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南疆隐秘

    闻言的南宫皓然果然顿住了,就那么看着她,司琴见他不语,便开口继续道:“我南疆圣物中有一武功秘籍,若是你能练就里面的武功,那么你的全经脉便可打通,武功自然而然会上一个台阶。”

    南宫皓然蹙眉问:“南疆至宝又岂是我这一外族之人可看的?何况那宫若楠不是将它毁了么?”

    司琴转看着恒儿和月子焕:“这便要看陛下的了,南疆至宝的处置权在皇族,你所说被宫若楠毁掉的那份是是真的,而我手中的也是真的,这点公子无需怀疑。”

    不等南宫皓然开口,恒儿便出口了:“我以南疆陛下的份准许你将那秘籍给南宫皓然。”说完看着一旁的哥哥,他不知哥哥是否会同意,但他心中有他自己的想法。而月月子焕则是笑了笑,伸手挠了挠他的头,对他说:“恒儿已是南疆的王上,做事决策不必过问我的,只要你觉得是对的,便去做就是了。”

    得到了哥哥的支持,恒儿开心的笑了,而南宫皓然则是沉默着不说话,这是南疆的圣物,就算是他曾经帮过他们,他们也不该将如此重要的东西轻易给自己,他不解恒儿的用意。沈南天亦是如此,心想着这两兄弟,怎会轻易便将这南疆至宝给了外族之人呢?在南疆,等级之分可是十分严谨,皇族能习的秘籍,就连长老也是不能窥视的,还别说是外人了,南疆至宝可是连皇族之人都不能轻易看的,如今却这般轻易的给了然儿,这······

    恒儿人虽小,却也能察言观色,看南宫皓然和沈南天若有所思的样子,便开口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因为我不想那深宫大院困住了姐姐,中原皇帝是说了今生**只有姐姐一人,然而我知道,在那里姐姐不会快乐的,姐姐是喜欢你的,否则不会在洛阳因为你去找那宫若楠而闷闷不乐了,我虽不懂什么,但我知道,这世间再也找不出如你这般姐姐的人了,所以,你要把毒解了,要更加强大才可以保护姐姐。”

    南宫皓然听了,不由深深看了恒儿一眼,世人都道皇家的人薄,而眼前这孩子和若儿不过相处了半月,却能将她彻底放在心上,当她是亲人一般,这该说是世人的话是谬论,还是说那丫头就有那本领,能让边的人,都发自真心的喜欢上她?这也让他更加想要见到若儿了,他知道了关于他们之间的事,然而都是听来的,自己还是一点印象也没有,只是看着司琴那张脸便会觉得心安。

    沈南天在沉默之后却是开口道:“那么陛下将如何和长老们交代呢?”南疆不比中原,在这里,还有长老们制约着皇权,不像中原那样,皇权便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闻言的恒儿还未答话,便听到哥哥的声音响起:“这点上不必担心,南疆所有的人都以为那圣物已被毁,如今这天下知道圣物还在的只有我们五人,只要我们不说,谁也不知道。”

    司琴也是笑着对沈南天说道:“沈老英雄不必担心,这圣物在南疆,其实也没任何用处的,将它赠予南宫公子,反倒是能将它发扬光大,使得它能物尽其用。”

    “姑娘此话何解?”沈南天不解的问道。

    司琴笑了笑,继而道:“这部武功秘籍由于过于高深,因此没人练成过,而在南疆,只有皇族的人和圣女有机会看到圣物,若是圣女宫若楠不死,依她的聪明才智大概还能练成这上面的绝世武功,然而她如今已是香消玉殒,至于皇族的人。”她顿住了没有继续往下说。

    月子焕见她这样,知道其中必有隐,只是碍于有沈南天和南宫皓然在场不好继续说,他看着司琴:“司琴姑娘有话不妨直言,沈老英雄和南宫庄主都是信得过的人,他们是我南疆的恩人,没什么是他们不可以知道的。”

    司琴点点头,径直走到一旁的桌子,倒了一杯茶,饮完,才继续说道:“先祖死前,曾将这南疆皇族最大的秘密讲了出来,并让子孙世代都要承担起一责任。”

    恒儿好奇的问:“什么秘密?还有他要你们承担起什么责任?”

    司琴看着恒儿,缓缓的说出了她所知道的一切,他们的责任便是监督着皇族的人,不得要他们打圣物的主意,不管什么时候,皇族的人绝对不可以动圣物,更不可以练那上面的武功。

    原来,当年在秘籍完成之后,月氏皇族的第一任王月人曦便开始对圣女百般扰,他要成为这天下最强的人,他也的的确确有本事,南疆大地便是由他统一的,在坐上王位之后他却不满于现状,看到圣女的美色,意图染指,又因圣女武功高强近不得她,便让她将毕生所学写成秘籍,用来当做南疆的圣物,圣女未曾想过他竟是这种心思,便答应了。

    在秘籍完成后,月人曦将秘籍拿走,将自己闭关练功,在大功告成之便出现在圣,意图轻薄圣女,圣女此时已不是他的对手,哪里反抗得了他?便被他轻薄了,然而恨根在她心中落下,她没有声张,因为她不想毁了自己的名声,也不想让百姓知道有个如此**熏心的王上。

    至那之后,月人曦便时常去圣,圣女虽是百般不愿却也一直隐忍着,终于她怀孕了,月人曦高兴极了,而圣女则是渐憔悴,她最注重的便是自己的圣洁,不想被毁了圣洁之后还怀了这恶人的孩子,这让她如何活下去?她恨月人曦却没有办法杀掉他,她想了结了自己的命,却被司琴的先祖所救,那时的他已经不是大祭司了,在得知一切之后,他很是愤恨,却也深知不能将月人曦怎样,否则南疆必乱。

    之后,圣女将孩子打掉了,她若生子,南疆的子民会人心惶惶的,知道后的月人曦大怒,天知道他是真的着圣女的,而圣女却对他只有恨,从此之后,他不再去圣,他不想让她更恨他了,在他弥留之际,发了南疆最毒的血誓:吾以吾之血向巫神缔结血盟,若是吾的子孙后代有染指圣女和练习圣物里面的武功者,必定死于非命,七窍流血肠穿肚烂而亡。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