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不杀人,只因她儿时的话

    南宫皓然觉得易云轩的目光令自己很是不爽,便睁开了眼睛,冷眼瞧着他道:“不知皇上大驾光临是有何贵干呢?”

    易云轩对上了他的眼,看着那邪魅的眸子,没有理会他口中的嘲讽,径自开口道:“南宫皓然,朕很是好奇,到底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是什么样的人,都与你无关。”

    “江湖盛传,百花庄的庄主南宫皓然武功卓绝,为人行事全凭自己的喜好,狂妄无理,除了对锦绣庄的三小姐外,任何都入不了你的眼,就连对着自己的外公沈南天也是如此,稍有不快便是拿江湖中人出气,这样亦正亦邪的你,却从不杀人。在那样的生死关头仍是不下死手?仅仅是为了对天机老人的一个承诺?”易云轩认真的看着他,这一直是他想要问的,江湖中人打打杀杀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作为江湖人,又是武林世家的一庄之主,双手却从未沾血,这实在是令人惊奇。

    南宫皓然却是在嘴角扯出一个好看的笑,尽管此刻的他是如此的虚弱:“知道为什么若儿也是天机老人的徒弟,却不会武功是为什么么?”

    易云轩觉得他的回答似乎和自己所问根本不沾边,剑眉一挑示意他继续,南宫皓然就那么躺着,闭上了眼睛,缓缓开口道:“在若儿三岁的时候,我已是十岁,那时她什么都不懂,却是见不得我与别人比试,因为我是天机老人的大徒弟,江湖中想来找我比试的人太多,那老头也乐于见我和别人比试,每次我和别人比试,若儿便会大哭,我们都要哄半天她才会乖乖的。

    到了她六岁时,那老头也收了她,教她武功的时候,她竟说她不要,会武功的人若是一个失手便会将人给打死,桃的娘亲就是被会武功的人打死的,她才不要学什么武功。老头听了便乐呵呵的问她若是将来有一天我将人打死了怎么办?那时的她不过才六岁,似乎是经过了很认真的思考,回老头说若是我将来杀了人她便再不会理我了,不管什么原因,都不准杀人,因为人死了,便什么都没有了,他的亲人会为他伤心流泪,我不知道她是哪儿来的这些思想,那么小的人,怎就会这些道理。

    老头听了连连点头,然后让我承诺不会轻易杀人,我答应了,之后遇上前来挑战的人,或是捣乱的人,我没了先前的戾气,就是心中再有火,也只是将其打走,最多的也就打残了,每次与人动手,丫头的话便会出现在我脑海,那老头见她的确没心思学武,便将歧黄之术授予了她,事实上也是,她在那方面的确有天分,不久便得了小神医这称号,而我,更是不会伤人了,否则,我伤了谁,她定然会去救谁,我不喜欢她将心思分在别人上。”说完这话,南宫皓然便不再吱声,也没有睁开眼睛。

    易云轩静静的听完这话,心中却是一惊,只是因为她儿时的话,他便在那般的生死关头也没有痛下杀手,若是换了别人,怕是不可能的吧,即使是自己,也是做不到的,或许,他明白了为何若儿会上这人了。

    易云轩不知自己是何时走出天牢的,他刚出天牢便有人来报林风和四使回来了,他加快了步伐向那坤宁宫走去,四使在若儿的门外等候,见到他便向他抱拳行礼道:“主上。”他轻轻点了头,便向着内走去。

    为若儿把脉的林风看到多不见的好友,脸上带着难掩的憔悴,他知道云轩的所作所为,也明白他心中所想,只是用错了方式。看到他离自己近了便双手抱拳道:“草民参加皇上。”云轩眉头紧蹙,这行的虽是江湖中的礼,然而他却不喜欢,明明之前便对他说过不必对自己行礼的不是么?

    “你这是何必?我说过,在你面前永远只是我,而非皇上,难道你也要与我疏离?”云轩用的是我而非朕,对着自己亲近之人,他不愿他们疏离他,不想用份的差别来拉开彼此的距离。

    林风闻言,抬起头对上那深邃的眼眸,之前负气离开皇宫的一幕浮现在脑海,他虽不满云轩的所作所为,然而他们乃是一起长大的生死之交,看到他眼中的复杂,心中叹了口气,继而恢复了之前对云轩的态度,调笑道:“多不见,怎得我们的皇上反倒是憔悴了不少?怎的?这偌大的皇宫竟让你吃不饱么?”

    云轩闻言,笑了,这才是他认识的林风,伸手在他口捶了一拳,林风回以一拳,两人笑而不语,四使却在门外看得格外开心,他们明白主上和林公子之间的谊,就如他们四人一般,看着两人渐行渐远,他们知道主上心中的烦闷,却是无可奈何,此番两人能和好如初,是他们四人乐于见到的。

    云轩见林风不再怪自己,便开口询问:“风,若儿已经昏迷了许久,若是醒不来······”云轩没有将太医的话说出口,因为他怕她真的会因此而再醒不来。

    林风看到云轩脸上的痛楚,安抚他道:“你别担心,先前我已为她把过脉了,并没有太医说的那般严重。”

    云轩听了林风的话,紧蹙的眉头终于有了舒缓,却又疑惑道:“那又为何一直不醒呢?”

    林风看了看躺着的若儿道:“从把脉的况来看,这丫头的体很是虚弱,似乎在不久前也发作过呢,加上寒气入体,体吃不消便陷入昏迷中醒不过来。”

    “那要怎么办?”云轩直接了当的问道。

    林风拍了拍云轩的肩,道:“有我在你还不放心么?”

    云轩看了看林风的眼睛,点了点头,而后,看了若儿一眼便出去了,他觉得自己很是混乱,他该好好理理自己的思绪了,现在林风来了,他说若儿不会有事,那么若儿就一定不会有事。

    后,林风看着云轩的背影,心疼起这个好友来,又看了看躺着的若儿,下了个决定,不管如何,他都会帮他留住她。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