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南宫入锦绣庄

    若儿无力的坐下,她不明白为何事会到这一步,轩哥哥此时给她的感觉除了陌生还是陌生,明明曾经笑得那般温暖如风的一个人,怎会变成这样?然哥哥还好么?哥哥们被控制住了?那么大的一个锦绣庄,哥哥们的武功也不弱,是怎么被控制的呢?还有外公、舅舅他们此刻到底怎样了?这一切都环绕在若儿心中,挥之不去。

    易云轩说的不错,南宫皓然的确成了强弩之末了,江湖的人都在找他,他的百花庄此刻被围得水泄不通,然而没人敢真的冲进去,因为之前进去的人,皆是被仍出来的,而且浑上下没一处好的,在他们的口写着:擅闯者死。

    血淋淋的大字加上惨不忍睹的死状,使得众人不敢乱来,他们分成了几批人马,他们无疑使最倒霉的,谁都知道这百花庄不好闯,然而也没料到会是如此的艰难,这手法,比之当年的魔教,也不相上下了吧。

    百花庄内,白头老翁在坐镇,此刻的他收起了平的轻浮,呈现在脸上的是浓浓的担忧,现在全江湖的人都在找南宫皓然,都要对付他,他倒是不担心那小子,然而若儿那丫头竟不知哪儿去了,也是他的疏忽,若是那丫头有个什么,那自己不得悔恨死?

    静园的这些人,都早已将那丫头当做亲人,哪儿能让她受什么委屈,若是出了什么事,还不得翻天了?百花庄内的精英全被他派出去了,他让他们去帮南宫皓然,同时也去找找若儿,这百花庄有他坐镇,没人可以进来毁坏这里的一草一木。

    早在很久之前,这里便成了他们的家,南宫皓然那小子平里是很讨厌,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然而他对若儿深,他们是看在眼里的,若儿丫头先前不懂,但从那晚的形来看,她此刻应是明了自己的心意的了吧。

    若是没有那易云轩的出现,此刻南宫小子和那丫头应该是在百花庄内高高兴兴的过年才是,可是那不该出现的人却偏偏出现了,不知最终会是如何,会不会又造成一场悲剧呢?

    南宫皓然和鹰一路上,所遇到的人,皆是不问青红皂白便对他们出手,结果当然是被他们打跑。然而,一直这样,使得南宫皓然的耐全部用光了,鹰抓了一人问了原因才知道,此刻南宫皓然已成了全江湖都在找的人。

    南宫皓然听后,气得脸色发青,然而此刻他没有心思再去计较这些,他只想快点去锦绣庄,他们赶到时,发现卫军将锦绣庄团团围住,周围还有很多不少江湖人,这些人,大概都是来对付自己的,以他的功力,完全可以闯进去,但他有所顾虑,在不知道里面什么况的此刻,他能做的只有等,他等到晚上,再潜进去。

    好不容易等到夜晚了,他在锦绣庄的后门外,准备纵上墙,却被桃拉住了。桃此刻的样子,真是让人很难认出,蓬头散发的,脸上灰不溜秋,南宫皓然皱了眉头,桃也不管其他,拉了他就走。

    待到一个又脏又破的废园子时桃放开了南宫皓然,头低着,不敢抬头看他。南宫皓然突然上前抓住桃的双肩问道:“你怎会在这里?若儿呢?若儿现在在哪儿?”

    桃低声道:“小姐被人带走了,那人估计是岳阳楼中的追魂,戴着银色面具,我不敌他,被他封了十二个时辰的功力,只能眼看着小姐被带走。”

    南宫皓然狠狠的将桃推在地上,那邪魅的眸子里,此刻有着浓浓的杀意:“好个易云轩,若是你敢对若儿做什么,管你是皇上还是天王老子,我都会将你碎尸万段。”

    那语气,似是从地狱来的一般冰冷,在地上的桃不打了个冷噤,他又问桃:“刚才你不要我进去,是为何?还有你既然来了,怎么会成了这幅鬼样子?以你的功力,想要进去应该不难才对。”

    桃摇委屈道:“他们里面有弓箭手啊,桃怕那些箭会中我,当然不敢进去啦,本来想去武林盟的,但听到他们说庄主你往这儿来了,就在这里等你呢,桃已经饿了好几天了,呜呜呜····”

    闻言,南宫皓然愤然道:“贪生怕死又好吃懒做的,早就该让若儿不要你了。”说完给桃留下个背影,让她去找鹰,也不管桃哭的多大声,便走了。

    训练有素的卫军,他们的弓箭手,向来是例无虚发的,在这里布下杀阵是想要了他的命吧,可惜易云轩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他南宫皓然岂是那么好对付的?

    他又来到了锦绣庄外,一个纵便上了墙,果不其然,周围很多暗哨,看来这锦绣庄是完全被控制住了,他的无声无息的潜进了书房,

    他料想的不错,清和璃在书房,他们在见到自己那一刻,脸上的表太过惊讶,径自走向书房的屏风后,这样,外面的人便不会发现房中多了一人。

    上官兄弟见到好友安然无恙心中不免放下了一颗石头,上官璃问道:“我知道你会没事,但没想到你还能这么快便赶来,对了,若儿如何了?没事吧她?”

    南宫皓然没有回答他的话,只道:“现在是何形,你且与我说来。”

    见南宫皓然没有回答璃,上官清眉头皱了皱,开口道:“若儿是不是出事了?”

    上官璃闻言,不可置信的看着南宫皓然,南宫皓然眼中出现闪过一丝狠色道:“不错,若儿被易云轩的人带走了,不过你们放心,相信那易云轩不会对若儿不利,当下之急,是确保你们的安全,那样我才好放心去救若儿。”

    上官清道:“这易云轩一副对若儿势在必得的样子,又将这江湖搅的混乱不堪,你此刻成了强弩之末了,我们又拿什么与他斗呢?武林盟之事,我也听到那些卫军说了,如今的形对我们很是不利。”

    上官璃接着上官清的话道:“而且锦绣庄内的人都中了十香软筋散,根本运不了功,我们此刻只能任人宰割。”

    南宫皓然听了不以为然的道:“就算什么都不利于我们,那又怎样?不管怎样,我都不会让若儿嫁与他,若儿是我的,从她出生起便是,谁想要将我和若儿拆散,我便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