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南宫的撕心裂肺

    当林风见到南宫皓然时,心里即使有了准备仍是被他的绝世外貌给震惊到了,他此刻就躺在那里,在这昏暗的天牢,多未清洗了,脸上的胡茬呈现出来,没有使得他显得邋遢不已,却让他添了些成熟。

    听到脚步声,南宫皓然缓缓睁开了眼,视线落在林风上,他可以肯定自己没见过此人,就这么淡淡的看了林风一眼,便将视线移开。

    林风走到他面前,开口道:“在下林风,对南宫庄主慕名已久······”

    “不必来那一,直接道你来此的目的吧。”不等林风说完,他便冷冷的开口阻止。

    林风伸手摸了摸了鼻子,这大概是自己二十多年来第二次吃瘪吧,第一次是在若儿那丫头那里,而这次是在这南宫皓然面前,这二人的脾气秉还真是一样啊。可是想到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林风的心往下沉了又沉。

    “既然南宫庄主不喜欢绕弯弯,那么我便直说了,我来此的目的,是想取了你的命。”

    “想要我命的人多了去了,此刻我又没了抵抗的能力,这对你而言只是动动手便能做到的事,你又何苦问我?”南宫皓然听了林风的话,仿佛那人说的事与自己无关一般,冷冷的开口道。

    林风见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他那口气,似乎就是将生死都不看在眼里,这让他很是好奇,他很想知道,在南宫皓然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听了云轩说他不杀人的原因是因为若儿儿时的话,那么在乎那丫头的,那么此刻,又怎会是这样一副不将生死看在眼里的神态。

    他夜不停的赶到这京城,不是为了若儿么?若是他死了,不就什么都做不了了?还有那武林盟的人,他就真的不关心?心中带着疑问,却没有问出来,就算他问了,南宫皓然也不会回答的,这一点他心知肚明。何况此刻的他,前来的目的并不在将南宫皓然的心思弄懂,而是他怀中的药。

    林风收回那些心思,冷冷的道:“既是如此,那么南宫庄主便服下我手中的毒药吧,省得我用强,此药在一个时辰后便会发作。”说着便从怀中拿出一个青色小瓶,将里面的药丸倒在手心,此药便是那忘丹了,这世间仅有的一颗,毒王的毕生心血所制。

    南宫皓然看到林风手中的药,想也没想的伸手拿起拿药,然后服下。而后便道:“阁下可以离去了。”说完便闭上了眼睛。

    林风摇头,心中的愧疚几乎要淹没了他,此举,实乃有违江湖道义。自他出道,杀的全是那该杀之人,害的也尽是那该死之人,协助云轩,也仅是帮他刺探消息,用自己是毒王弟子之便,出入达官贵人的府邸就诊之余出朝廷的动态,抓住朝中大臣的把柄,让那些大臣听令于他而已。

    林风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从头至尾便躺着没有起过的南宫皓然,转走了出去,只是他并未离开天牢,只是在天牢的另一端坐着,等着药效的发作。

    而南宫皓然,就那么躺着,内心却不似表面的平静,他之所以吃下这药是因为他自信死不了,只要有百花丸护体,任何的毒药对他而言,都要不了他的命,他的确对生死不在意,然而此刻,他不能死,他的若儿还等着他去救,好不容易那丫头开窍了,对自己有了回应,他怎可能在此时放手?

    以他对那些人的了解,估计也就这几便会来了,此刻他只要静静的挨过这几便好,内力虽恢复了八成,但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这些天,他都是这样躺着度过的,不知这药效发作时会是怎样呢。

    南宫皓然的笃定害了他,百花丸是可解百毒,会护着人的命,可是这忘丹毕竟是集了毒王毕生心血所制的,百花丸再厉害也不可能将其全部解去。他想着自己不会死,便想也不想的吃下了林风给的药,却不知这药不会要了他的命,却会让他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活得如行尸走一般痛苦

    而此刻的林风也不知道,他只想着帮云轩留住若儿,却不想造成了后来那场惨剧。

    一个时辰过去了,云轩觉得头痛裂,这种痛苦,几乎要了他的命,他脑海中不断闪过若儿的容颜,却觉得那容颜似乎渐渐的模糊起来,他想拼命留住她,嘴里不断的喊着:“若儿。”

    当林风进来时看到的便是蜷缩在地的南宫皓然,在地上翻来覆去,双手紧紧的抱住头,嘴里不停的喊着“若儿”,那样子十分的痛苦。林风对着南宫皓然道:“别再想她,别强迫自己记住她,放松点,你便不会那么痛苦了。”

    南宫皓然猛的抬头看着林风,那眼神中的无助,使得林风心中的愧意更甚了,抓住南宫皓然的双手,大声朝他吼道:“什么都别想了,只要不想了,你就不痛了。”

    南宫皓然陷入了一瞬的茫然,在林风以为他正听从自己的不再想什么时,却发现南宫皓然额头的青筋浮现,全陷入极限的紧绷中,林风暗道:不好。

    果然,南宫皓然赫然起,对着天牢的四周频频出掌,那掌风使得天牢顿时轰声震起,先前他躺的那已经四分五裂,林风想要阻止他,他这样下去只会筋脉尽断而亡,奈何根本近不得他,守卫听到声响,全聚集过来,见到发疯了的南宫皓然,开门想要进来制止他,林风来不及阻止,便见到进来的守卫被震飞。

    林风大喊:“不要过来,快退下。”

    而守卫又怎会听他的?他们的职责便是看守这天牢,若是里面的犯人跑了出去,他们岂能有活命的机会?南宫皓然就这样不顾一切的冲过去,不断的出掌将挡住自己路的人打开,嘴里不停喊着:“若儿,等我,若儿,等我。”那不停抖动的体,是在极力的忍受着体的痛楚。

    那些被他掌风震开的守卫,口吐鲜血,众人不敢再轻易接近他,小心翼翼的跟着他,而他双手紧紧将头抱住,脚步开始不稳,在他觉得脑海中的容颜模糊不清,体的剧痛使得他无法再向前挪一步时,他朝着皇宫那方向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若儿”,而后,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林风震惊在他倒地前的那声嘶吼中,到底,是何等的绝望才会发出那样的声音?到底,他对那丫头是何等的痴,才能使他强撑着走到这里?

    带着万分复杂的绪,林风走向那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南宫皓然,看到那绝世的脸上,双眼空洞的睁着,一眨不眨,而眼角的湿润,显示着这个男子,这个江湖中的传奇人物流泪了。

    在场的守卫也看到了,他们放下了手中的兵器,在此刻,他们竟也被南宫皓然的悲伤感染到了,为他难过起来。

    林风看着被守卫带回天牢的南宫皓然的背影,叹道:这一物,最伤人,云轩,或许最该吃这忘丹的人不是南宫皓然,而是你。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