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南宫大变

    那些人在对南宫皓然无法近之后,见他护着后的女子,便开始朝着若儿攻击,频频对着她出掌,南宫皓然先前并未真正动怒,此刻,双眼一眯,一道杀气闪过,下手开始狠起来。

    桃见此,一个纵过来,与南宫皓然前后护着若儿,南宫皓然这才放心的与前方的人交战,不知为何,发现人越来越多,先前那些站着的武林人士也加入了,只是他们对付的不是那些旁门左道,而是南宫皓然他们。

    沈南天大怒:“原来你们今存着的目的就是对我们赶尽杀绝么?”说着便与崆峒派的新任掌门交缠起来,随之又有几人加入这里,形成了沈南天一对五的局面,司琴也是不会武功的,她在那边看着焦急。

    司泉、柳毅等人先前还手下留有余地,见对方人越来越多,摆明了今便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局,目的便是对他们赶尽杀绝,然后重新树立江湖的新势力,当下他们不再恋战,打算速战速决,奈何对方人实在太多,他们一时也脱不开

    持续了不知多久,人越来越多,几人武功虽是拔尖的,但毕竟也是人,会疲、会累。锦绣庄的人几乎都受了伤,沈南天此刻已有些招架不住了,南宫皓然见此,大怒,手下不再留,掌风将自己边的人打飞,让出了一条道,一个飞便到了沈南天边,对着那空洞派掌门人大掌一挥,便见那人口吐鲜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接着便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对着众人出手。

    不一会儿,大堂内便是尸横片地了,而南宫皓然并没有要收手的意思,抓着人便是将其脖子扭断,沈南天等人见到这一幕,也不免心惊,这人命在他手中,似乎就是稻草一般,没有丝毫犹豫,便将其命夺去,而且一点血也不会流。

    “然儿。”沈南天虽不满众人如此的作法,然而此刻南宫皓然的作法已经不能让他接受,这一会儿的时间,便有几十人丧在他手中,他的然儿虽称不上什么本纯良,然而也绝非好杀之人,二十几年来,一直从未杀人,如今,却杀了这么多,这实在是让他心惊。

    南宫皓然对沈南天的呼喊充耳不闻,没有丝毫改变,仍是对着人就杀,霎时,整个礼堂,变成了炼狱,先前那些人见他这样毫不留,见人便杀的景吓到了,何况他们的领头人几乎死光了,他们只是听命行事的,要知道放眼江湖,也找不到第二个可以与南宫皓然匹敌的人啊,然而他们此刻是进退两难,只有拼了,抱着这种心理,他们拼了命般的朝着南宫皓然攻击。

    司泉他们也停了下来,所有人都对付南宫皓然去了,他们见到南宫皓然杀人的手法,也不免心惊,这还是他们所认识的那个南宫皓然么?在他上,全然找不到平的影子,似乎在他眼里,只有杀,浑凛冽着寒气,让人无法接近,他们想上前阻止,奈何他频频发掌,那掌风使得他们靠近不了。

    若儿看着这一切,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眼中有着浓浓的忧伤,她终于知道什么不同了,是眼神,然哥哥的眼神变了,他的眼里有着疯狂,这和之前的他不同,就是这样的眼神,使得若儿觉得自己和他有着隔阂。

    看着然哥哥边的人一个个倒下,她觉得自己的心越发的冷,然而她又在心底庆幸,庆幸那不是然哥哥倒下,经过上次一役,她真的怕死了然哥哥再次在她面前倒下。只是这样的然哥哥,令她觉得有些怕了,她的世界,向来离杀戮那些很远,虽在江湖,从小却被保护的滴水不漏,所有不好的一面,都不会呈现在她面前,真算起来,这是她十多年来,第一次亲眼看到杀人,而且这杀人的人还是她最亲最的人。

    在座的云轩和四使从开头就一直冷眼旁观着这一切,当那些人想对若儿出手时,云轩差点飞过去将她纳入自己的羽翼下,然而,却迟了南宫皓然一步,也正是这一步,使云轩恢复了理智,这场变故不是他策划的,但却是在他默许下进行的,他虽将主导权还予了武林,然而还是有些势力是归顺于他的,他想要借着这场变故,使若儿和锦绣庄的人明白,这天下唯有他——易云轩,才是若儿的避风港,也唯有他才能保护她。

    看着南宫皓然杀了不下百人,云轩的双眸黯淡,他想不到,这短短几月,南宫皓然的武功竟又增了不少,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毫无生机的,好像在他眼里,那些人命根本不是人命,这是之前的南宫皓然不会有的,想起在天牢他说过的话,有什么是改变了的呢?到底那忘丹对南宫皓然起没起作用呢?

    又亲眼见到南宫皓然杀了一人,若儿再也忍不住,不管不顾的跑过去,离她最近的桃来不及阻止,便见到若儿被南宫皓然的掌风所伤,若儿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朝着里面喊了句:“然哥哥。”然后便倒了下去,云轩一惊,起刚想去抱住若儿,却觉得眼前一阵风吹过,便见到南宫皓然面色沉重的将若儿抱起,云轩上前想要夺过若儿,却被南宫皓然的掌风震开了,险些站立不稳,幸而有四使扶着。

    南宫皓然紧张的看着若儿:“若儿对不起,然哥哥不是有意的。”

    若儿看着南宫皓然一脸紧张的样子,手抚上他的脸,轻轻摇头道:“然哥哥,我没事,你别再杀人了好不好?若儿怕。”

    南宫皓然闻言加重了双手了力道,紧紧的抱着她,扫了眼那些已受重伤的人,然后对着若儿说:“傻丫头,不是然哥哥不放过他们,而是他们不放过然哥哥,他们不给我们悠闲的子过,让哥哥死了不要紧,可是若是我死了,我就见不到你了,就不能再这么抱着你了,像之前那样的子我再也不要有了,只有你在我怀中我才觉得是踏实的,若儿乖,你休息一下,等你醒来,然哥哥便解决好了一切,然后,便再也无人可以打扰我们了,乖,睡一下。”南宫皓然极尽温柔的声音在若儿和在场的人听来却是觉得毛骨悚然,他在若儿背后轻轻一点,若儿便沉睡了过去。

    “桃,保护好若儿,谁要敢近她的,给我杀。”说完又跑去和众人纠缠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