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婚礼上的变数

    一阵喧哗过后,众人积聚到了礼堂,若儿牵着桃,南宫皓然在一旁冷眼的看着这一切,在看到若儿时,双眸中带了异样的光彩,正在若儿准备将桃的手交给上官璃时,却被礼堂中的一声惊呼止住了。

    一中年男子捧着腹部,倒在地上,那样子要多痛苦便有多痛苦,众人一下子便喧闹开了,都不知为何会这样,按理说,这种事是不该发生的才对,若儿上前为其把脉,心中的不安更甚了,待到把完脉,便拿出袖中的针包,拿出一把小刀,将一旁的酒拿过来,将酒洒在小刀上,而后,对着那人的手腕,轻轻一刀,那血便流了出来,却见到那血是黑色的。

    一片哗然,云轩不动声色的看着这一切,双眼从见到若儿出来那一刻,便一直在她上,看着她的一切。

    当若儿从怀中拿出一瓶药丸,倒出其中一颗,喂给那中年男子吃下,准备起时,却发现大堂内许多人都陆续倒下,顿时,原本喜气洋洋的礼堂,哀声一片,众人痛苦的叫喊声立马传了出来,上官清看到这一切,不由的慌了,立马让下人去请大夫,又让人立马封庄,出了这事,不准任何人离去。

    若儿忙个不停,挨个把脉,确诊他们均是中了同一种毒,她吩咐那些大夫给中毒之人放毒血,将毒血排出,又写了方子,令人去熬药,桃本是新娘的,此刻也在忙着救人,而就在此时,崆峒派的新任掌门站出来说要锦绣庄给个交代,让他们把南宫皓然交出去,霎时,锦绣庄的大门被破,冲进来了许多江湖人,这些人都是一些宵小之辈,他们声称自己是不满南宫皓然所作所为,出来为那些死去的掌门讨个公道的。

    上官清沉着一张脸:“各位,这是在我锦绣庄出的事,在座的各位让我锦绣庄给个说法,这实属我锦绣庄该做的,然而各位要我交出南宫皓然,这是何解呢?”

    空洞派新任的掌门站出来道:“先前我等修书,请上官庄主加入到我们,为我们死去的掌门人报仇,上官庄主百般推迟,这在以前可是前所未有的事啊,这不得不让我等猜想是否此事多少与上官庄主有那么点关联呢?况且,接二连三的几派的掌门人相继被杀害,其手段残忍无比,那凶手更是来去无踪,在这江湖中,能在几大派中无声无息的将几大掌门人杀死的,除了南宫皓然那小魔头,还有谁有这本事?大家都知道之前我们去武林盟声讨他的事,加上几排掌门人在京城城郊曾与他动过手,将他俘虏,谁知他是不是怀恨在心想要报复,大家说我说的对不对?”在场的除了上官清他们的至交之外,无不出声附和。

    上官璃气绝,在此时此刻了,他们还有心思猜来猜去,若是皓然真想做什么,一定不会做的无声无息,一定是要人尽皆知的,还不等他出言,便听到沈南天出言反击:“然儿一直与老夫呆在一起,我们前些子从南疆回来,然儿哪有时间去杀各位掌门,且不说时间上根本就不够,他也完全没有杀人的动机不是么?若是然儿当真如各位所说,对诸位掌门怀恨在心,在他苏醒之便会去各大门派挑衅,然儿行事如何,想必各位也是清楚的,若是然儿真如各位所说是个魔头,那么如今你们能在这里大放厥词?若是各位不信老夫,大可派人去南疆查,看看老夫是否说谎了。”

    听了沈南天的话,那些人中有过一瞬的安静,其中一人道:“沈盟主为人,我们当然相信,只是这事关南宫皓然的,我们就不得不质疑了,沈盟主,若是不是这南宫皓然,那么请沈盟主告知我等,在这江湖中还有谁能在各大派中杀人于无形?能在各大派中来去自如,还不被发现的?”

    “对啊,除了南宫皓然,这天下谁还有这功夫呢?”

    “他行事作风全然不顾世俗成见,只图自己开心的,不是他还有谁?”

    “是啊,前些子,他发疯了一般,见人便打,若非沈虎沈大侠制止及时,我那兄弟早就去阎王那儿报到了。”

    ······

    大堂中,人声沸腾,若儿越听越觉得心烦,他们似乎已经认定了然哥哥的罪行,她看了一眼然哥哥,当事人的脸色发黑,这表明然哥哥已经接近暴走的边缘了。

    砰地一声,便见到然哥哥将手下的桌子震碎,一脸怒气的起,对着众人道:“我南宫皓然还不屑去杀那几个老匹夫,若是我真要杀谁,必定不会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定然是会让天下皆知的,我不知你们是出于何等原因在此来闹事,若是不服的,大可直接找上我南宫皓然,何必去牵扯上其他?今之事,我不会罢休的,若是被我知道是谁在暗中动的手脚,我定不饶他。”说完,扫了众人一眼。

    便是那一眼,让在场的所有人感到一股寒气,就连若儿也皱了眉头,记忆中,她的然哥哥从来不会有这样的眼神。

    武林正派的人不说话了,那些三教九流之徒却是不放过他,其中一人穿得阳怪气的,走出来,对着南宫皓然道:“暂且不论那几大掌门之事,我们的帐是不是该好好算算了呢?南宫庄主。”

    南宫皓然冷眼看着他,道:“当年你哥哥被我打残,你等还是不死心,今想为他报仇?”停顿了一下,又道:“就凭你们?你认为有那胜算嘛?”

    那人脸色沉,恶狠狠的说:“有没有胜算打了才知道,南宫皓然,今便是你的死期,拿命来。”说完便对着南宫皓然出掌,他后的人也不管其他加入了此次战役。

    霎时间,喜堂便成了众人动手的地方,上官清他们也加入了战役,整个礼堂看上去,好不一个凌乱,南宫皓然看着乱作一团的喜堂,一个纵便来到了若儿边,将她护在自己后。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