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若儿醒来

    坤宁宫内,在得知若儿今便会醒来的云轩,一步也没离开过,坐在暖玉的边沿,一只手便能将她的手握住,连来的疲惫使得他再也支撑不住,沉沉的睡着了。

    若儿觉得自己在一片黑暗中,没有一丝光亮,她想要出声呼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这样的子已经持续很久了,她已经渐渐习惯了,在这黑暗中也好,只有她一人,这样便不用面对轩哥哥了。然而一种不知名的恐惧突然如潮水般的向她涌来,似乎想要将她淹没,使得她不能再继续这样放空自己。

    她拼命的挣扎,拼命往前跑,不知跑了多久,她终于看到了光亮,前方,便是这无边黑暗的出口了,待到她跑到出口那儿一看,却发现下面是万丈深渊,她犹豫了,然而心头突然而来的一阵刺痛,使得她脚步一个踉跄,便掉了下去,她惊呼一声,以为自己死定了,而她想要抓住一旁的树木,却发现抓住的是一个温暖的膛。

    云轩便是在她的惊呼声中醒来的,当他看到若儿迷茫的双眼看着自己时,心中的狂喜淹没了他,一把将若儿抱起,紧紧的搂在怀中,将头靠在她的肩上,嘴里喊着:“若儿,若儿,我的若儿。”

    温的气息洒在颈项上,若儿这才回过神来,想要推开云轩,奈何体太过虚弱,又被抱得太紧,根本推不开,便开口问:“然哥哥怎样了?”声音因为长时间没说话的原因变的嘶哑。

    云轩体一顿,抱住她的双手不由加重了力道,本就虚弱的若儿觉得自己就快不能呼吸了,还好云轩放开了她,对她的话似乎没听到一般,开口问:“不要说话,有没有觉得哪儿不舒服?”语气中充满了关心。

    若儿刚才说话便觉得喉咙疼痛不已,此刻,便对他摇头以示自己无碍,看着云轩的眼睛,她知道聪明的话,此刻便不该再提然哥哥,然而她真的想知道然哥哥到底怎么样了,不顾喉咙的疼痛,她又发出嘶哑的声音:“然哥哥怎样了?”

    果然,云轩的脸色立马变了,双手紧紧的握住,眼中的怒意不言而明,狠狠的看了她一眼,起去倒了一杯水,坐下喂到她嘴边,狠狠的对她说道:“你放心,他死不了,而你,也别忘了你是谁的人。”

    若儿闻言,苍白的小脸上泛起一丝苦笑,轻轻抿了一口送到嘴边的水,而后艰难的开口道:“我没忘。”话音刚落,眼睛便轻轻的闭上,体倒了下去,她怎会忘记?那她要他放了然哥哥,她便答应嫁给他,她忘不了那然哥哥的惨状,那是第一次见到然哥哥受伤,那时她觉得自己心痛的快死了,她觉得若是然哥哥不在了,那么她也活不下去了。

    云轩见她这样,额上的青筋紧绷,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起走了出去,他怕自己继续在这里,会忍不住伤害她,她醒来第一个问的便是那南宫皓然,她可知在她昏迷期间,他有多担心?他为她寝食难安,而她呢?她心里就只有那南宫皓然么?越想,心里的苦涩便越深,加快了步伐,离开这里。

    躺着的若儿觉得第一次,有了那么强烈的想法,原来,她然哥哥已经那么深了,若是然哥哥知道了应该会欣喜若狂吧?可惜的是,他永远不会知道了吧。看着这屋里的满目琳琅,她觉得和自己是如此的格格不入。

    她自由惯了,她不想被这深宫内院困住,不想待在这个看似富丽堂皇,实则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她的是江湖,那才是她的家,那才有她的亲人,还有她的人。

    想着想着,眼角便溢出了泪水,此刻的她,真的好想然哥哥,想到然哥哥,她便觉得很是不安,可是轩哥哥不是说了么?他死不了,那不就是说然哥哥还好好的,那么她的不安,到底是为了什么?

    当林风手里提着食盒回到坤宁宫来看若儿时,见到的是若儿静静的躺在那里,眼睛轻轻的闭着,眼角还有着泪痕,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他知道她醒了,是云轩让太监来通知他的,推算了时间,她似乎是在南宫皓然那声撕心裂肺的嘶吼中醒来的,是不是这就是所谓的心有灵犀?

    林风觉得自己是罪人,他为了自己的私,为了云轩,却生生将两个相的人拆散,或许,他死后会下地狱吧,只是事到如今,已经不能后退了,等南宫皓然醒后,他便不会记得若儿,他和她,注定了是有缘无分,即使这是人为的破坏,但木已成舟,谁也改变不了了,师傅说过,吃了忘丹,用越深,那药效发作时,对体的损伤便会越大。

    那么算来,南宫皓然对若儿真的是用至深了,在药效发作之时,宁愿忍着剧痛也不愿听自己的将她忘记,不顾一切的冲出天牢,只为了找她,不想将她遗忘,那声嘶吼,那滴眼泪,不全应证了这点?

    林风缓缓走到若儿边,心中五谷杂味,将食盒中的川贝雪梨粥拿出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开口道:“丫头,我知道你醒着,云轩令人给你熬了川贝雪梨粥,起来喝点吧。”

    闻言,若儿睁开了眼睛,为什么要这样呢?她宁愿轩哥哥对自己不好,那么她还能好受些,明明那么生气的,在盛怒中却还是对自己怎样,反倒还让人给自己准备了川贝雪梨粥,他到底要的是什么?他眼中的宠溺她不是看不到,可是为什么一面对自己好,一面又以那样的方式来伤害自己?

    控制江湖,抓走外公他们,使然哥哥成为江湖的公敌,百花庄成为众矢之的,设局差点要了然哥哥的命,他的目的,从来都是迫自己,到底自己哪儿好了,让他为了得到她,做到这一步。

    林风见若儿不答话,双眼无神的看着顶,摇头叹气:“你昏迷至今,还未吃东西呢,不吃东西,怎么能恢复体呢?起来吃点吧。”说着便将若儿扶起,使她背靠头,坐在上。端起碗,舀了一勺在嘴边轻轻一吹,便往若儿嘴边送。

    若儿着实也饿了,虽然心中有太多的苦闷,但她还是知道惜自己的,便张嘴吃了起来,待到她吃完了,林风欣慰的笑了:“这才是好丫头。”

    若儿却看着远方,幽幽的说了句:“然哥哥对我说过,无论何时,我都不可以不惜自己。”声音较之先前已有了些好转,喉咙也不似先前那般疼痛了。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