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江湖大变

    若儿在感觉自己置于一个火炉之中,她想逃,却又逃不了,柔嫩雪峰被南宫皓然古铜色的大手握在手中,脖子上也有斑斑点点的红痕,南宫皓然的一路吻下来,时不时留下一个痕迹,看着雪白的肌肤在自己下开始泛红,南宫皓然满意极了,继而埋头含住那棵被自己冷落的樱桃开始吸。

    若儿伸手想要推开他,奈何双手刚碰到他火的肌肤,便换来他更急切的吸,口中的樱桃开始在自己嘴中立,又转向另一边,火的坚不断摩擦着若儿的**,将空出的手,慢慢向下滑去,待到那神秘的三角地带,拨开两片花瓣,将食指试探的伸了进去,立刻便遭到了排斥,火的内壁挤压着他,他恨不能立马进入那迷人的桃花源,但是他的若儿太青涩,受不了的,他继续在她上点火,企图让她动

    当他的手指能缓缓抽动时,他已是大汗淋漓,他将若儿的双腿屈起并拢,火的坚不断在她腿心处抽动,双手握着雪峰,将它揉成各种形状,在一阵抽搐过后,滚烫的液体洒在若儿的小腹和大腿上。

    看着下的可人儿,满足的笑了,他本就没有打算在这里草草的要了她,况且,他的若儿,真的太青涩了,又是如此的虚弱,将一旁衣服里的手绢拿出,轻轻的擦去他留下的痕迹,又将若儿抱在怀里,沉沉的入睡了,嘴角是前所未有的满足。

    若儿醒来时发现自己浑**的躺在然哥哥怀里,而他一双邪魅的眸子,此刻,宠溺的看着他,嘴角的笑意令她羞红了脸,她没有像别的女的那般惊慌,即使是两人**的躺在一起,她仍相信他不会在她不知况下要了她,挣扎着想要起,却被锢了,感到大腿处有个硬邦邦的东西正杵着自己,她一动不动了,她虽是个不谙人事的少女,但行医多年,又岂会不知那是什么,小脸瞬时红成一片,南宫皓然不好笑。

    不过下那东西,可让他笑不出来,将若儿往怀里一带,嘴含着她白皙的耳垂道:“若儿,真想一口吃了你。”声音因**而变得嘶哑,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感。

    若儿虽怕痒,却也不敢动,生怕他一个忍不住,真的吃了她,南宫皓然就这么抱着若儿,许久之后,他的呼吸平稳了,伸手将一旁的衣服拿了过来,作势要帮若儿穿,若儿急忙摆手道:“不不不,我自己穿。”

    南宫皓然不顾若儿的挣扎,一件件的给她穿好,若儿看到上的痕迹,羞红了小脸,惹得南宫皓然在她脸上狠狠的亲了几下。

    树林中王伯早已在此等候,见到主人,只是行了礼,将马车的帘子打开,南宫皓然抱着若儿进去了,他便坐上马上,赶了起来,车上有各式各样的糕点,都是若儿喜欢的,许久没吃东西了,加上昨寒症复发,两人都饿了,南宫皓然就着若儿在怀里的姿势,拿起小茶几上的糕点喂若儿。

    马车在山林间行驶着,里面的人悠然自得,先前的不快都随之而去。

    另一头,武林盟遇到了最大的难题,武林人士纷纷归顺于朝廷,江湖和朝廷本是各不干涉的,而这新皇登基不过数月,却开始拉拢江湖人士,也不知是用什么办法,使得众人纷纷投诚。

    这样一来,武林盟就被孤立了,本是群龙之首,而今,却是四面楚歌了。与它同样处境的当然是百花庄了,锦绣庄目前还没传出什么,但况估计也是好不到哪里去。

    沈南天坐在书房,大儿子沈剑和小儿子沈虎在书桌前站着,三人的脸色皆沉重无比,小儿子开口道:“爹,这新皇一上任便如此待我们,枉我们当初还替他寻人,此番过河拆桥之举,实乃小人所为,而非君子。”

    沈南天看他一眼,叹气道:“这又岂能怪他?他将若儿送回,我能不答应么?就算我不答应,然而也会答应的,只是没想到他的野心竟是如此大,现在朝中已是无人再敢质疑他的决定,如今,还企图染指江湖,他那圣旨,究竟是对若儿有几分真心,还是妄图控制武林,这点上,真的是不好说了。”

    沈剑摇摇头:“不管他那圣旨的目的是什么,这都针对着然儿,据说然儿前些子去他的行宫还伤了他,以然儿那天不怕地不怕,又目中无人的子,遭他记恨也是正常,如今圣旨以下,万不可能收回,锦绣庄遵旨或是抗旨皆是不妥,我看现在最难的不是我们,而是锦绣庄。”

    沈南天点点头:“不错,如今,就属锦绣庄最难办了,他们两兄弟和然儿从小一起长大,也是将然儿当做自己的妹婿,不管什么都会站在然儿这边,这圣旨一下,到是为难了那两兄弟了。”

    沈虎听了父亲的话又道:“爹,我看还是让我去趟锦绣庄,助那两兄弟一把,不管怎样,决不能使得若儿成了那皇后去,不然,然儿还不把天给捅了?”

    沈南天正有此意,便同意了。沈虎立马向父亲行了礼便出发了,沈南天让沈剑下去,他独自在书房,回想起了那,易云轩带着若儿回来的场景。

    那个翩翩公子,笑起来如风一般的男子,自己第一眼便觉得此人绝非看起来的那般无害,也绝非是个庸庸碌碌之人,而今,果不其然,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说的便是他了,凭着自己的手段,竟能在短短几年时间成立岳阳楼,大概几年前便开始布局了吧,所以有了皇陵的那一幕。

    众人可能觉得他的此举是为了控制武林,而他却觉得易云轩此举,是为了得到若儿,他看若儿的眼神,和然儿看若儿的眼神是一样的,然儿为了若儿那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他那时会将若儿送来是不得已,他是个聪明人,知道武林盟不会牵扯朝廷之事,但他将若儿送回,那便是武林盟欠了他个人,那么,人换人,便两清。他离开时,未去给若儿告别,但他眼里的不舍和势在必得,自己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