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平静的日子

    上官清听到沈南天如此说自己的师傅,不由好笑,两人年轻时便是好友了,可因格不同而常常争论不已,是也,两人见面总是互看不顺的,总是争吵着过,从师傅走后,外公便再没露出他那孩童般的心了,哦,不对,面对若儿那丫头时,偶尔也会那样,毕竟那丫头可会哄人了。

    想到若儿,上官清的心又沉了沉,云轩已向天下宣布,他与若儿的婚期定在明年的正月,他不再插手江湖的事,将抓的人尽数放了,他的举动,无疑使在表明他要的只是若儿一个而已,而非江湖。

    可也正是如此,他才担心了,他的妹妹自己清楚,她之前没有弄懂皓然在她心中的意义,而今,弄懂了,便不会再放任何人在心头,易云轩的注定是要得不到回应的,而此刻,皓然将若儿给忘了,将她的一切都抛之脑后了,甚至是听到她的名字便会狂大发,这该如何是好?若儿此刻在皇宫内,过得到底好不好也是个未知数,皓然又是这幅摸样,真的是急煞了旁人。

    沈南天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雨的人,看着上官清眉头紧蹙的样子,伸手拍了拍他的肩,道:“你也不用过于担心了,那易云轩是真心那丫头的,断不会让那丫头吃苦的,你也不想想那丫头又岂会让自己过得不好?再说了,现在你们也是国舅了,若是不放心,就去京城看看那丫头,顺便给她说,她可是我的外甥媳妇儿,可别被拐跑了,然儿一旦好了,必定回去带走她的,叫她安心等着便是了。”

    面对沈南天的开怀,上官清只得点点头,他没有将心中的不安说出来,在这种时候,说出来,只是徒添众人的烦恼而已。

    南宫皓然在他们走后,便幽幽的醒来,头痛的感觉减缓了,但心中仍是存在着太多的疑虑,那,他醒来,便觉得自己似乎失去了什么,脑海里,总是觉得空空的,心中若隐若现的浮现一丝线索,他想要抓住它,却是觉得无比的头痛,当他们提到‘若儿’时,那感觉更是撕心裂肺的,他明明认识那人不是么?为何听到那个名字会有那么强烈的感觉?那感觉几乎要将他淹没。

    得知那个叫‘若儿’的人是清和璃的妹妹,然而自己为何记得所有人,独独不记得她?清和璃与自己从小一起长大,为何突然多了个妹妹?而且这个妹妹还能造成自己如此大的影响,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尤其只要听到那两字,自己便会觉得头痛裂,那让他什么都抓不住,从来都是将所有事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如今成了这样,他很想知道在自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奈何因为自己发狂的举动,使得众人再也不在自己面前提起那个‘若儿’,这让他无从下手,这种什么都抓不住的感觉很烂,尤其是自己的心,总是觉得空的,似乎丢失了什么,他相信,这一切都和那‘若儿’有关,但是似乎那人不在这庄内呢,那么,他的疑惑,他的头痛,到底谁来解?

    桃如今已是妇人的打扮,上官璃要在不久后便迎娶她,从他们见面以来,上官璃不再欺负她,把她当宝一样疼,让她开始改变了对他的看法,虽然她理不清上官璃在她心中的意义,但能确信的是,他于她而言,很特别。

    一桃红长裙的她,此刻,正精神不振的坐在若儿所住的院子内发呆,看到自己所熟悉的一切,想到小姐如今过的好不好还是个未知数,她就觉得心酸,红了双眼,幽幽的说道:小姐,桃好想你呢,你都不知道,姑爷不知着了什么魔,居然不记得你了,这可如何是好啊?你是不是忘了桃说过的,就算你入宫,桃也要在你边呢,你快来接桃啊。

    上官璃一大早没有看到这丫头便猜到她一定会在若儿所住的院子,走进这儿,果然就见到这丫头了,还听到她所说的了,心中不免有些泛酸,她和若儿就像是姐妹,若儿如今是好是坏大家都不知道,她担心她的程度,绝不亚于自己这些哥哥。

    走上前,大手捏了捏她的俏鼻,道:“儿,你可是忘了答应与我成亲呢,若是你去了那皇宫,你让我娶谁去啊?”

    桃看到他,红着双眼,双手抱住他的劲腰,轻轻的说道:“我是真的好想小姐,她一直被姑爷惯着,吃喝用度都是最好的,也最讲究呢,我是迷糊,但我却是除去姑爷外最了解小姐生活习的人,没有我在边,也不知她是否能适应呢。又是寒冬,若是她的寒症发了,那可怎么得了呢?”

    上官璃闻言,沉默了,双手轻抚着桃的背,他原是想将话题转移,让儿不再那么忧伤的,却不想使得儿更难受了。他对若儿的担心又岂会少了?只是他堂堂男子汉,不愿显露出自己的脆弱,如今皓然又是这幅样子,不知若儿见了会是怎样的反应呢,记得所有,唯独忘了关于她的一切,这是为什么,他们至今也是没弄明白的。

    时间就这样不停的过着,转眼已是天了,若儿在这皇宫也待了几月了,这几个月来,刚开始时,她还不习惯的,毕竟这宫中的人动不动便要向她行礼,这让她很是不喜欢,然而也深知这是规矩,幸好云轩体谅她,让她见他不必行礼,并让宫人以后见了她不必行礼,这才让她好过点,

    若儿看着窗外的小鸟,很是羡慕,它们能自由飞翔,而自己却不能,轩哥哥对自己太好了,几乎和然哥哥一样,凡是自己的事,不管多小,也能紧张个半天,宫中的规矩繁多,他知道她不喜欢,便省去了一切繁文缛节,让她过得和在宫外没多大的区别,只除了出宫,她在皇宫什么事都可以做。

    他每下朝便会来陪自己,吃穿用度知道自己不喜欢奢华,便让人将奢华的东西撤去,重新准备,她的一切,都是他亲自吩咐的,若不是顾忌男女有别,如今二人还未成亲,她想,他会对自己的所有事都亲力亲为吧,一个君王,能为自己做到这些,她不是不感动的,然而,感动却不是感,她的心,留在了那个她曾经以为最不可能的人上,也不知她的然哥哥,如今在做什么。

    对于这几个月来的风平浪静,她很是疑惑,依照然哥哥的个,不可能会如此的平静的,到底,在自己昏迷后发生了什么呢?可是不管如何,她都希望然哥哥不要来找自己了,轩哥哥的温柔大概只会给自己吧,否则当初就不会控制武林,不会设局害然哥哥了,然哥哥武功再高,也胜不了千军万马的,只怪当初自己没看清形,抱着侥幸心理,否则,说什么她都不会激怒轩哥哥的。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