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乱的始源

    闻言若儿只是笑笑,一旁的妇人则是看着云轩,在暗自打量他,云轩没有什么不悦,径自端起桌上的茶喝下,夫妻二人走到桌子旁坐下,若儿坐在云轩的旁边,对他说:“轩哥哥,这位美人叫司琴,她可是这世上最温柔最多才的女子呢,她旁边的你已经见过啦,是司泉哥哥。”然后又对夫妻二人道:“泉哥哥、琴姐姐,这是轩哥哥。”

    云轩和夫妻二人相视一笑后,开口道:“在下易云轩,有幸结识二位,实乃幸事。”

    司泉笑了笑,道:“我夫妻二人今有缘结识易公子,这才是大幸呢,若儿快尝尝面吧,否则冷了就不好吃了。”

    若儿点点头,拉着云轩一起吃面,待吃完面后,和夫妻二人寒暄一阵后,便离开了,离开时夫妻二人对若儿道会在上官璃成亲时去锦绣庄看她。

    走出面馆后,若儿带着云轩来到湖边,已是初夏了,今阳光明媚,正是游湖的好时节,两人租了一船,沿途欣赏美景,若儿站在船头,微风将她的裙摆轻轻吹起,发丝也随风飘扬,云轩忍不住上前去,将她搂在怀中,两人引来了岸边的不少惊呼,他们就像是画中走出的人一般,男的俊,女的俏。

    他们游玩到很晚才回去,若儿累了一天,回到府中,便去睡了,云轩则是去了四使中绿衣的房间,绿衣是岳阳楼中负责收集报的,他想要问问那对夫妻的事,他很好奇,那样一对看似不凡的夫妻为何会在此处开着那样一个简陋的小面馆,更令他好奇的是,那二人都姓司。

    绿衣听到主人对那对夫妻的形容,思量一下,便道:“若是属下估计的不错,那男的应该是那闽南司家的四公子,而那妇人,应是司家的养女。他二人因不顾世俗想要成亲,因此被逐出司家。”

    “哦?”云轩挑眉,示意绿衣继续。

    绿衣继而道:“闽南司家极为看重名声,视这比命更为重要,在得知自家儿子竟要和养女在一起后,一气之下,便想将这二人处决了,恰好被百花庄庄主南宫皓然所救,司家没有人打得过南宫皓然,整个江湖又都知道此人是个一切全凭自己喜好来的,后又有武林的三大势力,有谁敢不买他的帐呢?想来也是司家人在心里也是不愿将那二人真的处决,因此,便将二人逐出了司家,声明了老死不相往来。”

    云轩点点头:“那这若儿和他们是如何认识的你可知道?”

    绿衣笑了:“似乎他们从小便认识,而且,司少爷与那南宫庄主很是不对盘呢,见面便会吵架,那司少爷看似温和,却生得一张利嘴呢。”

    云轩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便起回房,绿衣这时幽幽的道了句:“主上,拜托您下次要想和若儿小姐单独相处还是和我们说一声吧,像今天一样,我们就担心您出事了。”

    云轩听了不觉得好笑:“在你们心里,你家主上我就那般没用么?”

    绿衣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毫不忌讳的回答他:“在对着若儿小姐时,您哪儿还有您平常英明神武的样子啊?”

    云轩乐了,也不管绿衣再说什么,回了自己房间,留下的绿衣摇摇头,真不知这是个什么东西,竟将他英明神武的主上弄得患得患失的。

    是夜,昆仑掌门被人取了心脏,双眼惊恐的大睁着,鲜血淋淋的倒在地上,在他前面站着的是一银袍男子,面上带了面具,此人,手上戴了银丝手,手中是刚从昆仑掌门上取下的心脏,他嘴角上扬着,似在嘲讽。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一个纵,便消失在夜色里。

    银袍男子来到一处偏僻的地方,站在一看似墓碑又不像墓碑的地方,将那心脏放下,看着前方凸起的山峰,眼中有着不明所以的绪,忽然,他笑了,对着夜色道:“既然来了,又为何不出来呢?素心。”

    果然,便见到一红衣女子从他后走来:“多年不见,你功力又上了一个台阶,真是可喜可贺啊。”红衣女子对着银袍男子说道,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

    银袍男子似是没听出她语气中的嘲讽一般,转与她对视,那眼中的深,不言而喻,开口道:“多年不见,你还是这般动人呢,素心。”

    红衣女子十分厌恶地看了他一眼,便将视线移开,恶狠狠的说道:“你这又是何必呢?你明知我不会领你的的。”

    “若是我说我做这一切,只是为了自己开心呢,而不是为了你呢?”银袍男子温柔无比的说道。

    杨素心连看都没看他,便道:“你以为我会信么?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你还是没有变?”

    银袍男子笑了:“那么这么多年你又何曾变了呢?还为了那沈芸儿的死耿耿于怀么?还想来一次血洗江湖么?”

    闻言,杨素心未答话,静静的看着这墓碑,良久后才问:“据说,岳阳楼的追魂,从不失手,无论何时都是戴着面具的,这么多年了你的面具就没有取下来过么?”

    “取不取下来有什么关系呢?知道我真面目的人,也只有你一个了,我一直在想,到底要怎样你才会出来见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杨素心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这不是如愿了?你这样做,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将矛头对准了南宫皓然那小子,你明知道我最关心的便是芸儿的儿子了,不然你以为我自己不会动手?会等到现在?”

    闻言的银袍男子,目光突然变得深邃:“素心,你当我不知道那《吸星**》的反噬是多严重对不对?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到底还是不相信我说过的只要你想要,我的命也可以给你么?”

    杨素心听到他说的话,摇摇头:“我不是不相信,只是不想你为我再做什么了,你明知道我心里只有芸儿一人,你何必对我这么好?从你为我硬生生忍着内力反噬,断了那箫声,为我纵一跳,跳入那万丈深渊,我便知道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何必还那般执着呢?”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