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若儿昏迷,云轩狂怒

    凤阳王朝的这边,易云轩已经全盘的掌握了大局,他实施的新政使得百姓对他是感恩戴德的,却不知他们心中的明君,使尽手段为的仅是得到一个女人,若是他们知道,又会怎样想呢?

    原本寂静的皇宫大内此刻说是人仰马翻也毫不为过,大过年的,太医们本该在家与家人团聚的,而此刻,却是全都聚集在了坤宁宫外,在那主内,躺着一个似精灵一般的女子,那女子此刻全颤抖着,那暖玉对她丝毫起不了作用,屋内放了五六个火盆,就是大冬天,外面还飘了雪,走进那屋也是让人觉得燥

    而那女子,就那样躺在那儿,上盖了四五被子,仍是不停的冒冷汗,整个子都在颤抖,嘴唇也泛着紫,神智已然不清,太医院的院首此刻擦着额头的汗,他在亲自给那女子熬药,那女子将是凤阳王朝的皇后,在为那女子熬药时,他清楚的看到了皇上眼中的深,并放下话:“若是她有个什么事,朕要你们通通陪葬。”

    回想起皇上那眼神,在这火朝天的火炉旁,仍是打了冷噤,他老骨头一把了,可不想为此而丢了命,可是那女子的病······

    易云轩眉头紧皱,看着躺着的女子,明明神智已经不清了,而秀眉却一直紧蹙着,似在遭受着极大的痛苦,看着她的样子,易云轩心疼极了,从雪地回来后,他直接将若儿带进了皇宫,让她住进了坤宁宫,他想不到的是,若儿会出现这种状况。

    立马将回去过年的太医们召进宫,得到的答案均是天生畏寒,万万遭受不得寒气,而在那雪地中,她坐在地上将南宫皓然抱进怀里和跪在地上求他时的画面出现在他眼前,他知道她畏寒,却没想到会是如此的严重,就连太医也说此等病症是十分罕见的,他们没把握能治好她,加上她神志不清,此番能否醒过来还是未知数。

    若是他早知道她的体竟是这般状况,他一定不会带她去那处的,那么久不会发生这一切了,可是没有早知道,他带她去是因为被她伤到了,他想让她也尝尝心痛的感觉,最重要的是想让南宫皓然死在她面前,就算是折磨,他也要她明白,他是不会放了她的。

    这已是他们回来的第三了,她的状况开始有了好转,体不会再发抖,唇也不再泛紫,可是人却仍没有醒,药也得他喝在口中渡给她才能喂进去,这三,他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边,脸上的胡茬也没空去清理,若让别人看到,这哪里还是那个十分注重形貌的皇上,这只是个寻常的守着心上人醒来的痴汉子。

    若儿的昏迷不醒造成了他没空理任何事,若是在乱世,他便是要佳人不要江山的昏君了吧?好在朝中的大臣都忠心不二,就连曾经想过篡位的三皇子和五皇子也在他上位后对其的不追究往事,反倒加以重用而感激,忠心耿耿的。

    被卫军带回的南宫皓然被关在天牢,本来只有一口气的他,因为易云轩一句将他带回去,属下们清楚皇上不会要了他的命,加上南宫皓然此人充满着传奇,那的大战,使得卫军们无不钦佩,那若是他们之前没有做那么多的小动作,那么想要制服南宫皓然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吧,尽管双拳难敌四手,然而他想要走,却是轻易而举的。

    他们那般的步步紧,南宫皓然仍是坚守自己的承诺没有下杀手,这样的人他们从骨子里钦佩,因此他们找来了太医,给南宫皓然看诊,也将之前下的毒的解药给他吃了。而伤势太重的他,也是处于昏迷之中,这使得卫军们不想到了此刻在那坤宁宫中昏迷不醒的人。

    那,她的笑,深深的刻在他们脑中,那般的人儿,的确只有南宫皓然这般绝世的容貌还有那不服天地间任何事任何人的气魄才配得上吧,可是他们的皇上也是天人一般的存在啊,这三人之间的纠葛,怕是会没完没了呢。

    不知不觉中,年关过去了,本是要在年关后便迎娶若儿的易云轩因若儿仍处于昏迷中,便将婚期延后了一月,他已经开始上朝,处理国事,只是每下朝的第一件事他必会到坤宁宫来看若儿,太医们束手无策,好在,四使找到了林风,不便会抵达京城。

    他每还会去天牢看那南宫皓然,他的已经清醒了,不过被自己封住了武功,此刻的他,就像是个废人一般,但那脸上的神色却是没多少变化,仍是那样的不将人放在眼里,似乎,他不是他的阶下囚,有的人就是有这种气魄,不管在什么时候,总是给人感觉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觉,他南宫皓然,无疑就属于这一类。

    想要看到他脸上出现惧怕的神色,出言以武林盟的人的命威胁他,他却漫不经心的道:“若是他们出事,我会在你上千倍万倍的讨回来。”瞧瞧那话说的多狂?他难道不知道此刻的他只是他的阶下囚么?只要自己一句话,他便死无葬之地了。

    他没有对南宫皓然动刑,也没有将若儿的况告诉他,而他也没问,大概是清楚就是问了自己也不会告诉他吧,那在雪地中发生的事,他也命令卫军们不准透露出一句,否则就是诛九族。

    易云轩看着那躺着的南宫皓然,多未梳洗了,衣服上的血迹仍在,明明是如此狼狈的一人,却让人无法忽视他那绝世的容颜,不得不承认,尽管是自己,也在他面前失了色。南宫皓然拥有的太多,有能为他放弃武林盟百年基业的沈南天,有为他公然对付朝廷的上官清兄弟,还有若儿对他的

    他的生活无疑是自己曾经向往的,可是无奈他想要平淡的生活别人却是不,那些被追杀的子,和外公牺牲一家子的人的命来令他明白人只有站在最高处才能护住自己想要的,生在皇家,人生便不能随了自己的意,你不争不抢,就只有当炮灰。

    他的生活黑暗的太久了,所以他是怎样都不会放弃若儿的,可是想到那躺着的人儿,心就会觉得被针扎一般的刺痛,对于南宫皓然,他不会要了他的命,然而也不会放过他,他只答应了若儿不会要了他的命,却没有答应别的什么不是么?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