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云轩的挣扎

    若儿依偎在南宫皓然的怀里,这几个月来所发生的事就像是一场梦一般,是那样的不真实,如今,在然哥哥的怀里,她终于找回了那久违的安全感,这是任谁也无法给她的,这世间仅有一个南宫皓然能让她如此安心。

    南宫皓然抱着若儿,就像抱着自己的珍宝,一刻也不舍得放手,良久之后,若儿才对他说:“然哥哥,让我给你把把脉。”说完不等南宫皓然回答,便搭上他的脉搏,秀眉时而紧蹙,时而放松,她的表在南宫皓然看到后,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何看着司琴为自己把脉时的认真样会是如此的迷恋,原来,是因为她。

    “然哥哥,你最近在练什么武功么?”收回自己的手,若儿问他。

    南宫皓然点点头:“南疆的一位司琴姑娘给了我一本秘籍,让我练,据说这样下去,待我将全经脉打通之时便会将体内的毒素排解出来,那样我便会记得你了,怎么?有什么不妥么?”

    若儿摇摇头:“原来是这样,没有什么不妥,只是从你的脉象看来,功力又有了进步,因此才会觉得奇怪。”

    “告诉我,这些子,你过得好么?”南宫皓然将她的手握住,放在嘴边轻轻吻着。若儿点点头,看着他:“我很好。”然后便是不再说话。

    气氛有些古怪,若儿觉得眼前的然哥哥给了她不一样的感觉,他明明是自己的然哥哥,明明是那个疼自己,宠自己的然哥哥,为何她会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呢?若是以前,她的回答不会只是那几个字的,她会对他说好多好多,会将这段时间来自己是怎么过的尽数道给他听,可是不知为何,此刻的她说不出来。

    南宫皓然看着她,眼中有着不明所以的绪,若儿见他不说话,便道:“然哥哥,你怎么了?”

    “你是在怪我么?怪我不记得你了?”南宫皓然双眼直直的看着她,不给她任何逃避的机会。

    若儿摇摇头:“怎么会?”见他还是那般看着自己,又道:“然哥哥,这又不是你想的,又不是你故意的不是么?我怎么会怪你呢?”

    “真的?”见若儿点头,又接着说:“那为什么你对我的态度会是这样?我记不得了没错,但感觉还是在的,我感觉我们之间的相处方式不该是这样的。”

    若儿看了他良久,见他一直看着自己,在等着自己答案,叹了口气:“然哥哥,我也说不上来,可能是因为许久没见了吧,又或许是这几个月使我成长了不少,觉得自己好像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任而为了。”

    听着若儿的话,那声音轻轻的,却使得南宫皓然觉得心像是被针扎了一般,字字敲打在他的心上,搂住若儿的手不由的加重了力道。

    待到将若儿送回房,已是晚上了,他们就在那后山待了一下午,期间,南宫皓然在湖中打捕了两条鱼,两人将其烤了来吃。

    若儿回到房间后,发现云轩在她的房间,并未惊讶,只是叫了句:“轩哥哥。”然后被一力道拉扯了一下,便撞进了云轩怀中,若儿被紧紧的搂着,觉得自己快要窒息时,她出手想要推开云轩,云轩却先一步放开了她,眼中的神色复杂。

    “若儿,你早点睡吧。”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若儿看着他的背影,很是不解他刚才的举动,尤其是那复杂的神色,在很久之后若儿才明白,原来云轩一直在挣扎,他不想伤害自己不想伤害自己边的人,然而却被自己得不得不对自己下了‘狠手’。

    云轩,没有回自己住的地方,而是来到了锦绣庄的大堂,这里已经布置好了,再过几,便是成婚的子,他看着礼堂发呆,想象着那将是多么的闹,他也知道那会发生什么,他本想阻止的,然而今的事后,他不想阻止,承认自己有些自私,然而这又如何呢?他们不也是从开始便没有将自己当过‘家人’么?

    原本想要放过那南宫皓然的,毕竟那人是自己唯一一个当做劲敌的人,毕竟那人上有着自己想要却做不到的,可是偏偏那人是要与自己抢若儿的人,若是其他的,他可以来场公平的竞争,然而是若儿,他容不得有半点闪失,就算是卑鄙也好,什么都好,反正这一切,又不是他策划的不是么?即使若儿要怪,也怪不到自己上。只是这样,会是自己想要的么?将她的一切后路斩断,使得她无路可退,只能在自己边,这是自己希望的么?

    与此同时,有大批人马前往锦绣庄,知道这消息的上官清没有多想,只以为这些人是前来贺礼的,虽然江湖最近不平静,然而他并不想参与,先前他们冤枉皓然,还去了武林盟声讨皓然,这点上他还是耿耿于怀的,因此,就算是收到了好几派的掌门人书信想要锦绣庄也出面将凶手找出来,他均以二弟要成婚不宜离开为由推脱了过去。

    殊不知,这些人将一切都改变了,使得皓然打破他二十多年从不杀人的承诺,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魔头。也使得自己最疼的妹妹,痛苦万分。

    从南宫皓然回来后,若儿便开始不安,明明自己先前便决定了的不管怎样,都要和然哥哥在一起的,可是不知为何心中的不安使得她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明便是二哥和桃成亲的子了,锦绣庄内也住满了宾客,不知是不是她想太多,她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以自己每次不安都发生了不好的事来看,若儿很担心明会发生什么,然而她不能再此事扰了众人的心,她只好在心中暗暗祈祷一切都顺利进行,桃和二哥顺利成婚,那么她也才好规划自己的未来。

    相对于前院的闹非凡,后院这里,四使看着主人不停的将酒往自己嘴里灌,不由的在心中叹气,不知者英明神武的主上,为何就是入不了若儿小姐的眼呢?非得要以强迫的方式才能留其在边?他们知道明将会发生什么,其实这一切,只要若儿小姐给主上一个肯定,主上一定不会袖手旁观,一定会让明的婚事顺利进行的,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那南宫皓然回来了,看着南宫皓然将若儿小姐抱走那一刻,他们看出主上眼中的杀机,然而他们也知道,主上根本不想杀了他,若说这世上有谁能当主上的敌人,那非得是南宫皓然不可了。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