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云轩的宣誓

    沈剑冷笑一声:“您可是高高在上的皇上,哪里是我们这些江湖人可以直呼其名的?”

    易云轩似是没有听出他口中的讽刺,仍是笑着,道:“若是论年龄,我乃是小辈,所以直呼其名并没有什么不妥,我知沈盟主与沈大侠对我意见颇深,然我此番将你二人请来,并未有什么恶意,只是想请二位帮在下个小忙而已。”

    沈剑闻言不屑道:“呸,当初若是武林盟帮了大皇子或是三皇子,如今登上这皇位的绝非是你这卑鄙小人,不念我们帮你找了人便罢了,还这般待我们,你还好意思说请?请是这样的么?别说那些人来武林盟声讨然儿不是你授意的,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告诉你,你休想用我们父子做什么,你的目的不管是什么,我们都不会让你达成的。”

    易云轩听了并未发怒,脸上的笑容丝毫未减:“沈大侠所言不错,武林盟是曾帮过我,因此,岳阳楼之事,我不是也没有追究了么?否则你凭什么认为,你现在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我面前?是我授意江湖中人去武林盟声讨南宫皓然的,那又怎样呢?他南宫皓然伤了我,我就不该对他有所动作么?”

    沈剑想要开口,却被沈南天制止了,沈南天道:“如今这天下尽在你的掌控之中,老夫很是好奇,还有什么事是你做不到,还需要我父子二人帮忙的。”

    易云轩笑道:“沈盟主此言差矣,这个江湖,云轩不过是暂时收来管管的,武林盟在江湖中的地位永远是不会变的,我想沈盟主在后我与若儿大婚之,当我们的主婚人。”

    沈南天闻言,黑亮的眸子中闪过愤怒:“老夫一届江湖草莽,怎配给皇上您主婚?皇上您说笑了。”

    易云轩缓缓走下台阶,直到沈南天面前:“沈盟主可是武林的泰斗,怎可妄自菲薄?您是看着若儿长大的,定是希望能看到她嫁人吧?”

    沈南天笑了:“不错,若儿是老夫看着长大的,也会看着她嫁人,会当她的主婚人,然而,她的良人绝非是你,她和然儿从小一起长大,两人之间的分岂是别人能轻易插足的?况且,您高高在上,**佳丽无数,若儿那单纯的子,在那**还不被人给吃的连渣都不剩?”

    易云轩闻言黑了脸:“若儿若是喜欢那南宫皓然,又怎会留书出走?她明明对我有意的,他们之间从来只是南宫皓然一厢愿而已,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我的**,不会有其他女人,这便是我对若儿最大的承诺。”云轩说着,语气中有的,是坚定。

    在一旁一直未发出一点声音,似乎这一切都与他无关的追魂闻言银质面具下露出的黑眸,闪过一丝惊讶。

    沈剑气愤的说道:“我呸,你是痴人说梦吧,若儿岂是你这卑鄙小人想娶便娶得了的?她从出生起就注定了会是我沈家的媳妇儿,是然儿的妻子,你还是趁早死了这心吧。”

    易云轩一把抓住沈剑的衣领,恶狠狠的道:“这天下都是我的,何况是一个若儿,他南宫皓然如今没了武林盟的支持,锦绣庄也尽在我的掌控中,小小的百花庄又能掀起什么风浪?我就是要她,就是要娶她,我倒要看看,谁能阻止得了,沈虎如今被我令人秘密送回京城,若是想要他平安无事,最好还是好好跟我合作的好,别试图激怒我。”

    “你·····”沈剑想要摆脱他的控制,奈何此刻的他成了强弩之末,易云轩放开他,冷冷的看着他,那眼神,太冰冷,沈剑平并非如此莽撞之人,然而最近这一切,加上易云轩将沈虎扣留在不知什么地方,使得他失去了往的平静。

    沈南天则是摇头:“若儿那丫头,若是真喜欢你,那么,我们也无话可说,强扭的瓜不甜,你何苦如此?若儿会快乐吗?你说然儿是一厢愿,那么你又何尝不是了?”

    沈南天的话字字落在易云轩心里,如针一般,其实他何尝不明白?然而他是真的不能没有若儿,从她再次出现在他面前,他就觉得这是上天给他的机会,他的人生已经不可能会完整了,若是连若儿也没有,那更是没有任何意义了。

    他相信,只要若儿嫁给他,他会让她幸福的,她会上他的。拂袖往内廷走出,在拐角处留下一句:“就算她不我,也必须是我的皇后。”

    沈南天和沈剑没有被困在监牢,沈剑对这里还是比较熟悉的,当初,是他带人来剿灭的岳阳楼,这里现在只有他们几个,他们不知道,若儿此刻就在这里。

    若儿心里很难过,那,戴面具的男子将她带到了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她不知道,然而在这里,他又见到了轩哥哥,她从他眼里看到了然哥哥看他一样的眼神,这让她很忧心,她不止一次开口问为何会册封她为皇后,他却总是避而不答,他越是如此,她越觉得害怕。

    “然哥哥你在哪儿?若儿好想你呢,你是不是也在想若儿,你大概还不知道,若儿现在受困于人呢吧。还有哥哥们怎样了,桃应该到了吧,也不知何时才能见面了。”若儿靠着桌子,幽幽的说道,她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询问桃怎样了,易云轩告诉她,桃没事,她才放下心来。

    易云轩在门外便听见了,他觉得心像被扎了一下,若儿觉得他在困着她,她想那南宫皓然了,如果当初没有送她回武林盟,此时此刻,是不是她想的人只会是他了?

    他走进屋内,虽然岳阳楼被灭,然而他在来此之前便找了下人,知道她畏寒,便在屋内放满了暖炉,若儿穿着白的长裙,一张小脸因为暖炉的缘故,红彤彤的,而脸上的表,则是落寞的。

    他一进来,若儿便皱了眉头,她不想和他单独相处,他眼里的光芒,她太熟悉。

    易云轩见若儿这幅表,心里紧了紧,沈家父子的话伤了他,此刻,若儿脸上的抗拒,更是让他难受。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