烟,正如你所说的,今之后还不知是怎样的子在等着咱们,既然相,何不在一起?今咱们来个双喜临门如何?”

    上官清闻言,直直的朝柳如烟走去,上前拉住她的手,温柔的道:“如烟,我早就想叫你如烟了,而不是什么柳小姐,你我二人相识已有十多年了,今二弟都要成亲了,你还忍心看我孤家寡人一个么?明之事咱们都不去想,过好今便好,就如柳兄所说,咱们来个双喜临门如何?我知道此时向你提出这个是不负责的表现,因为我锦绣庄后必定会成为众矢之的,然而我却固执的想要自私这么一回,我不想放开你的手了呢。”说完便直直的看着她,不想放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

    柳如烟看着上官清,这人是自己慕的对象,奈何两人都受世俗礼仪所困,一直以礼相待,从不敢有越逾之举,今之后,锦绣庄还能安然无恙与否都是个问题,若是后,锦绣庄真的不存在了,或是上官清出了什么事,自己定然会后悔终生的,于是她笑了,然后对上官清道:“清,我愿意呢,从认识开始,你便是我心中唯一的夫婿人选。”闻言的上官清,激动的抱紧了她。

    柳毅在一旁对上官清道:“我这妹妹,可是好的没话说呢,你若是敢欺负她,我定不饶你,今我爹娘都不在,我这大哥便带他们为你们主持这婚礼,虽没有喜服,但喜堂仍在,你们两对新人快些拜堂吧。”说完走上前,坐在了沈南天的旁边,以柳如烟的家长份坐在主位。

    司泉充当喜娘的角色,在这场杀戮过后,他们能有如此的心态,实属难得,就这样,两对新人在这不久之前还可以称之为炼狱的礼堂,拜了堂、成了亲。

    云轩冷眼看着这一幕,他在等,等他们向他开口,向他妥协,然而他也清楚他们不会如此便向自己开口的,因此自己是否该加一把火呢?不得不说的是,在看到他们成亲的瞬间,他有被感动到,他们上的那种感,一直是自己所羡慕的,可惜,他必须得破坏这一切,否则属于他的幸福永远不会来临,举杯将杯中的酒尽数喝下,他觉得自己有些醉了,他也许自己在此刻沉醉,这将是最后一次与若儿分开,他在心底对自己说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