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云轩的残忍

    易云轩知道他这样做只能将若儿推得更远,可是他是真的没办法,若是不够强硬,只能看着她嫁给别人,或许在她心中会有自己一丝的地位,然而那却不是自己想要的,他想要的是她的一辈子,光是想到今后的人生有她的陪伴,他就会觉得很幸福,他不许有人破坏那即将到来的幸福,其实他才是那破坏别人幸福的人。

    他知道,一切就快结束了,只等天亮了,他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南宫皓然来闯了,最后喝下一口酒,将酒壶狠狠的抛向空中,然后砸到地上,酒壶破碎的声音打破了冬里的寂静,不管上还飘着的雪,冷峻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此刻的他,太过清醒,他多希望他可以醉,那么他便不会有如此的难过了。

    眼看着天渐渐的亮了,他嘴角扯出了好看的弧度,他在门外待了一宿,此刻浑被冻的僵硬了,可是他知道,她不会入睡的,他只想守着她,不管一会儿会发生什么,他都要她知道,他会一直在她边。

    若儿起想要开门看看天是否已经亮了,她急切的想要知道他到底会如何对付然哥哥,她打开门,被屋外的冷气冻得打了冷噤,而那立在她门外的人更是让她心惊,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在外面站了一夜,上有很多积雪,嘴唇发紫,嘴角上扬着,有着好看的弧度。

    心一软,立马上前去拉着他的手,将他带进了屋:“轩哥哥你怎么那么傻?这么冷的天,你在外面,会生病的。”

    易云轩不语,任凭她将自己拉进屋,看着她去将被子抱来往自己上搭,心里觉得暖极了,他不顾被子往下掉,伸出僵硬的手抚上那颜,若儿没有躲闪,任凭他冰冷的手在自己脸颊上,只是那眼睛不解的看着他。

    易云轩笑了,这个笑容是发自真心的,他看着若儿,扯动着嘴唇,缓缓道:“若儿,你是我的吧,你瞧,你那么关心我,你真的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么?”

    若儿的表停滞了,她看着他,摇了摇头道:“轩哥哥,在未明白真心以前,我或许对你有所迷茫,可是此时从此刻,我很确定我的是然哥哥,我···”

    “够了。”不等若儿将话说完,易云轩便将她打断了,他受不了她说她的是南宫皓然,应该说是个男人都受不了自己心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说别人吧,他发觉自己错了,刚才他还在想,若是若儿回答他对他有一丝的意,那么他便改掉那计划,不对南宫皓然赶尽杀绝了,可惜,他永远得到的是她不他。

    既然这样,那么就一起下地狱去吧,“你先收拾好,待会儿,我带你去看场好戏。”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若儿和那滑落的被子。

    若儿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心中的忐忑更甚了,她只是个女子,她怎知能做什么,她觉得好累,好怀念那被然哥哥抱在怀里的感觉,只有那人士就算是天塌了也能给她撑起来的。

    “然哥哥,你一定不能有事,一定一定。”若儿低声轻语,双手合十,在向上天祷告,此时此刻,她不知她还能依靠谁了。

    不一会儿,便有丫鬟前来将告知若儿去大厅,她跟着丫鬟来到大厅,易云轩已经整装待发了,一袭紫袍加,外面披了件黑色的狐裘,俊朗的外表显得冷峻不已,脸上丝毫没有先前的疲惫,若儿不在想,早上那一幕是真实的么?

    易云轩手中拿着一件白色的狐裘,缓缓走向若儿,将它披在若儿上,若儿站在那里没有动,易云轩动作轻柔的给她系好前面的带子,脸上却仍是没有任何的表,做完这一切,他将若儿带到上满了饭菜的桌子旁,坐下吃了起来,他的动作十分优雅,若儿此刻看到桌上的饭菜,心中不免泛起了酸意。

    这是她吃的菜,他记得呢,她已经相信轩哥哥对她的真心了,可是,感这事,不是不能勉强么?她的心被然哥哥满满的占着了,其他人又如何上得了她的心,见她没有动筷,易云轩剑眉一挑,却是不语,他不想多说什么,因为一会儿的场面,必是让她会更加恨他的,那么此刻他还是什么都不做吧。

    吃完饭后,他们便出了欢乐王府,他们来到城郊的一处山坡上,在这里,若儿竟看到了被众人包围着的南宫皓然,若儿大惊失色,南宫皓然此刻白衣已经沾了血,在这白雪凯凯的地方,显得尤为突出。

    包围着他的人,除了正在和他打斗纠缠的外面还有数不清的卫军,双拳难敌四手,即使你南宫皓然再如何的厉害,他这样不杀人的打下去,也吃不消啊。若儿望着易云轩,双手紧张的抓住他的衣袖:“轩哥哥,求你,让他们停止好不好,若儿求你了。”

    易云轩静静的看着她,出口的话确实无比的残忍:“就这一次,我不会答应你,今之后,我便事事顺你可好?”

    若儿摇头,痛苦的说道:“不要,然哥哥不会杀人的,你这样打下去,他迟早会死的,我求求你好不好?”

    易云轩将若儿的小手从衣袖中扯开,握住她的手,看着前方被困的南宫皓然,默默不语。

    若儿越看越心惊,南宫皓然武功卓绝,可是面对这一群武功不弱的江湖人士,他们对他的攻击显然是想要了他的命,而从他的表中看出了不耐,也不知他们纠缠了多久了,看着然哥哥的脸上有了倦意,而外面围着的卫军动也没动,只是在冷眼看着里面的打斗,他们是想坐收渔翁之利。

    今,轩哥哥显然是不想让然哥哥还有命活着回去的,原来他说的好戏,就是要让自己看着然哥哥被杀么?轩哥哥,你真的好残忍,若儿在心里这样想着,眼角流出了泪水。

    易云轩见若儿的眼泪,眼中闪过一抹狠色,他一挥手,那本站着看好戏的卫军便开始了围攻,南宫皓然此刻的处境更是凶险异常了。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