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云轩的纵容

    鬼仙沉默了一阵,继而又带着疑问道:“既是如此神秘严谨的组织,那么,你又是如何逃出皇宫的呢?”

    白头翁看着他,忆起了当年之事,原来,历代的龙卫是有统领从全国各地精心挑选出来的根骨奇佳,天资聪颖的可造之材,他们经过训练,练就一不凡的武功,他们从训练起,便要学会冷血,不管在皇宫看到什么,都不关他们的事,他们的职责只是保护皇上和保卫皇宫,不让外人入侵皇宫。

    他们分布在皇宫各处,以各种份存在着,他们仅有十人,然这十人的威力,任谁也不敢小觑,就连当年号称天下第一的魔教教主杨顶天曾想进皇宫偷那天下奇药来助他练功也是无功而返,还弄得被伤了筋脉。

    他们就像是木偶一般,不能有自己的绪,只能听令行事,他想要离开皇宫,不想再那样当一个被人控制的木偶了,他想要活得有血有,但是他清楚,以自己的武功根本无法离开,他只得慢慢筹划,等待机会。

    终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找到了契机,趁着统领外出,他出逃了,他知道,只要她离开了皇宫,那么龙卫便不能再继续追杀他,因为除了统领,他们一旦进入皇宫,便终不得离开,可惜的是,他还是被发现了,经过一阵恶战,终究还是离开了,他带着一伤在那饥寒交迫的夜晚终究支撑不住,倒了下去。也是在那时,被易云轩的外公所救,给了自己一碗饭。

    之后便是隐姓埋名的子,然而他却觉得很开心,可以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可惜在几年前,被统领发现了他,对他痛下杀手,在他上下了毒,使得他痛不生,幸而遇到了若儿那丫头才捡了条命。之后的事,鬼仙也都知晓了。

    听完他的叙述,鬼仙不愕然,看到白头翁伤神的表,便开口安稳道:“一切都过去了,不必再想那些不快的事了。”

    白头翁闻言,笑了,:“老头子我活了这把年纪了,什么事都看开想开了,倒是你啊,可别沉迷在过去,人生还那么长的,总得往前看不是么?”

    鬼仙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那被他们忽略已久的南宫皓然,道:“那小子没事吧?他若出了事,我们后如何向那丫头交代啊?”

    白头翁摇摇头:“我对医术只是略懂皮毛,刚刚给他把脉来看,并无大碍,大概是之前交战太过激烈了吧,所有导致体过于虚弱,至今未醒。”

    鬼仙点点头:“若是我就不会出现这种况,咱打不过,还不会跑么?瞧他那样,死撑着干嘛呀?你一人再厉害抵得过那几千人的卫军么?何况还有那几个老匹夫。”

    ······

    这一夜使他们想起了过往那些事,一阵交谈过后,便不再说话,沉默着,寂静的山林间,只听的到马车行驶的声音。

    从云轩在延禧宫呆过一夜后,便又恢复了正常,他这几,除了上朝外,几乎都呆在坤宁宫,就像现在若儿坐在书房里看书,云轩则在一旁看着她,眼中的宠溺,任谁也看得出他对她的珍

    若儿这几不再提南宫皓然了,她知道那样只会使轩哥哥更加憎恨然哥哥,却不想轩哥哥自己对她说:“你的然哥哥没事了,已经回了百花庄。”她其实很想问为什么的,只是她既然答应了他什么都听他的,那么问了又能如何呢?还不如什么都别问了的好。

    感受到那炽的眼神一直在自己上,若儿觉得浑不自在,便放下手中的书,道:“轩哥哥,你这样看着我干嘛?你不用去处理朝政的么?整在我这里,你不怕别人说你是昏君么?”

    云轩闻言,笑着走向她,大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答道:“不会,别人只会说凤阳王朝的皇上深着他皇后,连一刻也舍不得分开呢。”在她边坐下,顺带的,给她把狐裘拉好,他可忘不了她受寒时的景呢。

    听到皇后一词,若儿的体明显一僵,云轩看到了,叹口气,轻轻的将她搂在怀里,那动作轻缓的像是抱着的是这世上最珍贵的东西,下颚抵在她头顶,道:“你不喜欢做轩哥哥的皇后,那么我们便把婚事再推后一年可好?明年这个时候,你再嫁我好不好?”那语气中的恳求,让谁也不忍拒绝。

    若儿听到他这样的语气,不知该说什么,任由他这样抱着自己,又听到他开口说:“若儿,给轩哥哥一个机会,给我一个你的机会,之前我做了那么多伤害你的事,我错了,我这便将我抓的人放了可好?我再也不胁迫你了,我只要你在我边,只要每天能看到你,我便心满意足了。”

    若儿闻言流下了泪,她能说什么呢?面对这样深的男人,她能怪他之前的所作所为么?答案是不能,他做到了对她的承诺,即使是要立马完婚,自己也不能有异议的,而他却能如此的纵容自己,要知道君无戏言,这样的他,让她心疼。

    若儿轻轻点了头,这举动,让云轩狂喜不已,加重了手中的力道:“若儿,我的好若儿,谢谢你,谢谢你。”

    若儿轻轻推开他,眉头轻蹙:“轩哥哥,你别激动,你抱得我快喘不过气了。”

    云轩又立马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般,认错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高兴了,没顾忌到你的子,没事吧?要不要我叫风来看看?”说完还一脸紧张的看着若儿。

    若儿被他的话逗乐了:“哈哈,我哪儿那么脆弱?又不是瓷器,一碰就碎的,你忘啦?我可是小神医呢,那林风还败在我手下过呢,我才不要他看呢。”一副瞧不起林风的样子,小脸上尽是骄傲。

    林风一走进来便是听到了某人对他的不屑,这几,看到两人的相处模式发生了不可思议的改变,他心中那颗巨石,终于落下了,对于南宫皓然的无故失踪,云轩也对自己说了,想不到的是,那百花庄内,竟有那些个奇才,如若不是当年云轩在那里呆过,相信谁也想不到那些看似奇怪的人,却是怀绝学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