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锦绣庄的接风宴

    上官清看到云轩将若儿的酒接过喝下的动作,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若儿的确好久没有吃到锦绣庄的菜了,加上舟车劳顿,便开始大快朵颐起来。云轩便是和两兄弟喝起酒来,上官璃将手中的杯子举起,对着云轩道:“你能带着若儿来参加我和儿的大婚,这让我们受宠若惊,在此,我谨以这杯薄酒,向你表示谢意。”说完便喝了下去。

    云轩嘴角扯出一抹让人捉摸不透的笑,从他到这里开始,锦绣庄的人看似对自己非常,实则在无形中将自己与他们隔了开来,在他们心中大概只有那南宫皓然才是他们中意的人吧。

    云轩但笑不语,径自仰头喝下,四使见此,相视一眼,黄衣便举杯对着上官清和上官璃道:“主上与庄主乃是姻亲,来此处便是回到家一般了,而我四人初到贵庄便能得到庄主如此款待,实在是不胜荣幸,我们四人还不知要在这里打扰多久呢,为表谢意,我代表我四人敬二位庄主一杯。”说完将手中的杯子在空中划了一道便喝了下去。

    “大家都是江湖中人,有朋友远方来不亦乐乎,哪来什么打扰一说?黄衣使者这就见外了,在这里你们随意便好,有什么需要都可以直接向我二人提,有怠慢的地方还请多多包含啊。”上官清虚以委蛇的回黄衣。

    这你来我往的,不一会儿四使和两位哥哥已经喝得差不多了,他们像是非要斗个输赢一般,酒不断的上,不断的喝,不知不觉中六人已经喝了十几坛。

    云轩看着若儿的大快朵颐,不由的笑了,开口调笑道:“若儿,我很怀疑在皇宫你是否从未吃饱过,你瞧你现在的吃相,就像好久没吃过饭一般,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虐待你呢。”

    还没等若儿开口,桃便回答:“小姐都瘦了呢,一定是皇宫的东西不好吃,您不知道,小姐的嘴可叼了,不好吃的,她一定不吃,她的生活习惯啊,就目前为止,只有我和庄主知道呢。”桃以前叫上官兄弟叫少爷,叫南宫皓然庄主,有时候为了讨好他便会叫姑爷,谁都知道她叫姑爷时是为了想要达到自己某种目的,而南宫皓然却很是享受,只要她一叫姑爷,除了不能抱小姐,他都会应呢。

    云轩当然知道桃口中的庄主是谁,他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他看了一眼若儿,若儿正好看着他,若儿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小孩,看着他的反应,他在她眼里,看到的是对自己的不信任,不了解,若是她足够了解他,那么她就该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她,根本就不会伤害她所之人,她的家人,便是他的家人一般,有谁会伤害自己家人的呢?

    云轩对此虽有些无奈,但也能释然,毕竟那南宫皓然是一直伴随她长大的人,十几年的时间用来了解一个人,这又岂是自己短短几个月所能比拟的呢?他不急,他会慢慢让她相信自己,慢慢了解她,会一点一点溶入她的生活。

    若儿怕桃的话引起轩哥哥的不快,便看着他,想看看他的反应,却发现他眼神里有很多她看不懂的绪,很是复杂。

    云轩对若儿笑了笑,伸手将她嘴角的饭粒拿下:“傻丫头,看我干嘛?多吃点。”

    若儿笑着点点头,夹了一块红烧狮子头给云轩,放在他碗里:“轩哥哥,你也吃点,你都没怎么吃呢,王大娘做的红烧狮子头是最好吃的了,这可是皇宫也吃不到的呢。”

    云轩很开心若儿给自己夹菜,看着碗里的红烧狮子头,顿时觉得胃口大开,便夹起吃了起来,果真很好吃,入口顺滑,口感十足,这的确如若儿所说在皇宫也是吃不到的,他一直以为天下名厨都已经聚集在了皇宫,如今看来,并非如此。

    若儿看着他的表就知道他也很是喜欢呢,便开心的说:“我说的没错吧?你别看王大娘两百多斤的体,平时嗓门很大的样子便觉得她是个粗枝大叶的人,其实她的本事可高了,她可以在米上刻字呢,什么雕花那些都难不倒她,而且哦,这天下的菜色,只要她吃过一遍,就可以做出来,厉害吧?”若儿说到自家的厨子便是一脸的自豪样。

    “小姐,那王大娘听你这样说,一定又要炫耀个不完了。”桃一脸的鄙视样,她和王大娘不知为何就是不对盘的,总是喜欢挑对方的毛病。

    “桃,别叫我小姐啦,你都马上是我二嫂了。就叫我若儿便好了,再说了,你和我一直就是姐妹一样的,你还叫我小姐,这让别人听了怎么想啊?”若儿纠正桃道,接着她又说:“我不在,你和王大娘不对盘,她不给你做好吃的,馋死你活该。”桃这丫头是没出息的一类,明明和人家王大娘就十分不对盘,偏偏又喜欢她做的食物喜欢的要死,每次若儿不在,王大娘就不给桃做吃的,整得她一个馋。每次都向若儿告状,若儿对此也表示很无奈啊。

    “人家习惯了嘛,都叫了几十年了,我慢慢改嘛。”说完看着一旁的上官璃,小脸上露出了茫然的表,这便是自己的夫了么?为什么觉得有些奇怪呢?上官璃感到她的视线,回头对着她笑了,将她的手握在手中,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什么,便见到桃面红耳赤的。对面的若儿见此,发笑道:“哎呀,二哥,你好麻呀,我们这么多人在呢,要亲回房去亲啦。”

    上官璃笑了:“丫头,这是你羡慕不来的,对不对儿?”

    桃看着上官璃,摇摇头,表示自己很是无奈呢,若儿笑得更欢了,对着上官清道:“大哥,你看人二哥,都美人在怀了,你瞧你怕是连柳姐姐的手都没牵过呢,不是我说你啊,这点你真的比不了二哥啊。”说完还做出一副惋惜的样子,摇摇头。

    上官清喝了酒的缘故,英俊的脸上现出了一丝红晕,眼神有些迷离,露出了他平里不会露出的笑,这笑带着算计:“你放心,你的柳姐姐,必须是你大嫂,最迟年底,我就把他给娶进门。”

    闻言,四使中酒量最差的黑衣说道:“大庄主喜欢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柳如烟柳姑娘么?漂亮是漂亮,就是冷了些啊,不过放心啦,对付女人,就一个法子最顶用,直接来个生米煮成熟饭就好了,这法子顶好用了,若是需要帮忙,我黑衣便去给你把人偷来。”说完便打了个酒嗝倒了下去,余下的三使均是点头,示意自己也可以帮忙,然后也倒了下去。

    看着手下这幅摸样,云轩无奈的摇头,真不想说自己是这四个活宝的主人啊。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