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江湖密谋

    南宫皓然躺在天牢里,在这寂静的冬夜,天牢的守卫仍是那么的严密,似是怕他逃走,南宫皓然的目光在黑暗中也能穿透一切似的,嘴角拉扯出一道嘲讽的弧度,自己内力都被封了还这么不放心么?

    他不知道若儿此刻的状况,他不是不急,只是再急也只是枉然,他只能等,他相信他们不会坐视不理,知道自己出事了,无力带走若儿必定会来救自己的。这是第一次,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等着别人的营救。

    他回想起那,原本他准备第二才进京城的,却在半夜,接到一封信,约他在那个山坡处,他知道有诈,却不得不前往,因为信上说小舅舅沈虎在他们手上,还有小舅舅随的玉佩。

    去到约定的地方,他见到小舅舅被绑在一个木架上,心中一时没想其他便飞上前想将那束缚解去,然而那被绑的“小舅舅”却在那时对自己出掌,闪是闪开了,却发现手上不对劲了,他知道自己中毒了。

    然后就被包围了,那些个平里在江湖中也算是德高望重的人们,居然对自己下杀手,忍着不适与他们交战,他们却开始来车轮战,人一批批的上,最后连卫军都出现了,那时的他仍是可以走的,只是在他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逃走一说。

    不知打了多久了,他们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想要自己的命,自己也差点就杀人了,只是他的脑中不断浮现出若儿的脸,他就下不了手了。在自己体力不支,认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看到那丫头哭着向自己跑来,将自己抱在怀中,他觉得能死在她怀里,也不错,却想到这是在雪地,说出斥责她的话后便陷入了昏迷。

    待到自己醒来,已是在这天牢。以一个当权者来说,易云轩是该将自己处死的,毕竟,自己曾伤过他,还将岳阳楼铲除了,他也该清楚,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便会不计一切代价的带走若儿的。可是他放任自己在这天牢中,没有折磨自己,还将任由太医来救自己,这让他有些纳闷了。

    内力虽被封了,然而他却觉得自己体内的真气在不断聚集,而且之前那么重的伤,那些个太医何时便得如此厉害了?还是——百花丸。若儿研制的百花丸除了可解百毒,在危难之际能将人命保住之外,还能将人的真气逆流,在真气逆流一周后便又会恢复正常。

    心里想到此处,南宫皓然心中大喜,若真是如此,那么他被封的内力,不便会恢复了。只要恢复了功力,那么这小小的天牢,又岂能困住自己?

    相较于京城这边,那远在千里之外的锦绣庄,他们没有等到皇上要如何处置他们的消息,反而得到了婚期延至一月后的消息,多一个月,那么,他们便多了时间部署,如何的将江湖的主导权夺回来,不让那皇上只手遮天。

    百花庄除了下人和静园的人,全都在配合着上官清的部署,他们目前,已经知道之前江湖中人为何突然投奔朝廷的原因了,那是易云轩在利用当年岳阳楼收集的资料,抓住了他们的把柄,又言,若是他们肯归顺朝廷,那么若是将来杨素心前来寻仇,他会保住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又言武林盟的人若是哪天知道了当年百花庄夫人难产的真相,那么武林盟的人便不会放过他们的。

    他们本不想答应的,可是谁都知道,沈盟主当年是多么的疼那个女儿,而那个小魔头又是那么的难对付,若是他知道了真相,开始对付他们,那么他们岂会还有活路?在易云轩的威下,他们只得妥协,其实他们为当年之事,一直心存着愧疚,然而他们可以死,可是他们的亲人不可以。还有就是不想给自己留下骂名,越是德高望重之人,越是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他们都是一代宗师,不想在死后还被人骂卑鄙无耻。

    所谓一步错,步步错,他们错了一步,便得用更大的错误来掩饰之前的错误,殊不知,这只会使得自己推离正道得更远。

    当他们找上武林盟声讨皓然时,他们才知道原来武林盟的人和那小魔头早就知道了当年的真相,那么他们之前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了,可是,易云轩更狠,他将他们的亲人的命握在手中,若是他们稍有不从,那么他们将会失去自己的亲人。

    果真是帝王无,论心术,他们这些江湖草莽,又如何能与那皇家的人相提并论,是也,他们只能任其摆布。

    此刻,上官清一小厮摸样,站在华山派大,大内只有他与华山掌门岳不群,上官清已将来意向他阐明,要他站在自己这边,脱离朝廷的掌控,将武林盟的人救出来,夺回江湖的主导权,在必要时,出手协助自己。

    岳不群伸手抚上自己的胡须,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很是认真的思考他所说的,上官清就那么站着,不动声色,莫约一炷香后,岳不群叹了口气,道:“也罢,也罢,贤侄且回去罢,我华山派应了。”

    上官清双手抱拳道:“多谢世伯如此深明大义,小侄这便离去。”说完便走了,留下岳不群独自在这巍峨的华山大

    看着上官清的背影,岳不群道:“这江湖就该有如此气魄的人才好,否则,只能被朝廷给慢慢吞噬了,哪儿还有我们的立足之地?”

    其实答应他不仅是因为自己受不了良心的谴责,还有的是他清楚,若是由着朝廷这么下去,那么江湖迟早会是朝廷的江湖,而无自己等的立足之地,就这么任由他们闹一闹吧,赢了,那么江湖就还是那个与朝廷各不相干的江湖,而不是现在这般,明知那是卑鄙之人才会做的事,却还是得听命于那人去做。

    不由己这事,论谁也不喜欢,自己老了,活不了多久了,而他华山派的未来还长,不能让它一直受制于人。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