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南疆圣物的由来

    沈南天觉得司琴说的在理,这眼前的丫头,见到然儿的绝世外貌竟没有多意外的,在他们面前还能如此的沉着,这姑娘靠谱,便随了她,带着昏迷的南宫皓然到了司琴的住处。

    当月子焕和恒儿接收沈南天让人送入宫中的消息来到司琴的住所时,恒儿惊呆了,他叫了声“姐姐”便跑上去抱住司琴。月子焕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他知道恒儿口中的姐姐便是那救了自己的人,也是中原武林人称“小神医”的上官若儿,然而眼前的女子,看她的样子,明明就是他南疆的子民啊。

    司琴被恒儿紧紧的抱着,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只得将求救的目光看向月子焕,月子焕收到她的求救后,便走上前轻轻拉开恒儿的手,道:“恒儿,你认错人了,快把姑娘放开。”

    闻言恒儿抬头看了看司琴,他这才发现司琴的的确确不是他的姐姐,眼前的女子有七分像姐姐,但那神态完全不像,姐姐给人的感觉是那种不拘小节的,而眼前的女子则是给人一种小家碧玉的感觉,就连自己抱着她她都会脸红呢,若是换了姐姐一定不会。将司琴放开,伸了伸舌头,才开口向司琴赔礼:“姑娘,不好意思,我将你认成了我姐姐呢,还请你不要见怪。”

    司琴一得自由便跪在地上向他二人行礼,道:“民女司琴参见陛下,参见大皇子,陛下思亲切,司琴又怎敢怪罪陛下呢?”

    恒儿开口道:“免礼,这是宫外,你不必拘礼,我和哥哥前来,是想看看那然哥哥究竟如何了?你就当我们是寻常人就好,你这般拘礼反倒使我不好意思了呢。据说你有法子治愈他是否?”

    司琴这才缓缓起,点点头道:“我的法子便是将那公子的全经脉打通,让那体内的毒素藏无可藏,这样一来,公子自然会不药而愈了。”

    恒儿毕竟还年少,虽然懂得如何使毒解毒,却还未精通,但要打通全经脉这又谈何容易呢?想到这,他便问出了口:“且不说那法子是否有效,光是打通浑经脉这又谈何容易呢?”

    司琴听了他的话,点点头:“陛下所言甚是,若是我南疆圣物还在,那便不成问题了,可惜多年前已经失踪了。”

    听到南疆圣物这几个字,月子焕的眼中闪过一丝黯然,随即他问:“这和圣物有何联系?”

    司琴这才看向月子焕,这是他们南疆最出色的大皇子,除了样貌,他还有一颗菩萨心肠,不管是什么人,他都以礼相待,每年都会接济那些穷苦的百姓,他是他们心中的太阳,幸好大皇子和陛下福大命大,否则应该已经惨死于那宫若楠的手中了吧。

    收回思绪,司琴带着不卑不亢的口气道:“先祖曾言,圣物中还有一部武功秘籍,里面的神功若是有人能练成,那么此人的全经脉便会被打通,而武功境界也会进入一个新的台阶。”

    月子焕狐疑的看着司琴,这圣物中到底有什么,就算是皇家的人也未必清楚,当初若不是因为宫若楠将圣物盗了,胁迫着他离开南疆,连他也不知圣物中竟还有那武功秘籍的存在,而眼前这不到二十的女子,是如何得知的呢?

    “咦,连我都不知道那圣物是什么,你家先祖又是如何得知的呢?”恒儿问出了口。

    司琴看看恒儿,又看看月子焕,在心中想了一会儿,叹了口气,道出了实

    原来这司琴的先祖是南疆的第第一任大祭司,在南疆,份最尊贵的当然还是圣女,但圣女之下便是大祭司了,大祭司和圣女不同的是,大祭司可以成亲生子,而圣女不行,圣女得保持她的圣洁,她的先祖曾和第一任圣女一起创出了一武功,是这世上最高的武功,他们将它和南疆至宝放在一起,当南疆的圣物。两人就这么守护着圣物,然而这期间,她的先祖发现自己对圣女产生了感,这在南疆是绝对不许的,那是对神的一种亵渎,况且圣女的心里心系着南疆的子民,根本没有一丝的儿女私

    经过内心的狠狠挣扎之后,她的先祖决定离开,决定不再做大祭司,因此便将下一任的大祭司找到之后,便隐于山林了。

    “原来是这样,可是那武功秘籍都已经被盗了啊,那这要怎么办才好呢?”恒儿疑惑的看着她。

    司琴看着天真可的恒儿,对他说:“陛下不必担心,我家祖上传下来一本古书,里面记载了各种罕见的毒药,此书看似无奇,但有次司琴不小心将血洒在它上面,发现上面呈现出一排排字和人像,经过辨认,司琴可以肯定,那便是武功秘籍。”

    闻言的恒儿又问了:“你先祖不是自动离去的么?干嘛还要将秘籍记下来了传给后人呢?这若是让歹人得了去,那可如何是好啊?”

    司琴笑着摇头:“陛下担心这个是对的,然而司琴发现只有司琴的血可令那古书显出秘籍,其他人的都不行,这样一来,这书便是落到歹人手中,那他们也只会觉得这书只是寻常记载罕见的毒的书,而不会将它与圣物联想在一起。”

    恒儿听了这才放心,点了点头,而月子焕则在一旁默默不语,还记得宫若楠练了那上面的武功时的样子,那是何等的绝色?世间任何东西在她面前都失了颜色,明明是那样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子,却将一颗真心放在自己上,若他只是个寻常人,那他将是何等的幸福啊?可惜的是命运弄人啊。

    在宫若楠将秘籍谨记在心之后,便当着自己的面毁了,他以为南疆圣物至此便是毁了,却不想在这里,还有份,圣物还有一份,那么那个女子呢?答案是不言而喻的,这个世界上,再不会有那女子的笑,有那女子的任何点滴了。

    恒儿拉住他的手对他说:“哥哥,你不是一直都没见过姐姐长什么样子么?司琴和她长得便是几乎一模一样呢。”

    恒儿将他远走的思绪拉了回来,他笑道:“是啊,否则我连自己的恩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啦。”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