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云轩的转变

    林风故作生气的对若儿说:“丫头,你可别忘了,我现在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啦。你这么不屑我,可是大大的伤了我幼小的心啊。”说完还将手掌放在口的位置,做出一副真的受伤了的样子。

    若儿被他的表逗乐了,笑着道:“就你这样还受伤呢?哼哼哼,你的脸皮啊,可比那城墙还厚呢,你说对吧?轩哥哥。”

    云轩见两人打趣,看到若儿脸上的笑颜,他也从心底里笑了,真好,能和她这样相处是他最大的期望,其实他先前说的话,是在攻心,既然现在那南宫皓然已经够不成自己的威胁了,那么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抓住若儿的心,不管方法是什么,只要达到了自己所想要的效果那便是好的。

    他想通了,若儿这丫头心肠那么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之前对她所做的那些,太过强势,得太紧,只会使她更加疏远他,现在开始他放下段来哄她,他相信她最终会上自己的,这不?她已经开始笑了,一年后成亲和现在成亲虽然会让自己再多等一年,不过,为了她,值得不是么?

    他看了看林风,笑着回答:“风的脸皮那又岂是那城墙可以比拟的?”

    闻言若儿挑衅一般的看着林风:“怎样?我就说没错了吧,还是轩哥哥了解你啊,我都低估了你哎。”

    林风见两人一同调侃自己,剑眉一挑:“好啊,云轩你现在可是和这丫头站在一面了对不?枉我和你相交十多年,还比不上这丫头,哎,交友不慎啊。”

    林风的幽默使得气氛轻松起来,云轩对于他的耍宝已是见怪不怪了,忽而想到了什么,便道:“收起你那耍宝的样子,过来看看若儿的体还有无大碍。”

    若儿刚想要开口就听林风的声音:“哎,我这是什么命哟,被人调侃完了,还得让人使唤,放心啦,那丫头没事了,只要不再受寒就好了。”

    云轩听了他的话,这才放下心来,又听到林风对若儿说:“以后,凡是冬季,你就好好呆在屋子里,可别再受寒气了,你可不知道啊,你这轩哥哥为了你,差点砍了那太医院的一干人等,还让他那四个活宝手下千里迢迢的把我找来,弄得人仰马翻的,你可得好好的惜你这体啊。”

    若儿听了睁大了眼睛,她还不知道有这么一出呢,她美丽的双眼眨也不眨的看着云轩,在无声的询问,而云轩只是轻轻一笑,伸手揉了她的发,便道:“别听风在这里胡言乱语,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德,一幅唯恐天下不乱的。”也不管林风在一旁哇哇叫冤,林风无奈,只得是白了好友一眼。

    现在说的这般的风轻云淡的,真不知先前那个衣不解带的在若儿边寸步不离,连平里最注重的仪容也不管不顾了,在见到自己时那般无助的人是谁呢?

    虽然云轩这样说,但若儿压根就不信,她相信林风所说的,轩哥哥对自己的深,她一点也不会怀疑,只是这样的深,自己拿什么来还呢?她的心很小,小的只装得下然哥哥,除了他,谁也走不进她的心了。

    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相较于皇宫的一片和睦,江湖却掀起了一阵狂风暴雨,上官清他们的筹划根本没有用上,因为云轩从开头就没有想过真的要掌控江湖,他的目的只是得到若儿而已,因此在南宫皓然被救走后,他便将武林盟的人放了,江湖的主导权也还予了武林盟,这事对江湖中人来说,是很不可思议的,然而对沈南天来说,却是早就料到了的,沈南天却宣布,从此再不过问江湖之事,先前那些江湖人的所作所为,已然使得他们寒了心,这话一出,江湖乱了,想借由武林盟的退隐,将自己的门派脱颖而出,替代武林盟的地位,成为江湖的龙头。

    自南宫皓然在百花庄醒来后,便是狂大发,时不时的就头痛,他记得所有人,唯独忘了那个他捧在心尖儿上的人,这令大家很是不解,而他一头痛,便会乱打人,以前的他也会,而现在和先前不同的是他不会手下留,若不是制止的及时,相信在他手底下丧的人,绝不少。

    百花庄内,南宫皓然的房间内,沈南天和上官清等人个个眉头紧蹙,看着那躺着的人,南宫皓然回来已有月余,醒来后,看似什么都正常,谁都记得,唯独将若儿的一切忘记了,似乎他的生命中就从未出现过这么个人,时不时会出现头疼,尤其在他们说到若儿两字的时候,一头疼便会狂大发,会跑出去伤人,若不是他们紧跟其后,不知会惹出什么乱子呢。

    请了不少大夫来看,都说没事,他们很想知道在南宫皓然上到底出了什么事,他怎会忘了对他最重要的若儿?而且就以他这样的况下去,保不准哪就成了危害武林的祸害了。在他面前,甚至不敢再提若儿两字,因为一提到,他立马又会发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

    此外,他们还发现了静园的秘密,先前他们并未在意过那些人的存在,只当是若儿好心收留的一些无家可归之人,经过这次,他们却发现他们竟个个怀绝技,而且当初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只是因为各种原因,在机缘巧合下,被若儿所救,之后,便一直住在这里了。

    沈南天沉默一阵过后,开口道:“然儿这样下去不行,我得带他去南疆,请南疆长老们帮看看,他到底为何会变成这样。我们不可能在他每次发狂的时候都在他边的。”

    上官清闻言,思量了一阵,继而点头,道:“嗯,这是如今最好的办法了,我会继续让人打师傅的下落,若是他老人家在,就好了。”

    “那老小子现在指不定在哪儿潇洒呢,等找着了他,怕是黄花菜都凉了。”沈南天忿恨的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