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即使痛他也不要忘记

    似乎冥冥之中有条线,将人的命运串联在一起,当恒儿看到南宫皓然时,很是不解,为何他边没有姐姐,此刻的他已是南疆新任的王,哥哥月子焕经过数月已经好转,只是哥哥无心朝政,只得由他这个弟弟来继承王位了,自小他便知道哥哥不喜欢居高位,他喜欢的是闲云野鹤的生活,喜欢无拘无束的云游四海。

    哥哥最疼的人是他,那么既然哥哥不想做这个王,便由他来做好了,在收到沈盟主的信时,他很是兴奋,以为姐姐也会随之前往,虽然和姐姐相处不到一个月,但他却真心的当她是姐姐,长老们都说了,姐姐的医术真的是出神入化了,若不是她将哥哥的命保住,给哥哥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哥哥早已不在人世了,哪儿还回得到南疆呢?在那几年中,他和哥哥的子过得十分的艰难,姐姐是给了他阳光的人,让他感到温暖的人,他是真的好想姐姐呢。

    恒儿坐在南疆大上,看着大内站着的两人,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但他没有表现出来,经过长老们的训练,加上他的早熟,如今,他显然是一位合格的君主了,在大上,他便是王,便代表了整个南疆。

    “孤和皇兄之所以能回南疆,能有今,全靠沈盟主和南宫庄主,你们来此的目的,长老已向孤说明,你们且放心,你们是我南疆的大恩人,安心在这里住下吧,长老们必定倾尽全力将南宫庄主的病因找出来。”

    沈南天双手抱拳,答谢道:“这便多谢南疆王了。”

    恒儿一挥手,道:“沈盟主不必多礼,孤说了,你们是我南疆的大恩人,你们在南疆不必向谁行礼,只要你们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向孤或是长老们提出来。”

    南宫皓然记得恒儿,他就那么站着,看到恒儿时,便会觉得心中的空洞更大了,他之所以跟着外公到这南疆,就是想要找到自己头痛的郁结到底在哪里,心中的空洞越来越大,他明明记得所有的不是么?可是为何又觉得自己的人生很是空白呢?

    当晚,恒儿便在皇宫内院设宴为他们洗尘,月子焕也来了,此刻的他,恢复了容貌,已是一个翩翩公子,脸上带着风一般的笑,上散发出一种和煦的气息,绕是南宫皓然,也不由的对他产生了好感。

    见月子焕双手举杯对着沈南天和南宫皓然道:“沈盟主、南宫庄主,我兄弟二人能重回南疆,实乃因为有你们的帮助,这杯酒,子焕敬你们。”说完便仰头喝下。

    南宫皓然将手中的杯子轻轻朝他举了举便仰头喝下,沈南天则是开口道:“大皇子严重了,举手之劳又何足挂齿呢?”说完方举杯喝下。

    月子焕闻言,摇摇头,看着天空轻叹:“若不是南宫庄主的妻子若儿小姐的施救,此刻我早已命丧黄泉,哪儿还能坐在此处?我倒是没什么,关键是恒儿跟着我受苦了,这些年,也真是苦了他了。”

    “哥哥我不苦,跟哥哥在一起,又怎会是苦呢?”恒儿知道哥哥一直觉得有愧自己,然而在自己心中却从未怪过他,自小哥哥便是最疼自己的人,况且若非为了自己,哥哥也不会被宫若楠威胁的。

    倒是南宫皓然有了激烈的反应,只要一听到‘若儿’这个名字,他就会头痛不已,此刻,他极力隐忍着,额头的青筋紧绷,双手紧握,双眼紧闭,沈南天发现了他的异状,伸手点了他的睡,便见到南宫皓然倒了下去。

    月子焕见此,立马走上前来,将他的手握住,中指在他的脉门上探索,恒儿也走了过来,小声的问道:“为何然哥哥会如此呢?明明好好的,怎会突然这样?看他的样子,好像真的很痛苦呢。”此刻的他,还是个孩子,不必做出在大上的那一

    沈南天见有月子焕给然儿把脉,便转头对恒儿解释道:“然儿他从天牢被救出来以后,便是如此了,记得所有的人,却独独忘了若儿的一切。平里还好,但一听到若儿两字,便立马头痛,眼中时,还会发狂,若不是制止及时,还不知会出什么乱子呢。”

    恒儿闻言,睁大了眼睛,对沈南天道:“这世上还有这种事?让人失忆我倒是听说过,让人什么都记得,独独忘了谁的我还第一次听说呢。”

    沈南天刚要说什么,便见月子焕缓缓起,对着一边的侍卫说道:“你们几个,将南宫庄主送回他们的住处。”然后对他和恒儿道:“南宫庄主的脉象十分怪异,似乎受过十分重的内伤,又吃过什么药极强的毒药,但却未伤及心脉,这是何解我还要再研究研究才能知道,至于他的头痛症,我倒是能肯定那是一种假想症。”

    “假想症?”沈南天好奇的问。

    “不错,假想症是一种想象出来的病症,也就是说其实他并不是真的头痛,而是想象出来的,而这病的根源依我看,应该是那药极强的毒药所致,它应该使南宫庄主痛不生过。”月子焕向沈南天解释道。

    沈南天闻言不由睁大了眼睛,他活了这把岁数,还头一回听说有这种病呢,思量了一下,又问:“那为何然儿什么都记得,独独将他最宝贝的若儿给忘了?还每次一听到那名字,便会发作。”

    月子焕想了想便答:“若我估计的没错,大概那毒药便是让南宫庄主忘了上官小姐的,那药极强,发作时应是令人痛不生的,而南宫庄主对上官小姐的痴念太甚,因此导致了在那药效下体更加的疼痛,尽管那药全部发作了,也无法真正的让他忘却上官小姐,在听到她的名字时,大脑一片空白,却又条件反的想起当的痛,才会是现在这样。”

    “那此毒可能解吗?”

    月子焕的眼睛变得深邃起来,脸上的表也变的无奈:“还不清楚,沈盟主你们且安心在此住下,我南疆用毒之人之多,奇人也多,我相信,会找到解决的办法的。”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