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江湖人齐聚武林盟

    三人料想错了,南宫皓然是在若儿的事上很冲动,只要关乎若儿,他几乎没有理智可言,然而这次不一样,他虽是江湖中人,然而大是大非他还是明白的,毕竟那人是帝王,是这凤阳王朝的掌权者,他可以无所畏惧,然而,外公和清,他们不可以。

    他们和他不同,他可以任妄为,那是他将什么责任什么世俗礼仪看得狗不通,而他们则不同,他们心中所要顾虑的太多,他不会让他们因为自己而受到牵连的,想拿易云轩胆敢颁发那样的圣旨也是因为如此吧。

    所谓关心则乱,南宫皓然忽略了一点,既然易云轩是王,那么,若儿只有在他边才是最稳当的,因为他的这次疏忽,他犯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错,这错使得他和若儿在今后的子里,都备受煎熬。

    在南宫皓然快到京城时,一旁的属下鹰接到消息,江湖人士聚集在武林盟声讨他,道他近些年来的行为有违道义,又道他将江湖人不当一回事,诸如此类,列举的事多不胜数。

    一旁的鹰看着主人,此刻的南宫皓然脸色的表有些骇人,那无与伦比的脸上带了一丝恨意,他想开口问主人现如今,到底是先去京城还是立刻返往武林盟,但他没有,他知道,主人定会有定夺的。

    南宫皓然双手紧握缰绳,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将马头往回一拉,便在路上奔驰起来,鹰见状双腿用力一夹马腹,将马儿掉头朝着他的方向追去,那是去武林盟的方向。

    大年初五,本该是在家与家人好好过年的子,这些江湖人士却是来到武林盟说什么要声讨南宫皓然,武林盟瞬时便得闹非凡,众人中带头的乃是巨鲸帮的帮主林大鹏,此人是出了名的小人,风吹两边倒,曾被南宫皓然打得鼻青脸肿,将他所霸占的女子都给放了。

    他此番能如此的大胆,是为了何故,沈南天心知肚明,此刻他坐在主位上,脸色看不出任何绪,只是在座的众人皆知,沈盟主此刻已是很不耐烦。

    沈剑在一旁站着,看着那林大鹏滔滔不绝地数落侄儿的不是,心中如有团火在燃烧,恨不能一掌劈死那卑鄙小人,他家侄儿,那是何等的优秀,就算是有什么不是,也轮不到林大鹏此等小人来数落,况且,这林大鹏也不想想,当初自己跪地求饶时的样子,如今敢在武林盟来放肆了,真是觉得当了朝廷的狗便有多了不起了么?

    然而父亲用眼神制止了他,的确,若是出手,只会令事更糟而已,二弟去了锦绣庄,这一去便消息全无,怕是被困在了那里,这皇上,还真是个人物啊。

    沈南天见林大鹏似乎毫无停止的意思,便出言道:“照着林帮主所言,我家然儿便成了个十恶不赦之人了,那么我想请问在座的各位,当初你们不来声讨,反倒在这大过年的时间来我武林盟声讨我然儿这是何意?”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那小魔头,虽是任妄为不将人看在眼里,然而却从未真正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反倒是将那十恶不赦之人给擒住,为武林除害,且他从未杀人,说到什么十恶不赦,在座的众人都比他要像一点,毕竟在江湖中,有谁没有杀过人呢?

    但他们此次前来,是不得已的,若是就这么回去,他们的子并不好过,谁让他们后之人是那高高在上的人呢。

    林大鹏却不以为然,冷哼一声道:“沈盟主此话就是在维护那小魔头了,他虽说是您的外孙,然而您是江湖人士的首领,江湖中的不平事不该是您来管么?您却将大权放在他手里,这不是助长了他的歪气么?况且您说的好听,以前怎么不来声讨,我们倒是想啊,问题是打得过他么?谁不知道他看谁不顺眼便出手教训那人?为了个女子,把整个江湖闹得鸡犬不宁的,沈盟主,在下说的可是事实?

    沈南天听了讽刺一笑:“林帮主说的确是事实,不过在下想陈清一点,武林盟在你们各门各派纷纷归顺朝廷时,便不再是什么江湖的群龙之首了,那么你们所谓的不平之事,又与我何干?再则说了,江湖从来不是弱强食么?武功高者说了算,林帮主难道没有仗着自己武功高而取代了自己的师兄当上了巨鲸帮的帮主?难道没有仗着自己的武功而将别的小帮派纳入自己的门派之中?在此处说什么然儿弱小,我想问问在座各位,谁是弱?谁是小了?”

    林大鹏一时被沈南天的话顶住了,不知该如何说,看看众人,众人皆是摇头,是的,江湖中,本就是这规矩,别说什么仗势欺人了,只要你有那本事,杀人也是不为过的,当然,你也不能滥杀无辜就是了。否则又会像当初剿灭魔教一般的灭你满门。

    见林大鹏无言以对,沈南天又道:“然儿为人到底如何,我想在座各位心知肚明,当初武阳真人的大弟子偷走了本门的至宝,又仗着武艺高强在江湖中横行霸道,那是没人敢出来制止他,若非然儿将其制服,废去了武功,在座的各位如今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声讨然儿么?”

    话音一落,在座的许多人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他们今天到此,本就是无理取闹,武林盟在江湖中的地位那就不说了,他处事公,从未包庇哪一方,加上它本就十分的强大,才使得武林能如此的平静,若是真的没了武林盟,那么这江湖,还不知乱成什么样了。

    平心而论,他们这群自由惯了的人,根本不想归顺朝廷,奈何,这新皇的手段太过强硬了,不归顺便是死路一条,江湖和朝廷从来都是各不相干,然而,这天下都是皇上的,还别说是自己那小小的门派了。

    想到那人的话,众人心中一紧,就是再没脸没皮,还是得做下去,他们可以将生死置之度外,然而他们的家人他们却不能不顾。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