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锦绣庄被困

    若儿想到这些笑了,对着白头老翁道:“又不是不知道然哥哥不在,你怕什么啦,到底然哥哥去哪儿了?还有,为什么我会被册封为皇后而我却不知道呢?明明轩哥哥和我认识也不久啊。”

    白头老翁看若儿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笑了,这丫头一定没有认出易云轩曾是她救过的人,知道她离家出走那阵是在欢乐王府,也是这丫头才做得出来那敢惹南宫小子的事。

    当那南宫皓然回来时,看到她的留书,生生的震碎了大理石地板,那脸色,那散发出来的气势,简直就是写着了生人勿进嘛。

    “丫头,你还记得你十三岁那年救过的一个男子么?”白头老翁准备为她一一解惑。

    闻言,若儿的秀眉皱了起来,一副不解的样子看着他,似乎是在说你这是答非所问嘛,白头老翁继而道:“那男子内伤颇重,上还有刀伤,体内又中了毒的,你再好好想想。”

    若儿陷入了沉思中,可是左想右想还是未能想起来什么,便摇头道:“我是真的不记得啦,这和我问你的有关系么?您老就别卖关子啦,快告诉我吧。”

    “呵呵,小丫头,你和那易云轩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呢?”白头老翁笑着问她,他就知道这丫头不会记得,事实上,她将他救醒不一会儿,便被南宫皓然那小子给强行带走了,据桃那丫头说是因为若儿要喂易云轩喝药,南宫皓然便像一阵风似的转眼便到了若儿跟前,将她强行带走,之后,便了若儿的足,让她好一阵的不准来静园。

    若儿想都未想便答:“是在我出走那阵呢,我到京城的第二便遇见了他,我见他长得那般好看,还想让他当我的夫君呢,便对他说我有多可怜,让他招我进府做丫鬟,本来嘛,我在那儿过得还有滋有味的呢,谁知道,他竟带我回了武林盟,让然哥哥好生惩罚了我呢。可是这与他要册封我有什么联系呢?他明明就对我无意啊,不然又怎会送我回武林盟呢?”

    白头老翁不由觉得好笑,这丫头,还不懂滋味呢,她以为那易云轩将她送回,便是不在乎她的表现,却不知,那也是无可奈何,毕竟,武林盟的人可不是好讨的。

    “丫头,你错了,那易云轩,你早见过了,是在三年前,我刚说的那被你所救的男子,便是他了。”

    “呀,那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他那么好看,我一定会记得的啊。”若儿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白头老翁用手点了点她的额头:“你这丫头,就知道贪念男色,有那南宫小子在,其他人还能入了你的眼么?”

    若儿想了想道:“轩哥哥和然哥哥是两个不同的类型,然哥哥太过妖孽了,那长相,真的是用风华绝代来形容也不为过,和他在一起,就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怎么会有人那么好看呢?而且他又不喜欢笑,有时又超霸道的。而轩哥哥不同,他很好看,喜欢笑,笑起来,让人感觉如沐风。咦,不对呀,这是什么和什么嘛,我是想知道怎么会被册封了。”

    白头老翁道:“傻丫头,你还不懂么?那易云轩和你然哥哥一样,想当你的夫婿。”

    若儿秀眉紧蹙:“那然哥哥一定是去京城找他算账去了对不对?”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白头老翁点点头:“丫头,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都希望你不要做傻事,你要相信南宫小子,有他在,不会有解决不了的事。”

    若儿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便回了自己的房间,她在感上或许很笨,但她不傻,江湖和朝廷虽说各不相关,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在这凤阳王朝,真正的掌权者还是轩哥哥,他此举,无疑是在向然哥哥宣战,然哥哥几乎就代表了整个武林,轩哥哥此举,是为了彻底的控制武林么?

    她陷入了沉思,她不懂,为何轩哥哥会这样做,而哥哥们会怎样做,抗旨的话,可是会被杀头的,然哥哥去了京城,真的就能让轩哥哥收回成命么?她摇摇头,不想去想,这明明是过年,却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感到孤单,这还是第一次,大过年的,没有然哥哥也没有两个哥哥,她自己一个人呢。

    锦绣庄内,众人感受不到过年的闹,有的只有令人窒息的气息,皇上派了人将锦绣庄牢牢的围住,美名其曰是为了保护国舅一家,然而却是只能进,不能出,锦绣庄内的任何消息也传不出去。

    书房内,沈虎、上官清、上官璃三人面色严肃,眉头紧蹙,他们何曾想到这皇上会这般做,锦绣庄的人士被迫接的旨,前来宣旨的人带来了五百卫军,若是抗旨不接,那么这五百卫军便会踏平锦绣庄。

    卫军的武功绝不会高得过他们三人,然而要知道,他们是训练有素的军队,是最优秀的军队,五百人可抵寻常士兵三千人,双拳难敌四手,何况锦绣庄并非个个都武艺超群。

    接了圣旨那是缓兵之计,他们现在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南宫皓然上了。

    上官清打破了沉默:“新皇的手段果真非同凡响,不过一月,竟能将武林各派收编,使得那些门派纷纷投了朝廷,如今我们算是孤立无援了,年关一过,若儿便得与他大婚,皓然兄此刻应在去京城的路上了,就是不知他能否让皇上收回圣旨了。”

    上官璃摇头道:“我看很难,皓然那脾气你又不是不了解,只要沾上点若儿的事,他还有什么理智可言?依我看,他此番进京一定会找那皇帝算账,而那帝王的尊严又岂是你一寻常人所能触犯的?”

    沈虎点头:“不错,那小子,整个的无法无天,先前已是将皇帝打伤了,此次前去,怕是也只会用武力来解决。”

    上官清双手负在后,冷峻的脸上是一种深深的担忧,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不管是谁伤,都是两败俱伤,他不担心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