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南宫归来

    银袍男子却道:“此事你无需再多说,你该知道我的,只要我决定了,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将我改变,我会完成你的心愿,我只希望,届时,你同我一道归隐。”

    “你明知我时不多了,又何苦这样?我不会与你归隐的,我要死也要死在芸儿坟前。”

    “就是你时不多,我才会这般心急,我是不会让你死在别的地方的,你就算是死,也必须死在我怀里,我只恨自己当年不够狠心,否则就是强留了你在边那又如何?总好过你这些年受尽内力反噬的苦来得好。”银袍男子向杨素心吼道。

    杨素心不想再理会这疯子,转准备离开,却被他从后面点了道,看着怀中的人儿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银袍男子嘴角扯出一抹轻笑:“你认为我还会放你走么?素心,你可知我这些年是怎么过的?你的样子无时无刻不在我脑海,易云轩那小子给了最好的诠释,就算得不到你的心我也要得到你的人,将你最后的时间都锢在我边。”

    杨素心一副恨不能吃了他的样子:“追魂,**的最好一直点我的道,否则,我一定杀了你。”

    “呵呵,素心,你终于叫我名字了,还记不记得,这名字还是你取的呢?师父他老人家想将我变成他杀人的工具,知道我开始有反叛之心后,便许诺我要将你嫁我,好让我心甘愿为他卖命,师父,您老人家大可放心了,素心如今就在我怀里呢,您不是也想将她许配于我么?我这儿做徒儿的,又岂能不如您所愿呢?”追魂看着前方的墓碑,嘴角上扬着。

    杨素心闻言不再理会他,干脆闭了眼睛,追魂看着怀中的颜,严重闪过一丝痛楚,抱着她缓缓离去。

    距上官璃和桃成婚的子还有几,这可忙坏了锦绣庄的众人,四使也加入了队伍,四个活宝所在的地方,总是十分的闹,若儿很喜欢他们,总是被他们逗乐,云轩见若儿开心,自己也很开心,这样的子却在南宫皓然回来后便打破了。

    南宫皓然和沈南天没有回百花庄或是武林盟,二十直接来到了锦绣庄,途中他们甩脱了跟着他们的人,并警告那些人别再做这无谓的事,否则惹火了南宫皓然那可不是好玩的,那些人也识趣,知道这南宫皓然不是自己等人可以招惹的,便撤去了。

    南宫皓然到时,鹰也随之到了,因为离成亲的子不过几了,但沈剑和沈虎留在武林盟,没有来,这是因为他们生怕自己一个不快,便对易云轩动手,他们可都与那易云轩有很深的梁子呢。

    上官清收到了南宫皓然传来的消息,知道今便是南宫皓然和外公抵达之,他和众人等着他们,当若儿见到南宫皓然时,双眼立马红了,而南宫皓然见到若儿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不明所以的火花,易云轩见此,眯了眯双眼,脑海中闪过疑虑,不该是这样不是么?那南宫皓然应该对若儿丝毫没有记忆才对不是么?

    众人寒暄一阵后,上官清便带着沈南天和南宫皓然去歇息了,南宫皓然一动不动,就那么站着,直直的看着若儿,看着若儿眼中的泪水在不停打转,那表要多委屈有多委屈,他来不及思考,便上前去轻轻将她的头按在怀里,大手抚上她的后背,出言道:“别哭。”

    若儿原本没有掉下来的泪水,此刻再也忍不住了,双手紧紧的捏着自己的裙摆,将头埋在南宫皓然怀中,吸取他上熟悉的味道,易云轩见此眼中闪过无数杀机,他忍不住上前拉开两人,将若儿往自己怀中一带,以绝对占有的姿势搂住她,对南宫皓然道:“南宫庄主虽是若儿的哥哥,但此刻若儿已是易某的未婚妻,此举甚是不妥呢。”

    南宫皓然见到那环在若儿腰间的手,眼中的不快不言而喻,听到他说若儿是他的未婚妻,心中更是有把无名火在烧,他是记不得若儿的一切,但是听外公讲也讲得差不多了,况且他见到这丫头的第一眼便有着无比的心安,这和当初见到司琴的感觉又是不同的。

    “哼,是么?若是我说她不是呢?”南宫皓然轻哼一声,然后在一瞬间便将若儿夺了过来,对着易云轩道:“别我杀你,虽然不知为何,但我对你有着深深的厌恶。”说完对后的人说了一句:“我们待会儿回来。”便抱着若儿一个纵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留下众人面面相觑,易云轩则是双手紧握,脸色十分难看,上官璃上前拍拍他的肩道:“唉,妹婿别慌,这皓然不会对若儿怎样的。大概是好久不见了一个激动才会这样的,你也别气啊,他不是说了嘛?他们一会儿回来,所以啊,你也别担心啦。”

    云轩收起刚才流露出来的绪,又换上了一副似笑非笑的表,对着上官璃笑了一下,便拂袖而去,留下上官璃不解的看着他的背影。

    若儿被南宫皓然抱在怀里,她不知道然哥哥要带她去哪儿,她也不想问,待到南宫皓然停下来,若儿发现他们这是来到了锦绣庄的后山,这里距他们先前所在的大堂很远,平里是没什么人道这儿来的。

    南宫皓然没有放下她,而是径自坐下,将她放在自己腿上,板正她的子,好好的看着她,若儿有些不解,不是说南宫皓然忘记她了么?又怎会有这样的举动呢?

    “然哥哥,你记得我了?”若儿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开口问道。

    南宫皓然没有回答她,就那么看着她,良久之后将她搂入怀中,头靠在她的肩胛处,声音嘶哑的说道:“我以为我会那么行尸走般的活一辈子,明明记得一切,可是就是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只要听到你的名字便会头痛裂,便不受自己的控制,那样的子,真的好难过。”

    若儿闻言,伸出小手环住了他的腰,又听到他说:“我还是不记得你,关于你的一切都是听外公讲的,可是我就是知道,你对我而言是什么,在看到你的瞬间,我便觉得无比的心安,看到那易云轩将手放在你的腰侧,我便觉得无比的刺眼。”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