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忘情丹

    易云轩将自己关在御书房已经整整两天了,期间,谁都不见,也不吃不喝,大臣来见,一律被大内侍卫给回绝了,大臣无奈,只得通知了林风,希望他能劝劝皇上。

    林风来到御书房门外,想要进去,被侍卫给拦截了,为首的侍卫向林风行了礼便道:“还请林公子不要让小的们难做,这是皇上的死令,任谁也不见。”

    林风对侍卫的话聪耳不闻,径直走上前,在侍卫还没看清他是如何出手时,便惊觉自己已是全不能动弹,是了,他们怎能忽略了这是毒王最得意的弟子,又是天山派的下任掌门。

    林风将御书房的门推开走了进去,然后将门关上,看到那一脸胡茬没有打理,上衣服也是之前所见到的那一时,林风不由在心里不由感到一丝心疼:这还是他所认识的那个最注重形态仪表的云轩么?这上官若儿还真是他的劫啊。

    云轩看到林风进来,丝毫不为所动,这两,他想了很多,他要监南宫皓然一辈子,就算是若儿恨他,他也在所不惜的,为帝王,若是自己想要的东西都得不到,那么他就不配坐在这高位,在这里将自己隔绝外室,只是想要放空自己。

    若说这世间,谁最了解云轩,那非得林风莫属了,林风缓缓走向云轩,开口道:“要我说你这皇上当得也太过轻松了吧,先前是不再皇宫,如今在了,仍是不去上朝,将自己关在这里,还不准任何人打扰,又不吃不喝,你那帮忠心的臣子找上了我,让我来劝劝你呢,他们怕你想不开。哈哈哈。”

    云轩闻言,眉头一皱:“他们到时忠心得紧,就是迂腐了些,若是什么事都得我亲力亲为,那我养他们干嘛?怕我想不开?当年外公一家惨死,我被得走投无路时都没想不开,何况是现在。”

    “我呢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才不管你想不想得开呢,在我离宫的这段时间,我去了毒王谷,师傅已经成功的将忘丹研制出来了,只是解药暂时还没有,而且,这世间也仅有一颗,因为其中一味药已经绝迹了。”林风说着与云轩风马牛不相干的话。

    而云轩则是立马来了精神,这忘丹,顾名思义便是会使人忘,并且只会将所之人忘却,不管的多深,吃了忘丹便会形同陌路,这是神医扁鹊曾在自己所撰写的书籍中所提到的,但一直被人认为这是天方夜谭。

    从林风口中他知道毒王这些年将自己的毒王谷完全的封闭,便是为了研制此药,他一直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却不想,还真被这毒王给研制出来了。此刻,他在想若是将此药给若儿服下,那么她是不是就会和他在一起了?做他的皇后,与他并肩共享这万里江山?

    林风说出此话的意思便是想将此药给云轩,他太了解云轩了,知道他心中所想,固而他又道:“此药不能给那丫头服用。”

    云轩觉得很是讶异,不能给若儿用,这是为何?

    不等云轩开口询问,林风便解释道:“此药万分霸道,待药发作之时,会使服药之人痛苦非常,那丫头体太弱,受不得此等苦楚。”

    闻言,云轩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此药竟是如此,那么说什么也是不能给若儿服下的,可是若换了······

    林风在决定帮无论如何都会帮他把若儿留下之时便决定了不管云轩做什么,自己都鼎力支持,当下他开口道:“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鼎力支持,我只希望你不要后悔便好。”

    云轩抬头看到林风眼中的认真,点点头,道:“有你这般的生死之交,是我此生最大的幸事。”

    林风笑了,开口调侃道:“怎么你最大的幸事不是能与那丫头相伴到老,而是与我这七尺男儿相知相交么?莫非,我们的皇上您好的是男色?那我可得小心啦。”说完还做出一副戒备的样子,让云轩不由好笑。

    明明是煽的画面,被林风这一说,哪儿还有什么可煽?林风就是如此,已经习惯了他的调侃,不再理会他,开口问道:“若儿醒了没?”

    林风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白了云轩一眼,道:“就知道你要问,有我在你还担心什么?最迟明便会醒来了,她目前不来是子太弱了。”

    云轩放心的笑了,这真是上天都在帮他,他起,对着林风道:“我要在她醒来之前便将忘丹让那人吃下。”

    林风点了点头,知道他是何意,便道:“让我去吧,他会将所有关于她的都忘记,那样即使他出了天牢,也不会再想着带走那丫头了。”

    云轩闻言,看着好友,见到的是林风眼中的沉重,林风看出他的疑惑,便道:“此药还有个特,用越深,药效发作时便会越痛苦,老实说,那南宫皓然一直是我想结识的人,只是一直苦于没机会,想不到会在这种况下见面,此药的一切均是听师傅所言,真正会是怎样,谁也不知,我只是防个万一。”

    云轩拍拍林风的肩道:“我知你的心思,此举实在是你所不愿的,若非为了我,你定然不会如此,这份,我铭记在心。”

    林风却是摇头:“你我之间,还需么?何为生死之交?既已认定对方,那么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是自愿的,你不必放在心上,我只需你做完这件事后,便将心收回,做个好皇帝。”

    云轩心中一暖,应了林风。

    午后,林风带着云轩的令牌来到天牢门前,抬头看了看天空,此刻的天空不似之前的灰蒙蒙,而是万里无云,只是这冬的阳光晒在上,林风丝毫感觉不到温暖,他的心十分沉重,他是江湖人,他知道南宫皓然有多那丫头,对那丫头有多上心,人说:宁拆十座庙,勿毁一桩亲。

    而他此刻要做的便是将两个相的人拆散,从此在南宫皓然眼里,那丫头便只是陌生人了,英雄惜英雄的缘故吧,对那南宫皓然总是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可惜,他们注定了不能是朋友。

    在心中深深叹了口气,将令牌拿出,守卫们立马跪地向他行礼,无视他们的存在,径直的走了进去。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