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云轩对她说:你,我要定了。

    南宫皓然独自在路上,快马加鞭的往京城赶去,他此刻很是后悔,若是他当时带着若儿一起上路,那么,便不会有如今的事了,他只希望,那易云轩不要对若儿做出什么事才好,若儿是他捧在手心的至宝,若是有丝毫损伤,还不让他难过死?

    眼看着就快到元宵了,再过一,他便可以到达京城了,而他此刻十分的不安,似乎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这种感觉很是强烈,这一路上,他被那些人江湖中人给弄烦了,他何曾受过这等窝囊气?若不是急着去京城,他定会让那些人知道惹上他的后果。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前来找他晦气的江湖中人,没一个是自愿的,只是全部的生家命都在易云轩手里握着,而他们清楚,南宫皓然虽是难缠,可是至少他不会杀人,他们的命是有保障的,权衡之下,当然是听从易云轩的命令了。

    而前方,等着他的是一条不归路,那是一条踏上了便没有回头路的路,只是此刻的他不知道,或是就算知道,他也会照闯不误。

    易云轩没有将若儿接进皇宫,而是在他之前的欢乐王府,若儿对这里的感觉就是物是人非,人还是那些人,只是心境太不一样了,王总管认出了若儿,凭的事那双无人能及的眼睛,他只是略顿了一下,便恢复了自然,他就知道,若儿这丫头是不简单的,原来她竟是如此美丽,也难怪主子对她念念不忘了。

    若儿住在以前住的地方,她和易云轩的关系僵到了极点,从那易云轩不顾她的意愿强行将她带来京城后,她便再也不和他说话了,她其实有很多疑问的,只是她不想在他面前问了,她越是在乎,他就越会威胁她,只是这离册封的子越来越近了,她的然哥哥还没有来,没有任何的消息,这让她第一次感到自己很没用,什么都做不了,若不是为了她,外公他们不会出事,哥哥们不会被软,然哥哥也不会成为武林的公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可是她就是不愿意和轩哥哥成亲,她没有那么伟大,用牺牲自己来换回自己所关心的人的平安,她明白即使自己那样做了,他们只会怪她,他们是何等骄傲的人?又岂会愿意自己为了他们而委曲求全?还有然哥哥,若是自己真的同轩哥哥成亲了,做了他的皇后,那然哥哥还不疯了?想到他的深,若儿坚信,只要坚持到最后,然哥哥定然会来带走自己。

    若儿聪明伶俐,可是,此刻的她忘了,他们面对的那是一国之君,任凭那南宫皓然武功再强,也是徒然。

    每,在若儿入睡后,易云轩都会到此,悄悄的进她的房间,看着她的睡颜,越是这般,他越是觉得心像是被火在烧,若儿对他不理不睬的态度,伤了他,可是他不能放了她,若是他不用强硬的手段,他永远也不会得到若儿,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就算若儿会恨他,他也不能放手,在今后的子里,他会好好对她的。手抚上她的脸颊,眼中的深表露无遗,发现那静躺着的人体动了一下,睫毛开始微微的闪动,他恼了,她就是如此的不愿看他么?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手下的脸颊立马红了一片,而那可儿却是保持着先前的姿势一动不动。

    俯想要亲吻那心神向往已久的红唇,感受到影的靠近,若儿立马坐了起来,躲开了,易云轩嘴角扯开一抹讽刺的笑:“怎么?不装了?你不是宁愿装睡也不愿看到我么?怎么不继续装下去了?”

    若儿秀美紧蹙,体蜷成一团,将被子紧紧的裹住,缓缓的开口道:“别让我恨你。”说的很是轻缓,而这话,却字字扎进了易云轩的心,使得他陷入了疯狂。

    一把抓住若儿双肩,虽是隔着被子,若儿却也能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他的怒气。“谁都可以恨我,就你不可以,谁叫你自己要来招惹我的?若是你不出现,那么我便不会有任何的奢望,可是你实实在在的出现了,你让我如何放得开?不要再妄图等你的然哥哥来救你了,他明便可到达这京城,哼,这一次,我便让他插翅难飞。”

    若儿惊慌的看向他,不顾肩膀的疼痛,问道:“你要对然哥哥做什么?你已是当今皇上,你何苦要执着于一个我?”

    易云轩嘴角的笑不减,却是未达眼底,此时此刻的他,哪里还是那翩翩公子?分明就是一个恶魔:“你放心,我会让你见到他是如何败在我手中的,至于你,我是要定了的,你不用再做任何的挣扎,那只是无用功而已。”

    说完,俯在若儿的失神中,吻了她的唇,只是轻轻一碰便离开了,却让若儿颤抖不已,惊慌的看着他,那眼里写满了排斥,他像是没看到她的眼神一般,在她耳边缓缓地说道:“你且好好休息,明,我便带你去见你那朝思暮想的然哥哥,看看他是如何成为我的阶下囚的。”说完便起走出了房门,带着的还有他的狂笑。

    若儿心里怕极了,她后悔了,她不该出走,更不该招惹了他,他哪里是那个如风一般的翩翩公子,他分明就是恶魔,然哥哥怎么办?为何当初不学了武?那么此时此刻她不会这般无可奈何,什么都做不了,她的那点伎俩,在武功颇深的人面前,那就是不值一提,那个追魂,武功那么深厚,却甘心做个不知名的杀手,他的目的是什么?

    还有,为什么他对然哥哥的行程如此了解,他刚才的这般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到底布下了什么局要对付然哥哥?而自己又能做什么?这一切都盘横在她的脑中挥之不去,这一夜。注定是个无眠夜。

    盛怒中的易云轩没有回皇宫,他就在院子里,拿了酒独自喝起来,寒风凛冽,还飘着些许小雪,然而他却觉得自己的心更冷,将酒一口一口往自己口中灌。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