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雪地惊魂

    他以掌风将靠近自己的人打开,奈何人太多,一批批的上来,而且每个人都想致自己于死地,而他的骄傲又不许他逃走,他只得迎战,这一来,便是拖到了现在,他也不知自己打了多少了,那些人似是不知疲倦的,一批批的上来,自己的耐全无,然而他坚守着师傅的诺言,绝不轻易杀生,眼中尽是不耐。

    渐渐的,他感到了体力不支,卫军和江湖人士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们受过严格的训练,他们的打法很有章法,他们将自己拖着,而那些武功高点的江湖人则是趁自己不备之时下手,反正他也没对这些所谓的武林正派报过什么幻想,幻想着他们不搞偷袭这一招,只是,此时此刻他不能倒下去,若是倒下去了,若儿怎么办?

    想到若儿,他又强撑起一口气,专心对付起来,若儿见他拿剑的手开始微微的颤抖,拼命的摇头,想要出声,却怕分了他的心,想要将手从云轩手中抽离,却被牢牢的握着,丝毫动不了。

    看到有人一刀砍在南宫皓然的背后,她惊呼:“不要。”

    南宫皓然此刻是真的陷入了绝境了,上的伤越来越多了,任他武功卓绝,那又如何?他此刻面对的是千军万马,在这混乱的场面中,他听不到若儿的惊呼,他的意识越来越涣散,在这白雪凯凯荒无人烟的地方,自己若是倒下了,怕是没人会知道吧,那雪会将自己掩埋,又或是会死无全尸,此时此刻他心想的是那明媚的笑颜。

    若儿狠狠的咬了一口易云轩,易云轩一个吃痛便松开了那握着她的手,若儿一得自由,疯了似的跑上去,她要阻止他们,再这样下去,然哥哥会死的,刚跑了几步,便被人拦腰抱起,一个纵便到了那包围圈外,卫军中有人看到了易云轩,便向他行礼,易云轩将若儿放下,手掌一挥,卫军便停下了对南宫皓然的围攻,而南宫皓然此时已站不稳,体不由的倒了下去。

    若儿看着那被众人包围着的白色影倒了下去,心痛至极,穿过那卫军,来到南宫皓然的边,坐在地上,吃力的将他抱起,让他上靠着自己。

    看着那本绝世无双的脸上,此刻尽是狼狈不堪,眼中的泪不停的往下流,这是然哥哥啊,这是那被人称为小魔头的然哥哥,他是江湖中无人敢招惹的小魔头,也是护了她十六年的人,更是她心头所之人,看到他此刻倒在这里,若儿觉得这一切都怪自己,若不是自己要任,留书出走,那么,就不会招惹上轩哥哥,那么,后来的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南宫皓然看着若儿,眉头紧皱,虚弱的声音从口中出来:“若儿,快起来,你子受不得寒。”说着想要起,奈何根本动不了了。

    若儿的泪不停的流,此时此刻,他关心的还是自己的体,为什么自己不早点发现自己根本就离不开他,她也早就着他?为什么要明白的那么晚?将他紧紧的抱着,手却没有闲下来,将一个药丸喂进他口中,在场的人,没一个看到了这动作。

    卫军自动让出了路,易云轩缓缓的走来,看到雪地中紧紧相拥的两人,他觉得无比的刺眼,只是静静的看着两人,沉默不语。

    若儿看到他来,又看看了看自己怀中陷入昏迷的然哥哥,在南宫皓然额头落下轻轻一吻,而后缓缓的起走到易云轩跟前,扑的一声,跪下了,那声音在这寂静的时刻,显得尤为突出,易云轩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她,想要伸手将她拉起,却被她阻止了。

    “我输了,我认输了,求求你,放过然哥哥,我嫁你,我嫁你,只要你不要他的命,我什么都听你的。”

    易云轩看着那颜上不停往下流的眼泪,伸手将其抹去,将指尖放在唇边,轻轻的了一下,咸咸的,是苦涩的,他压住心中的苦涩,道:“即使我要了他的命,你也必须嫁我,否则,你所关心的那些人,将会永无宁。”他说出这话时,他便知道他和她之间,不会有任何的了,她怕是会恨他一辈子吧,但那又如何呢?只要她在他边。

    若儿闻言,抬头看着他,他眼中的复杂,她看到了,可是即使是伤害,还是不放过么?若儿起,笑了,笑的格外妖娆,在场的人没有不被她这笑惊住的,她本就生的极美,平里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小精灵,好似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而此刻的她,似是历经千难,笑中带着那侦破一切的解脱。

    “是么?你不就是想得到我么?你能这样威胁我,是觉得我在乎那些,那么若是我不在乎了呢?”那语气,轻浮的不像话,那神态更是不对劲,明明先前哭得那般的撕心裂肺的人儿,此刻,却是像换了个人一般,众人不解的看着她。

    易云轩的眉头似乎一直没有舒展过,此时的若儿,让他觉得好陌生,他压住心中的不安,道:“不在乎?你可能不在乎吗?那是你的亲人,是看着你长大的亲人,包括了你那两个哥哥,还有你那笨丫头,还有武林盟的那些人,你能不在乎么?”易云轩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若儿,想要在她脸上看出什么,但该死的,什么都没有,他什么都看不出来。

    若儿又笑了,笑意却是未达眼底的,带着讽刺的笑:“我会在乎那是因为我还活生生的活着,若是我死了,你说我还在乎什么?还能在乎什么?”带着咄咄人的声音向易云轩靠近。

    易云轩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嘴角上扬:“不错,开始学会威胁我了?呵呵,你且记住了你今的话,你会嫁我,会什么都听我的。”说完一把将若儿搂起,给卫军留下一句:“将南宫皓然带回去。”便消失在人前。

    就这样,昏迷不醒的南宫皓然被卫军带走了,那些江湖人士,留在原地,他们心中又悲又愤,若不是用沈虎的消息将南宫皓然导到此处,若不是他们在那假沈虎的上洒满了毒药,若不是他们使用疲劳战术,使得南宫皓然没个休息的片刻,不停的应付他们,若不是他们不要命的打法,而南宫皓然却是伤人不杀人的打法,他们此刻,还站在这里么?

    他们是所谓的正道人士,可是,他们做的这哪里是正道之人所做的?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