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神秘人劫走若儿

    当桃将黑衣人都打趴下时,林中传来一阵箫声,若儿听了没什么,而那几个黑衣人却万分痛苦般的在地上打滚,桃原本红润的脸色,也开始变得苍白,双手紧握,额头上的青筋浮现,是在隐忍着极大的痛苦。

    若儿下了马,站在地上,大声喝道:“不知是哪位高人在此,我主仆二人向来与人无怨,不知阁下到底意何为?能否现一见?”说完全神戒备的看着四周。

    那箫声停了下来,在地上的那几人已经昏厥过去,桃开始调整气息,从林中走出一人,那人十分的伟岸,着银色长袍,一头黑发披散在后,十指修长,手执玉箫,脸上戴着面具,银色的,显得此人十分冷酷。

    若儿盯着此人:“敢问阁下是谁?是敌是友?”

    那人没有回答她,只是缓缓向她走来,在她还未来得及出手时,在她上一点,她便倒在他上,桃见状,运气想要飞向前,却发现浑发软,倒在地上,那人用余光撇了一眼桃,出言道:“别白费力气了,你被我用箫声封住了内力,十二个时辰内是运不了功的。”说完无视桃那像要吃人的眼神,抱起若儿,便朝林子中走去。

    若儿是对的,上官清和上官璃此刻,的确出事了,三前,卫军首领死于非命,那些卫军便把这归咎在锦绣庄上,锦绣庄如今的份很是尴尬,若儿还未当皇后,因此,这还只是个江湖世家,还不能称得上皇亲国戚,就算圣旨下了,然而谁都知道,若儿是不是皇后,那还是未知数,况且,卫军和军队是一样的,视首领为天,首领不在了,他们自然要为首领报仇的。

    本就是监督看管着,如今更是称得上囚着了,卫军开始开始迫上官兄弟交出凶手,否则,誓不罢休,上官璃本想大打出手,却发现,自己中了十香软经散,根本提不起气,运不了功。就这样,锦绣庄被彻底控制了。

    京城内,韩大人在暂管国事,面对众人的询问,韩大人只道:“皇上有他自己的思量,众大人不必担心,各自做好自己的本分便可。”

    众人无奈,只得做罢,毕竟这天下是他易家的天下,他们又能多说什么呢?

    南宫皓然赶到武林盟时,已是正月初八,不过短短的三,这里已是空无一人,他和鹰找遍了整个府邸,却未发现一人的踪迹,有的只是些许血迹,他的剑眉紧蹙,眼中闪过杀机,鹰愣了,在主人上从未看到过如此绪,主人虽是江湖人,却是从未杀过谁。

    南宫皓然心里如潮水般波涛汹涌,他从小便失去父母,在这世上跟他还有血缘的人就是外公他们了,他平里虽没怎么理他们,看似不在意,实则他们都是他心里最重要的人,若是他们出了什么事,就算颠覆整个凤阳王朝,他也要拿那幕后之人的命陪葬。

    鹰看着主人,如今主人真的算是孤立无援了,武林盟的人无故失踪,锦绣庄内传不出任何消息,百花庄的人就算再如何的厉害,也难有所作为了。不过,他相信主人,定能有法子,走出这困境,他和主人其他的属下,定是对主人生死不弃的。

    南宫皓然看向鹰时,看到的就是他眼中的决绝,他当然知道鹰在想什么,但那是愚蠢的,他南宫皓然不会也不需要属下为他牺牲,他会保护边的每一个人。

    眼下,他要去锦绣庄,他想,以外公和舅舅的能耐,不会出事,况且,那易云轩也不是傻子,若是武林盟的人出了事,对他而言,丝毫没有好处。

    若儿在百花庄内绝对是安全的,此刻的他,无比庆幸百花庄有那个静园的存在,那些人的存在,在此刻,显得那么的重要。

    卫军与锦绣庄的人益剑拔弩张,锦绣庄的人又都失了功力,好不一个凄惨。卫军着上官兄弟,要他们交出杀人凶手,而他们,又如何交得出来?这事,他们分析了,定是卫军自己动的手脚,目的便是借此来控制锦绣庄,可是他们不懂,锦绣庄已经被控制住了,不能往外传任何消息了,他们还嫌不够么?

    沈虎按耐不住自己的子,想要强行冲出去,然而却被制住了,被关在了上官兄弟不知道的地方,这使得如今的形势更加的不利于他们。

    使得江湖整个混乱的人,此刻,正在岳阳楼的总坛,坐在主位上,一袭紫袍,显得好不一个雍容华贵,这里已经不复以前了,让这一切变成这样的是南宫皓然,若非他,此刻,岳阳楼便还是岳阳楼,沈南天和沈剑也在这里,他们上带有伤。

    能使得这两人受伤的人屈指可数,然而,岳阳楼中就有一位,这位是在岳阳楼的幸存者,若非当时他有任务外出,岳阳楼也不会有如此下场。他便是在树林带走若儿的人,此人名追魂,他的来历无人知晓,真面貌也没人见过,但他武功奇高,照说以他如此手,应该不甘居于人下才是,然而却是他自己找上门来的,先是挑了四使,又对易云轩说,他要加入岳阳楼,却不需要多大的职位,他只要做个杀手便好。

    无论要他杀谁,他总是出色的完成任务,话不多,办事能力却是无人能及,他的份就是一个谜。那,江湖众人和武林盟的人僵持不下,也是他去了,才算完了,他制住了沈南天和沈剑,将二人带了回来。

    此刻,他就直直的站在那里,沈南天和沈剑也是站在那儿,整个大,只有他们几人,四使,有他们的任务,易云轩嘴角嗤笑:“沈盟主,此番请沈盟主前来,目的是什么,相信沈盟主心中已有数。”眼睛直直的看着沈南天。

    沈南天回视他,眼神中丝毫没有因为此刻是阶下囚便有一丝畏惧,也没有因为此人乃是当今天子便向他行礼:“老夫此刻该叫你皇上?还是易云轩呢?”

    易云轩笑了:“沈盟主说笑了,此刻,云轩在江湖,您唤我云轩便好。”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