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江湖开始乱了

    话说当年魔教最受那教主杨顶天器重的还属那右使,此人从小便被杨顶天收留了,亲传了一武艺,对他如同对待亲生儿子一般,甚至还传出杨顶天想要将女杨素心嫁给他,只是这也只是据说,谁也无法证实此事。

    那人没有名字,从刚十二岁开始便在江湖名声噪起,一人一萧便将武林的许多大门派给灭了,手段更是残忍无比,许多人对他那是一个闻风丧胆啊。这样的人,又岂会那般容易便死了?

    说到底,谁也不知为何当初杨素心那般轻易便破了他的箫声,要知道此人冷血到无敌,连三岁孩童也不会放过的,况且他听杨顶天的话,对杨顶天那就是言听计从,这样的他,怎会容许杨素心将那些江湖中人放进魔教总坛?去毁掉杨顶天一生的心血——魔教?

    谁也想不到的是,好不容易平静了的江湖,此刻又掀起了风浪,峨眉派、崆峒派和武当的掌门相继被人暗杀,无人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凶手来去无踪,没有留下一点线索,从他们的死相来看,他们是被武功高强之人震碎了心脉,而且他们的心均被人拿走了。

    这几人均是一代宗师,武功高强那就不用说了,要知道这三派在江湖中的地位,那也是举足轻重的,几人德高望重,按说不会有仇家会这样,能在峨眉、崆峒派和武当来去自如,杀人于无形的人,江湖上寥寥可数,加上之前南宫皓然无故发狂的样子,他们便将这事归咎在了南宫皓然上。

    几派的人加在一起,共商大计,势要讨回一个公道,为自家掌门报仇雪恨,然而他们却也不敢轻举妄动,武林盟的势力和百花庄的实力,再加上若是百花庄有什么,锦绣庄一定不会置度外,他们只得暗自动手,一面派出人去追查南宫皓然如今在何处,另一面带领着众人去武林盟,看看武林盟对此事有何说法。

    在路上,南宫皓然接到了鹰传来的消息,眼中闪过一丝狠光,沈南天见此,眉头皱了一下,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在然儿上有什么是不一样的了,只是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就是了。

    易云轩和若儿到这锦绣庄已经数了,他看出了若儿的不同,却没有说什么,知道了三大掌门相继被杀一事也只是剑眉一挑,他自认可以掌控一切,看着锦绣庄沉浸在一片红色的喜庆中,又看到若儿一袭鹅黄长裙,在喜堂前忙个不停,嘴角扯出一抹迷人的笑。

    若儿看到他,向他走来,对他说:“轩哥哥,你看,这礼堂好不好看?”

    云轩宠溺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对她说:“瞧你,都出汗了,去歇歇吧,带我出去逛逛吧。”

    若儿点点头:“好呀,轩哥哥你等我去换衣服。”说完便向自己房间跑去。云轩看着若儿消失的背影,嘴上的笑停了下来,就是这样,她那样美丽的笑容,在有了机会拥有之后,又岂会有人会愿意放手呢?

    待若儿换好衣服,云轩已在门口等她,她换了一件翠绿的长裙,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活力,对着云轩宛然一笑:“走吧轩哥哥,要不要叫上红衣他们呢?”

    云轩摇摇头:“叫上他们作什么?岂不打扰了你我二人的好时光?”

    若儿瞪大了眼睛,似是不相信云轩会讲出如此的话来,云轩见小丫头如此,笑得更欢了,拉着她的小手:“走啦。”

    若儿想要将手收回,奈何云轩不让,索信就由了他去,若儿带着云轩出了锦绣庄,街上人来人往,叫卖声不断,若儿很快便融入这里,她自小就喜欢闹,奈何然哥哥总是不喜欢她和别人相处,因此她总是偷偷的跑出去,而每次都不太能尽兴呢,因为不一会儿便会被然哥哥找到,他会陪自己逛街,可是他所在的地方使得那些人看着他们的神都是带些古怪的,一来是然哥哥相貌太过出众了,二来是因为他上的寒气人。

    虽是白天,但街上仍有许多小吃,若儿带着云轩到了一家比较偏僻的面馆,这里看似简陋,然而客人却不少,开店的是一对夫妻。两人没有招小二,丈夫充当着小二的角色,肩上搭着汗巾:“客观,要吃什么?”脸上带着真挚的笑容,在看到若儿后,立马道:“是若儿啊?什么时候回来的?都好久不来看你琴姐姐了,你琴姐姐可想你了。”在看到一旁的云轩后,又问:“这是你朋友啊?”

    若儿笑着对他说:“泉哥哥,就琴姐姐想我,你就不想我啊?好偏心啊,有了琴姐姐就不要若儿了。”然后又说:“这事轩哥哥,我特地带他来尝尝琴姐姐的手艺呢。”

    司泉闻言后,便笑了:“你个小馋猫,等着,我这便让你琴姐姐去给你做。”然后又对云轩到:“在下司泉,是这丫头的干哥哥,也是这铺子的老板,这里也没什么好吃的,也就面,你们先坐坐,我这便让拙荆去给你们做。”说完便向后厨走去。

    若儿拉着云轩找了个空位置坐下,云轩以前也曾在逃亡中过过苦子,因此在这样的地方,并未决定有什么不妥。刚才那人,一粗衣,相貌也是平平,只是上有种贵气,是遮不住的,况且又自称是若儿的干哥哥,怕不是个简单的面铺老板而已吧。

    云轩很是好奇,到底,这丫头,结识的都是些什么人呢?百花庄那个静园他可是深有体会啊,那里面的人,可个个都不凡啊,有其里面还有个可以称为自己‘师父’的人,他很好奇,这丫头今后还会带给自己多少惊喜呢?他期待着。

    不一会儿那司泉便端着两碗面出来了,他后还跟着一美人少妇,若儿一见那少妇,便跑过去,拉着她的手道:“琴姐姐,我好想你啊。”

    那妇人摸摸她的头,道:“丫头,许久不见,你可瘦了呀。”若儿抱着她的腰撒道:“哪有啊?人家就想和姐姐一样,有那杨柳一般的腰。”

    那妇人还未说话,司泉便开口了:“丫头,你还是以前要好看点,你瞧你现在这样,若是被皓然那小子瞧见了,指不定要心疼成什么样子了。”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