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成婚

    大婚之终于到了,锦绣庄人声沸腾,到处都坐满了客人,桃和若儿在新房里,若儿拉着桃的手道:“嫂子,嘿嘿,以后你就是我嫂子啦,可不许再叫我小姐啦,若是我二哥对你不好,你就告诉我,我给你做主,哈哈哈。”

    桃闻言,瘪瘪嘴:“他倒是想呢,他又打不过我。”若儿笑了,她二哥宝贝桃都来不及呢,哪儿还会欺负她呢?就这丫头还没这认知。压下心中的不安,对桃说:“嫂子,你真美。”

    桃霎时羞红了脸:“若儿,不准你取笑我啦。”

    不等若儿说话,便传来一阵好听的女声:“真的,若儿没有骗你,桃今真的很美哦。”说话的是柳如烟。

    若儿见她来了,笑着去拉过她:“如烟姐,你终于来了呢,我大哥先前就一直在问柳哥哥,怎么没见到柳姐姐的人呢。”桃也叫了一声:“如烟小姐。”

    柳如烟听到若儿的调侃脸上带了一丝红晕,不过很快便恢复了,对着桃说:“傻桃,还叫我什么如烟小姐呢?一直都给你说你和若儿一样,叫我如烟姐便好啦,何况你现在是锦绣庄的庄主夫人了,可别再叫我小姐了。”说完,便将一旁的饰物拿起,给桃戴上。

    桃吐了吐舌头:“人家还不是不习惯么?”

    不一会儿司琴也来了,她是来给桃上妆的,司琴上妆的功夫可谓一绝,一切准备好后,几人在房里说着贴己的话,等待吉时的到来。

    上官璃一红衣,拔的躯显得十分耀眼,人本就生的俊伟不凡,此刻因为要娶妻了,脸上更是带着灿烂的笑容,上官清见到弟弟这样,也为他开心,一旁的柳毅则是调笑道:“我们几人中还以为最晚成婚的便是璃和泉了,谁知这两人却是最先的,你瞧璃一脸的幸福样,不是我说你啊,我这当大舅子的一直给你制造机会,怎么也不见你有半点成效啊?我那如花似玉的妹子可是抢手得很啊,这不?岭南王家的三公子想要上门提亲,我瞒得过家里一时可瞒不住一世啊,你且看着办吧。”

    上官清闻言看了好友一眼,认真道:“等二弟亲事完了,我便去柳家提亲,倒是你,人家都已经成亲了,你就别再执着了,泉待她如珠如宝,她过得也很是幸福,你也早点成亲,好让伯父伯母抱孙儿,你柳家断不能在你手里断了香火的。”

    柳毅闻言,双眸黯淡了,幽幽的说了句:“我知道。”便走开了,今上官清是主人,他不能一直霸着他,他得接待客人,他们从小便认识,他喜欢那司家的养女司琴,并发誓非她不娶,奈何在自己还未来得及表明心意,却被告知了泉也喜欢琴儿,并且为了琴儿不惜和家人闹翻,差点还丢了命,他们是挚友,因此他知道泉,他和皓然一样,一旦决定了什么,便不会改变,他本想去公平竞争,然而琴儿告诉他,她的是泉,因此自己只能祝福他们。

    司泉和南宫皓然许久不见,司泉见南宫皓然在那边独自饮酒,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甚是看不惯,走上前去:“哟,你这死妖孽,还没死呢?难怪人家说祸害遗千年呢。”说完直接坐下,抢过南宫皓然手中的酒,径直喝下。

    南宫皓然看了他一眼,道:“许久没见,你还是这幅死样子,真不知那司琴,怎会看上你,明明柳毅就比你好看许多。”

    闻言,司泉差点暴走,要知道,他人生最大的痛便是长了一副太过平凡的脸了,这脸若是丢到街上去,保管没人认得出,柳毅那厮,的的确确比自己好看,不过也只好看了一点点,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他压住差点暴走的绪,笑得无比灿烂的说:“我这脸是平凡,不过我琴儿喜欢不是么?不像某人,即使生了一副妖孽般的脸还是没人要。”

    南宫皓然撇了他一眼,不再说话,就是他这幅样子无比的惹人厌,司泉自已是一个奇葩了,奈何在结识了南宫皓然之后,他才发现竟还有比自己还要奇葩的人,本想和他畅谈人生的,奈何人家一个刀眼过来,对着谁都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想想自己没那也是天之骄子啊,怎么在这南宫皓然面前硬是像矮了他一截似的,于是他不甘心,于是他开始针对南宫皓然,见面便不给好脸色,怎知人家一个眼神飘过来,似乎就是在说你神经病啊,这可把司四少气得不清啊。

    奈何他还就是,人家越不理他,他越是不放弃,久而久之,便成了好友,只是养成的见了他便会毒舌他,这点已经改不了了,他很想看到南宫皓然完全失控的那一天呢,只是他没想到,那一天那么快就到了,快得那样让人措手不及。

    司泉几杯酒下肚后,问:“之前说你小子中了毒,现在怎么样了?应该死不了吧?”

    南宫皓然看都没看他一眼,只道:“死不了。”气得司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要是换做其他人,他司四少早就上前去狠揍一顿了,奈何此人是南宫皓然,他揍不过,只得在嘴上出出气:“唉,对了,若儿那丫头呢?上次见他带了个人来我店里,那人长得可真是一表人才啊,不像某些人,男不男女不女的,和她站在一起,真是万分般配呢,何况人家还是那九五之尊,怎么也好过有些只懂得控制别人的人强啊。”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南宫皓然的脸色,果然在听到他的话后,他的脸色便开始不好看了。

    司泉嘴角拉扯出好看的弧度,继而又道:“你说他们明年成亲,若儿穿上那凤冠霞帔该是多美啊?在那雪地里,一红衣,本来就很美的,那时一定更美了。”看着南宫皓然在桌上的手握得紧紧的,眼中的霾更深了,司泉嘴角的笑容更深了,他就知道,只要是关于若儿的,一定会让南宫这死小子暴走的。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