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云轩是个好皇帝

    上官清回到书房,将桌子上的信拿起,上面的字体娟秀无比,一眼便知是个女子所写的,上官清将信拿起,嘴角拉扯出了一道好看的弧线,的确,二弟说的对,他都要成亲了,而自己八字还没一撇呢,这可怎么了得?既然认定了,那边是非她不可了,何况若儿也很是喜欢她那如烟姐姐不是么?脸上露着笑意,若是被上官璃看到,那一定会说不知又有什么人被哥哥算计了。要知道,上官清不常笑,笑的时候通常都是有人要遭殃时呢。

    上官清坐在椅子上,在思量易云轩此次前来是和目的,估计是想给自己一个警示吧,上次公然的对抗卫军他没有追究,自己思来想去他都是真的对若儿动了的,只是那皇宫内院的确不适合若儿,还有便是皓然与自己两兄弟深意重,对若儿又是比金坚,不然以那易云轩的本事,应该不失为一个良人,自古,有哪个帝王会舍弃那三宫六院要独宠一人的呢?答案是没有,而那易云轩却要那样做,这就证明了他对若儿的确是深意重了。

    想来他不会为难锦绣庄的,只是不知若儿是否过得好,不知她要是知道了皓然的况会怎样。哎,这还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啊。

    看着离锦绣庄越近,而若儿小脸上的表却越是带着一种纠结,云轩就纳闷了,忍不住伸手抚上她的额头:“若儿,你是不是不舒服?”

    若儿对于云轩的问,无比茫然,她一脸不解的问:“没有啊?轩哥哥怎么会这样觉得?”

    “没有?那你的小脸上怎么连笑容都没了,整愁眉苦脸的?”云轩看着她的脸,想要读懂她脸上的表,可惜一无所获。

    “我没有,可能是太久没有回家,这越近了反而会有一种强烈的说不出的感觉了吧。”

    云轩闻言,开口问她:“若儿可会怪轩哥哥?若不是我,你便不会待在宫中那么久,连家也不能回,后,可能会更久,久到几年也不回家一次。”云轩其实一直都想知道若儿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是聪明如他,知道即使问了,也不会得到答案,索便不问了,而且答案并不重要,反正他不会让她从自己边溜走便是了,只是此刻,看她脸上的忧郁神,他忍不住问出了口。

    果然,若儿沉默了,眼睛盯着窗外,叹了口气,轻轻的说道:“若说我不怪,那是不可能的,可是我既然答应了,那就一定会做到的,然哥哥从小便对我说人无信而不立,所以我不会轻易答应谁什么,一旦答应了,必然会做到的,而且我相信轩哥哥不会那样对我,若是我想家了,你会带我出宫的对么?”

    若儿看着云轩,眼中是一种信任,云轩在心底叹气,她的答案无不揭示着她的无奈,若是自己给她选择,她定然不会选自己的,但她心底一定有自己的存在的,否则,这几个月不会那么乖的,这一点云轩深信,看着她信任的眼神,云轩觉得若是有一天她的眼里只有自己了,那么他便是死了也值了。

    宠溺的挠挠她的发,带着笑意的说道:“是啊,若是以后若儿想家了,就告诉轩哥哥,轩哥哥便带你出宫,陪你回锦绣庄可好?”

    若儿笑了:“我就知道轩哥哥最好了,不过你就不怕被人说你是昏君么?你瞧你,只是交代了韩大人几句,就带着我出宫了,这样一来,那些像小山那么高的奏折谁去批阅啊?”

    “哈哈哈哈,小若儿,估计这天下就你会说我是昏君吧,你想想,要是我不在一刻都不行,那朝廷养那些大臣作何用啊?食君之禄担君之忧,他们领了朝廷的俸禄,那么他们不做事谁做啊?云轩被若儿的话逗乐了,爽朗的笑声传了出来。

    外边的四使听到主上这笑声,不由面面相觑,在他们的记忆里,主上还从未这样笑过呢,他们皆是露出了欣慰的表,看来,真的是只有上官小姐才可以带给主上真正的快乐呢。

    “有那么好笑么?轩哥哥。”若儿不懂云轩在笑什么,她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的。

    云轩则是摇摇头:“你不懂,这朝政之事和江湖之事不同,若是凡是都得我亲力亲为,那么朝中的大臣也会不满的,他们会觉得我不信任他们,适当的给他们空间,让他们放手去做,这可比事事监督着他们,对他们指指点点的效果来得好。”

    若儿似懂非懂的小声低喃:“那就不怕权利放得太多了,会造成大臣想要夺位的现象么?”对于云轩刚刚所说的,若儿的确是不了解,她心目中的帝王,均是想要将所有权利都集中在自己手中,而轩哥哥这样的,还真是第一次听闻。

    云轩将她拉入怀中,让她背靠在自己膛,若儿也不反抗,反正这几个月来已经习惯了,她知道云轩不会对她做什么的。

    “若儿可知曾经三皇子和五皇子也是想要夺位的?”云轩问若儿。

    若儿点了点头:“听过一些的。”

    云轩又继续道:“可是你瞧,我没将他二人革职弄去偏远的地方封王,反是对他二人加以了重用,他二人一文一武加上韩丞相,现在可是我最得力的助手呢。”

    “哦~我明白了,轩哥哥是想说,只要抓住了人心,没什么是不可以的对吧?你将二人留在京城加以重用,二人便对你产生了感激之,何况你们本就是兄弟,他们不会将你易氏的江山落入他人之手,如此一来,他们二人便成了你最得力的助手了。”

    伸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差不多是这个理,其实我会这样对他二人,是因为他二人本就无大错,况且那一才学若是被淹没了岂不可惜?为君者,用人乃用贤也。”

    若儿不再说话,这什么治国之道她不懂,但她知道,轩哥哥是个好皇帝,至少百姓们很尊敬他,提到他时都是一副无比敬畏的表,在他的治理下,百姓的子越来越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