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若儿内心的痛

    是夜,上官清有意的安排使得云轩和若儿的房间隔得很远,云轩心中有些不悦,却也没说什么,他不想若儿有任何不快,在云轩走后,兄弟二人和桃来到了若儿的房间,此刻,兄妹几人才是真的能好好说会儿话了。

    上官清几人坐在若儿的软榻上,看着若儿清瘦的小脸,不由的心疼,伸手抚上她的脸,对她说:“丫头,委屈了吧。”

    若儿漂亮的眼眸转啊转的,然后摇摇头:“轩哥哥对我很好,什么都依着我,除了不能出宫,在皇宫,和在这外面的生活没多大的区别的,而且哦,我也不用对任何人行什么礼,他知道我不喜欢别人对我行礼,他便免了坤宁宫的下人们的行礼,让他们不必对我行那繁琐的礼仪。”

    若儿说云轩对她很好,这点上上官兄弟皆不怀疑,不说其他,光他看若儿的眼神也能让人溺毙其中,况且这一个晚上,他们的刻意疏离,看得到云轩眼中的不快,然而他却忍了,他乃九五之尊,根本不需要忍任何事任何人,然而他却是纵然了自己,这便是屋及乌了,他在他们面前一个‘朕’都没有用,用的均是‘我’,在他们面前一点架子也没摆,这实属难得。

    桃看着若儿乖顺的将头靠在大哥的肩上,不知为何,她就觉得小姐变了,但也说不出是哪里变了:“小姐,你在生活习惯上是那么挑剔的一个人,在那皇宫住的肯定不习惯,不然怎么会瘦成这样呢?”

    “都说了叫我若儿啦,你呀,我只是吃不惯那里的饭菜而已啦,一大桌的美味佳肴在面前,反而不知从何入口了。”

    “哼哼哼,那易公子没有庄主对小姐上心呢,你瞧庄主,小姐若是不想吃饭,想着法儿让你吃,还寻来了王大娘和张伯伯当厨子呢,小姐你不要嫁他啦,还是庄主好,庄主那人喜怒无常,但对着小姐却是极其温柔的,不然就以他那子,桃早被他扔出百花庄几百次了。”桃自顾自的说着,没有看到若儿脸上的变化。

    若儿将头抬起,看着上官清问:“大哥,然哥哥···他还好么?他的伤痊愈了没有?”

    上官清见若儿秀美紧蹙的样子,叹了口气,刚要回答,便听到桃开口道:“庄主不好呢,被白头翁和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救出来后,好几后才醒来,醒来后谁都记得,唯独不记得了小姐。”

    “什么?”若儿闻言,惊呼。然后看着上官清问:“为何会这样?”

    上官清叹了口气,对她说:“不知为何,皓然醒来后,什么都记得偏偏忘了一个你,要说忘了也不对,但凡谁听到你的名字,他便会发狂,头痛裂的样子,然后就不顾一切的跑出去,见人就打,若非制止及时,他不知会闯多少祸事出来,找了不少名医,却是无果,只道是应该是中了什么毒。”

    若儿闻言,整个人呆住了,难怪她的然哥哥没有再来找过她,也难怪在江湖上听不到他的一点消息,难怪他和外公会去南疆。也难怪轩哥哥会将婚事推后,而且还带着自己来参加二哥的大婚。

    上官璃见若儿一副全然呆掉的模样,上前将她搂住,安抚道:“丫头,你放心,外公已经带了皓然去南疆,南疆可是用毒的祖宗,不管什么毒,一定都能解的。”

    若儿伸手换上了上官璃的腰,幽幽的开口道:“其实,让然哥哥忘了我也好。”

    在场的三人一听,惊呆了,“丫头,你怎能这样说?不管怎样,我锦绣庄的姑爷,只会是南宫皓然。”上官清出言道。

    “是啊小姐,这天下再也找不到会比庄主还疼小姐的人了,小姐怎能说庄主忘了你也好呢?若是庄主听到,一定伤心死了。”

    若儿却是摇摇头:“我曾经一直以为然哥哥是无所不能的,没什么人可以打到他,只要有他在,我便可以随心所,就算天塌了,他也会给我撑着,可是你们不知道,当看到他血淋淋的倒下时,我觉得我快要死了,以前一直是然哥哥说如何的离不开我,他说若是没有我,他便不会再活,我还取笑过他,可是在他倒下那一刻,我才明白,不只是他离不开我,我同样的离不开他,若是他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我不会独活的。”

    搂着若儿的上官璃听到她的话,不由的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叫了句:“丫头。”上官清的剑眉则是紧蹙着,一旁的桃双眼泛红的看着若儿。

    若儿又道:“以前我不懂什么是皇权,不懂为何有人拼了命要去当那皇帝,坐上那龙椅,现在懂了,因为皇权的至高无上,当了皇帝便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了,放眼天下,若是单打独斗,谁又会是然哥哥的对手呢?可是面对千军万马,然哥哥又算得了什么?我看到那些卫军手上的刀不断的砍在然哥哥上,看到他即使在那生死关头仍是记着答应过我的不杀人,我很不得自己会武功,飞去他边,将那些伤他的人全部杀光。”

    “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只能看他不断受伤,然后倒下,他那么干净的一个人,当时就那么躺在地上,上的白衣被鲜血染红了,他躺着的地方原是被白雪给覆盖了的,却被他的血给染红了一片,那样的场景,我再也不想见到了,二哥,你知道当我跑过去抱起他,将他的头放在我的腿上时,他说了什么么?”

    若儿双眼泛红的抬头看着上官璃,上官璃从未见过若儿这样,他的妹妹,从小便被人捧在手心的,是大家的宝贝,而他们却一直不知道她曾经历过这样一个场景,他将若儿紧紧的搂住,声音有些嘶哑的说道:“好了丫头,不要再说了。”桃也跑过来,跪在地上,哭着说道:“小姐,不要再说了,你这样子桃好难过。”上官清则是双手紧紧的握着,隐忍着自己的绪。

    若儿摇摇头:“他对我说‘若儿快起来,你子受不得寒。’即使在他命垂危时,他仍是想着我,这样的然哥哥,为何我当初看不到他的好?为何我回去招惹上轩哥哥呢?”

    上官清突然明白了什么,开口问:“那么易云轩没有杀皓然便是因为你了?”

    若儿点点头:“我用自己的命为赌注,让轩哥哥放了然哥哥,结果是我赢了,我再也不要然哥哥受伤了,那样心痛的感觉再也不要有了,如今他忘了我,真的也是好事,轩哥哥不会放了我,若是然哥哥执意要带走我,受伤的只会是然哥哥。”

    闻言,几人沉默了,桃不停的哭,她为她的小姐心疼,小姐那样一个生惯养的人,从来都是大家手心里的宝,如今却是承受了这样的苦楚,这让她怎能不心疼?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