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司琴当上圣女

    对于若儿,云轩似乎永远都看不够似的,就算她在自己边,云轩也觉得只要一刻看不到她,便会心慌。这在后来他才明白,这是因为他没有安全感,就怕一个不慎便永远的失去了她,越是患得患失,越是造成了后来他的悲剧人生。

    在南宫皓然他们走后,司琴便通过了南疆圣女的甄选仪式,当上了南疆新一任的圣女,她披上白纱戴着面纱站在圣的祭祀台上,俯首看着南疆子民对自己膜拜,第一次,她觉得她理解了第一任圣女为何会一直隐忍着陛下对她的扰,为何将那么重的担子担在自己上。

    而恒儿看着司琴穿上圣女才可以穿的衣服,他觉得此时的司琴更不像姐姐了,他也更加坚信姐姐不该待在皇宫,因为之前见司琴时,她明明还是一副很平易近人的感觉,而此刻,已经让人觉得遥不可及了,不是司琴的问题,而是在什么位置上,人便会成为怎样的人,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

    就像是自己,明明还是个孩子,然而坐在那龙椅上,却不得不褪去自己所有的稚嫩,只得做出一副大人的样子,而哥哥明明想要去遨游天下的,却不得不困在这皇宫陪着自己成长,这一切都是环境人,若是可以,他真的希望然哥哥可以将姐姐带走,让她过她想要的生活,不要被环境所改变。若是有人能够过自己所想要的生活,他希望,那个人便是姐姐,因为她眼中的纯净和笑容里的天真,那都是他所见过最美好的东西,他希望一直能保存着。

    接任仪式完毕后,司琴住进了圣,她知道圣都是重建的,但也是依照之前的格局来布置的,偌大的圣只有自己和少许护卫,还有几个婢女,显得圣十分的空旷,她站在主中央,看着眼前的巫神塑像,不在心中回想起当大皇子来找自己时的场景。

    那,她和往常一样准备上山采药,却被大皇子的突然造访打断了,大皇子对自己说希望自己能当南疆的圣女,当时的她是很震惊的,在她心中从来就没有想过当什么圣女,然而她却被大皇子所说的话给动容了,因此,她在大皇子和陛下的举荐下通过了严格的甄选,当上了南疆至高无上的圣女。

    大皇子告诉自己,长老们早在年前便开始了圣女的甄选,目前已有位女子通过了各种考核,眼看就要当上圣女了,她想这不是好事么?谁知大皇子却说那女子是蓝长老的女儿蓝蝶,这蓝蝶姑娘的美名早就传遍了南疆,她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在用毒上面更是各种翘楚,由她来当这圣女,相信南疆子民没人会有任何意义,然而大皇子却告诉自己,这蓝蝶早有了自己私定终的对象,对方只是一平常百姓。

    两人比金坚,就连蓝长老也是默许了这桩婚事的,奈何遇到圣女的甄选,首先要选的便是这长老们的女儿,蓝长老也没办法,只希望能够不入选,然而蓝蝶实在是太过出众,其他女子均比不起,若是没人出来超过她,那么她便是圣女了,圣女一生不得与人成婚,只得在圣孤老,即使有了新任圣女,也不得离开圣的,这便是大皇子找她的原因么?

    在明白大皇子找上自己的原因后,她还是问了句:“为什么是我?”大皇子笑了,笑得格外明朗:“因为在你眼中,我看不到人任何感的存在。”或许吧,不过什么都不重要了不是么?于自己而言,没多大的区别的,反正她本就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从未想过要嫁人之类的,而且这样一来还可以成全一对有人,这又何乐而不为呢?

    在知道自己的先祖是南疆的第一任大祭司之后,她的通关异常的顺利,这其中应该有蓝长老的功劳吧?为了女,连最严谨的长老也不免的存了私心,这便是亲了吧?而自己呢?亲人都已经不在了,在哪儿都可以是自己的家,以后,这圣便是自己孤独终老的地方了,想想还真不习惯呢,毕竟以前住的都是茅草屋呢,与这圣一比,还真是天壤之别呢。

    恒儿倒是很满意司琴当了圣女,这样一来,他便可以常常见到她了,她酷似姐姐,看到她就像看到姐姐一样,而且他知道她和姐姐一样都是心地善良之人,不用担心她会像那宫若楠一样,她连看到然哥哥那样绝世的男子都没有一丝杂念在眼中,这样的女子,很是安全呢,说实话,他对那圣女可是没有什么好感呢。

    和恒儿一样,月子焕也是很放心司琴当圣女,她的眼神份纯净,有这样眼神的人,不会执着什么,只会是随遇而安的,而且她的心地十分善良,就凭她对素不相识的南宫皓然那般上心,将南疆至宝献出这点上就可以看出,她又没有什么私心,否则,她早已练就了那秘籍上的武功,又岂会安分做个农家女?这样的女子,是最适合做圣女的,她不会对恒儿构成一丝威胁。

    这件事上月氏兄弟帮了蓝长老,这使得蓝长老十分感谢他们,为人父母的,又有谁会期望他们的子女过得不幸福呢?南疆圣女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受到南疆子民的顶礼膜拜,然而又有谁知道她们是怎样的呢?花季少女便被安排到那偌大的圣,要在那里孤独终老,谁又舍得让自己的女儿去受那罪呢?

    他的一生已经献给了南疆子民,那么他的女儿就算了吧,让他的女儿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吧,便是平静又怎样呢?平平淡淡才是真啊。因为陛下和大皇子的关系才使得蝶儿免受命运的安排,这使得他在后对恒儿是感恩戴德,几乎是言听计从,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使得恒儿成为了南疆历史上第二任将权利完全集中在自己手中的王,第一任当然是那南疆的先祖皇帝——月人曦了。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