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声讨南宫

    青城派的掌门于星云道:“沈盟主,一码归一码,虽然林帮主所说有些夸大了,但那南宫庄主的的确确的做了很多有违道义之事,他为武林中人,又是武林盟的掌权人,岂能不做好表率?恃强凌弱那也是事实,我那徒儿张小生不就被他给揍得鼻青脸肿的?况且,在洛阳,我徒儿的武功无故被人抽去,众人皆知,这世上能够将人的功力抽去,为自己所用的,只有当年那女魔头杨素心做得到,而她与令的交,想必不用我多说,沈盟主也是知道的,我徒儿是由南宫庄主派人送回的青城派,敢问,南宫庄主该不该给我一个交代?”

    沈南天闻言,眼中一丝精光闪过,还未出声,一旁的沈剑便抢先开口道:“于掌门此话可是血口喷人了吧,家姐为何而死,在座的各位心知肚明,家姐就是在死后也是要我妹婿南宫昊天将她的死因隐瞒,你们当真认为我武林盟好欺么?那杨素心,为何成魔?还不是被在座的各位给的,若不是她,那杨顶天的魔教总坛又是那么好攻的?为了那《吸星**》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将她上绝路,还害得我妹妹难产而亡,我们不提,那是因为我妹妹善良,不想因为她的死引起武林的动乱,你们还真当我武林盟的人是死的么?且不说多的,在洛阳,若非那杨素心,你那徒弟早成了干尸一具,还有的你拿他的事来诬赖然儿?”

    面对沈剑的咄咄人,于掌门苍老的脸上出现了深深的愧疚,在座的众人,都曾参与当年之事,他们一直认为武林盟的人是不知的,奈何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况且他沈南天是何许人也?又岂是会被瞒过去的?

    沈剑见众人不语又道:“然儿行事的确是不按常理,然而这就能说明他是十恶不赦之人了?他可有真正杀过一人?别告诉我岳阳楼之事各位也想拿来说,那岳阳楼干的是什么买卖,就不必我多说了吧,人各有志,各位要归顺朝廷,我武林盟也不便多说,但是若想欺负到我武林盟头上,还要看看我们是否答应。”沈剑的句句都如重石压在在座的人的心中。

    众人皆是不语,因为此番前来,的确就是无理取闹、无中生有的,他们这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然而即便如此,他们之中也没有人要就此离去,他们知道,离去,意味着什么。

    此时,百花庄内的若儿,此刻很是不安,她不知为何,总觉得要发生什么,这种感觉在几年前出现过,那次,大哥和二哥险些丧命,二哥因看不惯江南六怪的行事作风,便出手制止他们中的红花娘子将年轻男子带走,那红花娘子是出了名的狠毒,便和招来其他五怪,和大哥二哥对上了,也幸好她心绪不宁,说什么也要去找两个哥哥,她去了,南宫皓然当然也去了,江南六怪使毒计令大哥二哥受了很重的伤。

    若是当时她和然哥哥晚去一步,那么如今两位哥哥应该已经不在了,她这几在百花庄是坐立难安,此时此刻,她再也做不下去了,她要去找哥哥。

    带了桃,没有告知任何人,她便出庄了,在很久之后,她在想若是当时她没有出庄,那么是不是后来发生的那些事,就不会发生了,那么伤害是不是就没有那么大了?然而人生没有如果,也没有早知道这几个字。

    她一出庄,便被人跟踪着,她虽有所察觉,却也并未在意,在江湖上,她相信不会有人对她不利,她忘了,从她被册封那一刻,她便不再是简单的江湖中人。

    锦绣庄和百花庄坐落的并不太远,两的路程便可到达,她和桃各自骑着马儿,在行道上奔驰着,不想却被人拦住了前去的道路。

    来者是五个黑衣蒙面的人,手持大刀,虽然不会武功,然而毕竟从小便跟在南宫皓然边,从几人的呼吸吐纳,也能知晓这几人绝不简单。若儿没有说话,拉着缰绳的手紧了紧,秀美紧蹙,桃则不乐意了,想她已经很久没有出来过了,这一出来,便遇见个这些不识相的,怎么能不生气。

    桃怒气冲冲的瞪着前方几人,一手拿着缰绳,一手插腰道:“识相的就给你桃姑我让开,不然,惹火了我,你们可没有好果子吃。”此时此刻,还能如此说话的,大概只有桃这丫头了,若是换了别人,大概会被那几人手中的大刀给骇住吧。

    那几人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站在最前方那人冷笑道:“好大的口气,反正我们的目的只是上官若儿,我便送你归西。”说着一个纵便来到桃跟前,眼看手中的大刀生生向着桃砍了下去,桃却是不躲不闪,手中发出一掌,生生震断了那刀。

    黑衣人眼中尽是不可思议,后的几人见状,也是惊讶不已,他们没想到,这看似无害的丫头,竟有如此功力,不再迟疑,便全攻了上来,其中一人,攻向若儿那边,想要抓住她,却在碰到若儿的那一刻惨痛的叫了一声,便昏倒在地。他们忘了若儿虽不会武功,却是神医,能将手中的银针救人于活命,那么在关键时刻,自然也能用来自保,她并未真正伤人,她只是在针上涂了麻药,使得那人昏了过去,这一头,桃一人对付四人,却是迎刃有余。

    这便是她带桃这丫头出来的原因了,桃除了对她最忠心外,那武功也是得天山老人的真传,她对武功丝毫没有兴致,而桃这丫头却在这方面有出奇的天分,天山老人没有收她为徒,然而却从不避讳她,一直是在她面前传授哥哥们和然哥哥的武功,桃这丫头的武功造诣,比不上然哥哥,却在两位哥哥之上呢,只是她平的所作所为,只会让别人想到这丫头是个迷糊的懒丫头,谁会想到她有如此高深的武学造诣?若不是她看过桃打败过二哥,想来她也是不相信然哥哥对她说的:“你那迷糊的丫头,就是个奇葩,没心没肺的,就在一旁看着,竟也能学到一不输清和璃的武功,大概璃如此和她不对盘的原因就在此处吧。”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