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云轩的怒

    易云轩受伤的看着若儿,对若儿道:“若儿你在怕对么?”

    若儿抿唇,看着他受伤的表,心中不忍,但她的确怕了他,至少他眼中的炽,令她不安,看他一直看着自己,便道:“轩哥哥,我不该怕你么?”

    易云轩闻言惊讶的看着她,不解她这话是何意,若儿叹了口气,幽幽的开口道:“或许是因为然哥哥上总是发出让人窒息的气息吧,第一次见你,我觉得你让我有种如浴风般的感觉,这种感觉和然哥哥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让我想要靠近,可是你将我送回武林盟,向外公讨人,我当时很是抵触,因为回到武林盟,就意味着又要被然哥哥锢在边,没有自由,然哥哥很宠我,可是他也很霸道,霸道的让我觉得受不了。”

    若儿停下来看着易云轩,易云轩在她边坐下,眼睛一直在她上,看到她提到南宫皓然时,脸上的柔,他觉得很是刺眼,他未开口,她继而道:“从我懂事开始,然哥哥就告诉我我将会是他的妻子,所有人也是这样告诉我,而我却不以为然,我一直觉得然哥哥是哥哥,怎么可能当他的妻子呢?”

    “我从小就是在百花庄长大的,然哥哥待我比哥哥们对我还好,从来不会让我受丁点伤害,在我初潮来之前,都是和他同睡的呢,就连初潮也是他帮我处理的,江湖人都说他是小魔头,都怕他,可是你知道么?他从来不会杀人,他脾气是不好,对人也是理不理,什么都依着自己的喜好来,可是就是他那样一个不可一世的人,能给我最大的包容,只要有他在,不管什么事,我都可以不用担心。”

    “那是其他任何人都不能给我的感觉,我一直理所当然的接受着他对我的种种好,把这一切视为是对亲人的依赖,然而,在洛阳,看着他对那美若天仙的仙儿姑娘调笑谈天说地时,我心里很是苦闷,虽然我一直说,他会娶妻,我会嫁人,然而却从未真正想过他边会出现其他女的,就那一次,便让我明白,我对他并非是兄妹之间的亲而已,我他,只是以前我不明白而已。”

    易云轩听到此处,感到心中在滴血,双手紧紧的握着,一双深邃的眸子,流露出痛苦的绪,若儿像是没有看到他的举动一般,继而道:“后来,你将我从百花庄掳走,在他将我带回百花庄的途中,他对我说我们回庄就成亲,那时我虽明白了自己的心意,然而我却不愿成亲的,我的反对伤了他,我不明白他的不安是什么,而在听到你册封我为皇后那一刻,我明白了他为何会心急着让我成为他的妻子。”说完静静的看着易云轩。

    易云轩眉头紧皱,示意她继续。“是因为你,你将我掳走了,若是其他人,然哥哥不会放在心上,但是你是皇上,若是你想要我,定然会为难锦绣庄,然哥哥可以为了我不顾一切,然而他不想哥哥们为难,他急着让我成为百花庄的夫人,因为那样你便不能再来纠缠我了,他没想到的是,你的圣旨下的那么快,我们还没回到百花庄你便昭告天下在年关过后要与我成亲。”

    易云轩气绝道:“那是不是意味着,若是我晚了一步,此刻的你,已是南宫皓然的妻子,百花庄的庄主夫人了?”易云轩此刻,庆幸自己是皇上,庆幸自己当时的果断,可能有些卑鄙,然,只要能达到目的,没什么是不可以的。

    若儿摇摇头:“我不知道你对我为何这般,白头老翁告诉我我曾救过你,然而我是真的记不起来了,既然我救过你,那我可不可以让你收回册封我的那道圣旨?”

    若儿双眼中尽是期待,而此刻,她的期待,令易云轩再也按捺不住了,他起将若儿一把抓起,手中的力道将若儿弄痛了,他恶狠狠的说:“如果你没有再次出现在我生命里,我只会当你是那遥不可及的梦,然而你再次的出现,点亮了我整个黑暗的人生,你以为我会放你走么?”

    若儿讨厌他那种势在必得的口气,然哥哥是这样,他也是,然哥哥不会伤害自己,而他毕竟不是然哥哥。

    若儿试图安抚他的绪:“轩哥哥你别激动,我们好好说好不好?你抓痛我了。”

    易云轩这才放松了手中的力道,却并未放手:“若儿,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必须是我的皇后的,你该清楚君无戏言的。”深邃的眼眸里,除了是在必得之外,还有浓浓的意。

    若儿摇头:“轩哥哥,不要这样好不好?勉强是没有幸福的,若儿的是然哥哥,只想成为他的妻子,你强行娶了我,只会使我们都不幸福的。”

    易云轩放开抓住若儿的双手,坐下,拿起先前若儿给自己倒的茶,毫无避讳的喝了起来,看着手中的杯子,嘴角扯出残忍的笑:“若儿,我从不知幸福是什么,从前我想要的只是皇位,在得到皇位之后,我想要的便只有一个你了。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我得不到的,就算你不我,你还是得在我边,你的不是南宫皓然么?那么你可知,如今的他已成了强弩之末了?江湖各派,都在找他,只要找到他,便会对付他,现在除了百花庄,整个江湖都在我的控制之中,这其中,还包括了锦绣庄。”

    若儿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为什么?你要把然哥哥怎样?外公他们和我哥哥们,到底怎样了?”

    “看,你最关心的还是南宫皓然,你可知你越是关心他,我越是不会放过他?至于武林盟和锦绣庄的人,他们既是你的亲人,那也将是我的亲人,我不会对他们怎样,我们大婚后,武林盟将还是江湖之首,现在被我派去锦绣庄的卫军,也会撤去。”

    “你这是在威胁我,你这样做,我只会恨你。”若儿狠狠的说道。

    易云轩闻言,讽刺一笑:“若是我不这么做,我根本得不到你,就算是威胁,又怎样?这天下还有我不可以做的事么?”

    若儿听了他的话,恨不能掐死他:“堂堂男子汉,这样威胁一个女子,有意思么?何况你是皇上,你就不怕有人说你是昏君么?”

    易云轩仍是笑道:“我是不是昏君,百姓自会有定夺,然而你,我是定了的,别试图说服我,这是不可能的,我们的婚期,就在年关之后,距离现在,不过一个月了,明,我们便启程回京,准备大婚的事宜。”说完不等若儿说什么,便拂袖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